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下一个可能被啃的苹果

一名《苹果日报》的支持者,昨天(24日)拿着一张印有《苹果日报》品牌标识的海报,站在《苹果日报》总部大楼外。(法新社)
一名《苹果日报》的支持者,昨天(24日)拿着一张印有《苹果日报》品牌标识的海报,站在《苹果日报》总部大楼外。(法新社)

字体大小:

在华人世界无人不知的香港《苹果日报》,昨天正式收宫了。

有人说,这家拥有26年历史的媒体,会一步步走向终局,皆因其鲜明的“反中”立场;但也有声音认为,《苹果日报》是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帜,背地里却从事着危害国家安全的工作。因此,今天的局面是其咎由自取的,不是港府或者中国中央政府施压所致。

不论谁是谁非,《苹果日报》的停运,无疑是给香港媒体业者蒙上了层阴影,尤其是那些政治立场向来都与港府不同调,或与北京明显唱反调的媒体,担心日后也会步入《苹果日报》相同的命运。

实际上,在《苹果日报》上周四(17日)被香港警察国家安全处大规模搜查总部,以及相关高层相继被捕的时候,就有一些迹象显示,香港一众亲泛民主派的媒体,可能将在近期迎来一记重击。

当天,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高级警司李桂华称,调查发现,从2019年开始到现在,《苹果日报》有数十篇呼吁外国制裁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中、英文文章,警方认为“有好强烈的证据”采取上述抓捕与搜查行动。

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高级警司李桂华,上周四(17日)在《苹果日报》总部大楼外举行记者会。(彭博社)

李桂华也说,警方“对新闻自由相当重视”,但国际公约允许因国安理由搜查新闻机构。他呼吁新闻记者“不要招惹嫌疑”。

李桂华并未说明是哪些报道和文章有犯罪嫌疑。因此,有舆论认为,这是当局蓄意制造的白色恐惴,以让当地一向不受拘束的新闻业界产生寒蝉效应,令他们不敢批评政府。

不过,这项说法在几天后被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反驳。

周二(22日),林郑出席行政会议前向媒体说,警方对《苹果日报》采取的执法行动是针对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与一般正常新闻工作无关。她并强调,此举并非针对个别新闻机构或报道,也非打击新闻自由。

林郑也重申,外界不应以涉案单位是新闻机构,便认为政府是打击新闻自由。新闻机构负责人也不能以新闻机构身份作为保护罩而不遵守法律。“传媒机构可批评特区政府,但这与有意图、有组织或煽动颠覆政府是两回事,传媒应有能力分辨。”

换句话说,林郑坚持,取缔《苹果日报》无关乎打击新闻自由,传媒可以批评政府,但背后不能存在煽动颠覆政府的动机。至于不可逾越的红线是划在哪里,林郑只以“传媒应有能力分辨”带过,显示那可能是一条模糊且可移动的红线。

《香港国安法》自去年6月30日实施以来,许多泛民主派人士陆续被捕,当中被提到最多次的罪名,不外乎是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罪,或者是颠覆国家罪。但是,《香港国安法》的条文中并没有明确就国家安全作出定义。因此,这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间让政府以及警方去判断嫌犯是否触犯法例。

难怪,有亲泛民主派的香港媒体业者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大家以后在工作时肯定会绑手绑脚,因担心不知(当局)怎么想”。昨天(23日),笔名“李平”、专门为《苹果日报》写社评的杨清奇,因涉嫌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被警察国家安全处上门拘捕了。

去年6月30日《香港国安法》生效。图为香港市民经过街头《香港国安法》的宣传标语。(中通社)

立场新闻、众新闻将被整治?

作为泛民主派最具代表性的媒体,《苹果日报》停刊后,肯定将进一步削弱香港的多元新闻环境。不过,香港舆论圈认为,《苹果日报》被整治一事仅是风暴的开端,接下来几家与其立场相近的媒体都会被盯上,当中被讨论最多的,包括立场新闻、众新闻。

其实,早在《苹果日报》宣布停刊之前,“根正苗红”的港区人大代表吴秋北就已放风声了。吴秋北本身是亲北京工会——香港工联会的会长,此前泛民主派于2014年“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运动堵路抗议期间,他也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的主要发言人之一。

他于周二(22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点名立场新闻,批评其等几家港媒“反中反共乱港”,并称:“一国两制已进入新时代了,如此反中反共乱港居心怎不自取灭亡!”

