下午察:香港7月1日前取缔《苹果日报》?

北京对《苹果日报》的定性是“颠覆性政治组织”?图为香港《苹果日报》大楼外观。(法新社)
北京对《苹果日报》的定性是“颠覆性政治组织”?图为香港《苹果日报》大楼外观。(法新社)

字体大小:

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昨早(17日)出动500人搜查《苹果日报》大楼,拘捕了该报与母公司壹传媒的五名高层,指控他们涉嫌违反国安法中的“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香港保安局也发信给当地七家银行,冻结三家与《苹果日报》相关公司的1800万港元(311万新元)资产。

尽管不少香港市民今天纷纷到报摊购买加印到50万份的《苹果日报》,甚至有网民表明“出白纸都照买”,以行动支持该报,不争的事实却是,这份“生果报”(港人对《苹果日报》的昵称),近一年来的处境风雨飘摇,频频受到建制阵营攻击之余,更被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质疑为“颠覆性的政治组织”,还有传言指港府将在7月1日前取缔《苹果日报》。

《苹果日报》是不是已经走入终局?

其实,终局可能早已形成。  

《苹果日报》1990年代末曾有过单日销量超过53万份的辉煌日子,但随着其政治立场与港府、北京的对立越来越尖锐,许多大企业/广告商在政治压力下开始对该报避而远之;加上全球媒体业共同经历的互联网震荡,收费报纸销量下跌,《苹果日报》在财务上也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截至去年9月底,母公司壹传媒全年亏损达1.45亿港元,而且是已经连蚀五年,合共亏损16.77亿港元。

由于长期亏损,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都是负数,壹传媒营运主要依赖股东借贷。集团上月透露,与大股东黎智英签了协议,可向他借取最多7.56亿港元,但截至去年9月,集团已经向黎借了5亿港元,另外还欠银行2.6亿港元,资产负债比率约35.1%。

换言之,壹传媒财政本来就堪忧,如今更加上大股东兼金主入狱和“冻资”。

昨天是《苹果日报》10个月来第二次被警方搜查。上一次是在去年8月10日,当时出动了200人,同日还拘捕了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其次子黎耀恩,还有部发壹传媒高层,涉嫌的罪名与上同。

今年5月14日,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曾根据《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的《实施细则》,冻结黎智英持有的壹传媒七成股份以及其名下三家私人公司在四个银行账户内的资金,估计总值接近4亿港元,直接掐断黎智英的经济命脉。

壹传媒事后强调,公司运作不会受到影响,《苹果日报》将照常出版,黎智英资产被冻结不会影响其向公司及其子公司提供的贷款,集团截至3月31日未经审计的银行和现金余额达5.21亿港元,就算没有大股东黎智英注入额外资金,仍足够公司持续运作18个月(从4月1日起计)。

不过,分析师认为,随着当局昨天的进一步“冻资”,若无新的注资,公司能够维持运作的时间窗口可能将缩短。

北京最想整治香港教育和媒体?

7月1日是香港回归纪念日,《香港国安法》也刚好实施了一年,港府近日在加紧部署在各领域落实国安法。例如,港府上周突然修订《电影检查条例》,将《香港国安法》列入电影审查指引;又如香港教育局本周放出消息,称已增设专责落实《香港国安法》的副秘书长一职,启动和落实国安教育。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4月16日在“求是网”发表文章《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其中就提到,中央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依法在教育、传媒等领域推进拨乱反正工作。

港府昨天对《苹果日报》采取的行动,也显然被视为上述拨乱反正工作的一部分。

《苹果日报》1995年创刊时走的是小报羶色腥路线,并开创港媒狗仔队文化,但到了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在任后期,就开始以更多反政府、反北京的政治报道吸引读者。2003年让50万港人走上街头的七一大游行,该报印刷了反政府标语随报附送,让民众举着游行,大受欢迎,结果后来这就成了该报的“传统”:每逢大游行就随报附送抗议标语。这种做法和其他反共、亲民主派色彩浓厚的报道,使该报渐渐成了港府和北京的眼中钉,旗下记者后来甚至不被允许到中国大陆采访。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向“香港01”表示,北京对香港传媒不满不是新鲜事,一直希望有制度化的整顿,尤其2019年反修例事件后,北京希望对香港的制度体系加强治理,《国安法》和修改选举制度是最优先事项,但其他层面,例如“人心回归”、意识形态上,都要加以落墨,《香港国安法》第9条就提到,香港特区对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涉及国家安全的事宜,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也指出,香港教育和媒体向来是北京最希望整治的目标,因两者涉及意识形态的塑造,至为根本,新闻机构受重点关注,属正常现象。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在4月15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演说中表示:“凡破坏国家安全的,属‘硬对抗’,就依法打击;属‘软对抗’,就依法规管。”刘兆佳分析“软对抗”其中一个元素,是指有传媒制造舆论抹黑、攻击特区以至中央政府,散播仇恨。

而官方眼中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苹果日报》4月16日在头版刊登警察学院开放日一张小童于铁路车厢内玩水枪指着同伴头部的照片,将其与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8月31日太子站警民冲突事件并列,形容画面似曾相识,结果被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批评为“假新闻”,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更在立法会指危害国家安全人士利用“媒体、文化艺术及刊物”三大媒介“播毒”。港澳办、中联办、特区主要官员及官媒数日内也先后发表矛头直指《苹果》的言论,这场大合奏当时就引起外界关注当局是否动真格要整治传媒。

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向来是《苹果日报》“最忠实的读者”,不时在社交媒体指责在该报刊登广告的企业或列数其报道的毛病,他5月15日就在贴文中指出,每逢有大型的反政府活动,《苹果日报》就随报附送专门设计、精美印刷的遊行用标语,而《苹果日报》的大老板黎智英也是香港所有反对派的最大金主,“世界上有这样的传媒老板吗?《苹果日报》真的是新闻机构吗?……《苹果日报》在过去两年不是颠覆性政治组织吗?”

“颠覆性政治组织”,看来就是北京对《苹果日报》的定性。

被动手整治的港媒,《苹果日报》其实还不是第一家。作为特区政府部门的香港电台,已经首当其冲——广播处长李百全今年3月空降后,港台多个节目被雷厉风行地抽起,制作“7·21元朗事件”纪录片的编导也被告虚假陈述且罪名成立。

作为民主派最具代表性的媒体,《苹果日报》成为另一个整治目标一点都不让人惊奇。

至于港府是不是真的会在7月1日前取缔《苹果日报》,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昨天被记者问起时避而不答,但路透社引述一名负责媒体事务的不具名港府官员说,在北京看来,任何事情都可能危及国家利益,所以他们会收紧一切:“在所有问题都解决之前,他们不会松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