吴秋北认为,立场新闻不断炒作《苹果日报》资金被冻结,因此无法给员工发放薪水,并向政府警方泼污水,试图诱导舆论认为政府警方才是员工权益受损的祸首,“从而转移壹传媒及黎智英等为害国家安全,才是戕害员工真凶的事实”。

据了解,这已不是立场新闻第一次被批立场“反共乱港”了,但在舆论当时还在聚焦《苹果日报》是否下岗之际,吴秋北突然点名立场新闻,难免让外界联想立场新闻会是当局下一个的整治目标。

不过,有立场新闻的员工认为,立场新闻相对《苹果日报》较安全,因“不是身处于风眼中的风眼”。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向《星岛日报》说,由于立场新闻的报道近年不时被俗称“左报”的媒体评论及批评,因此立场新闻目前在处理采访内容时,比以往变得更为小心,以避免文章“超越红线”。

然而,他透露,虽说立场新闻目前没有出现离职潮,但员工已作最坏打算,有心理准备面对与《苹果日报》相同的结局。

立场新闻是亲泛民主派的新闻网站,创建于2014年。(互联网)

立场新闻是亲泛民主派的新闻网站,创建于2014年,经营模式是透过接受商业广告及公众赞助。近年,立场新闻陷入财政困难和生存危机。

但是,自从2019年6月初反修例抗争爆发以来,立场新闻一直紧跟动态,并在报道中凸现对抗争者的同情,吸引了许多支持泛民的新受众。

2019年6月14日,立场新闻曾在社论中表明:“我们可以自豪地表明立场:我们‘针对’警察”。

“我们‘针对’的不是警察个人,而是警察作为香港唯一可以合法对公众使用武力的执法部队,他们的行为必须被最严格的标准审视,他们的权力必须受到监察,而这份审视监察的工作,正正是传媒最大的使命。”

这篇不到800字的社论最后也写道:“在鸡蛋与高墙之间,我们坚定不移,站在鸡蛋一方,所以我们针对警察、我们针对政权。”

除了立场新闻,外界也指众新闻可能成为下一个整治目标。

长期关注香港媒体的人士都知道,与立场新闻一样,众新闻同样是一家亲泛民主派的新闻网站,其创建于2017年,由香港10名资深新闻工作者及新闻学者共同创办,包括《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香港记者协会多名前主席等。

众新闻创建于2017年,由香港10名资深新闻工作者及新闻学者共同创办,包括《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香港记者协会多名前主席等。(互联网)

根据众新闻官方面簿的简介,众新闻是一家非牟利的新闻平台,并透过众筹、月费订户计划及不附带条件的捐款募集营运资金。

众新闻的简介也写道,该机构属于无党无派,希望推动公共参与,一同维系香港自由开放、多元包容等核心价值。“我们不设既定政治立场或政策倾向。”

不过,有香港建制派人士认为,众新闻在反修例抗争的报道立场,明显偏向于抗争者。

曾任职《苹果日报》长达18年,现任众新闻总编辑李月华向德国之声说,虽然目前没有实质证据,但从多个迹象和轨迹显示,众新闻确实可能被当局整顿。

她并说,若做了政府不喜欢的报道,它就觉得你的动机有问题,“但我们没有动机,我们很单纯只是想做新闻,你(政府)觉得好不好,我们没办法控制。我只能说,我们过去怎么做就继续做下去。”

图为《苹果日报》最后一期的封面,并以“港人雨中痛别 我哋(我们)撑苹果”为题。(路透社)

政治稳定压倒一切?

确实,站在新闻自由的角度看,李月华的说法或许是站得住脚的。

而取缔新闻机构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所谓“动机”有时难以明定,新闻机构认为自己没有“动机”,但官方机构和执法单位认定动机不单纯。以苹果事件来说,待官方公布更多证据后,将有助于外界理解该新闻机构背后的动机。

当下在港府或北京眼中,政治稳定压倒一切。尤其是在中美博弈加剧的背景下,政治立场与港府、北京越来越对立的港媒可能危及国家利益,官方加强对其他亲泛民主派媒体的观察也不让人意外。

但无论如何,港府或北京以如此高调、且完全不留任何余地的做法让《苹果日报》匆匆划下句点,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有损政府在部分港人心中的形象。今天凌晨大批港人涌到报摊排队购买最后一期的《苹果日报》的画面说明,部分港人以行动表达了对苹果的不舍。

至于立场新闻或者众新闻会否变成下一个《苹果日报》,届时自有答案。香港是区域金融中心之一,也是中国对外开放和衔接的窗口之一,多元化的信息有利于香港扮演这些角色,新闻环境百花齐放,而非趋向单一,对香港相信是利大于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