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滴滴出事柳家三代被骂惨

柳青(左)与父亲柳传志。(互联网)
柳青(左)与父亲柳传志。(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中国网约车龙头老大“滴滴出行”刚在美国上市两天,就被指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在中国惨遭下架。

尽管从官方信息来看,滴滴下架的命令并未指向滴滴出行首席运营官柳青本人甚至其父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但因为滴滴涉及到“赴美上市”的敏感原因,柳氏父女被推向舆论暴风眼中心,中国网民更对其家族罗列出多项“罪名”,痛斥一家三代都是“卖国贼”。

“卖国贼”罪名因何而来?

微博上有网民用对联讽刺称,“上联:老子柳传志5G投票给高通称自己不是中国企业背刺大陆消费者,下联:女儿柳青滴滴司机奸杀女乘客前脚刚消停后脚卖国民信息被下架,横批:一家子卖国贼”。

在柳青的滴滴出行被下架的当儿,网民第一时间翻出的是其父——曾被中国舆论誉为一代民营企业教父的联想集团掌门人柳传志曾于2016年在5G表决会上为高通投票的陈年往事。

联想在5G投票中选择高通压制华为?

据报道,在当年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针对通信系统制定方案进行投票时,第一次联想投票给由高通牵头的LDPC作为“长码”的编码方案,第二次投票给由华为牵头的Polar的方案,但由于POLAR的支持者数量不及LDPC的支持者数量,进而华为输给了由高通牵头的LDPC,LDPC拿到了5G移动宽带数据市场的全部份额。

实际上,高通华为5G投票事件在中国引起争议并被扣上“卖国贼”帽子并不是这次才开始。在事发两年后,中国网民就针对此次投票事件对联想口诛笔伐,这使得柳传志不得不在同年5月连同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三人发表联名信,称在整个5G信道编码标准方案投票过程中,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柳传志当时还说,有人把卖国贼的帽子扣在联想集团的头上,这不但是要砸了全体联想人的饭碗,而且还要我们终身蒙羞受辱,痛斥“这是真正有策划有布置,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

作为另一当事方的华为当时也两度发声力挺联想,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77岁的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互联网)

柳传志还透露,他已专门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柳传志的声明当时得到了包括马云、周鸿祎、李彦宏在内的多名企业大佬支持,也有多家官媒进行了报道和转载,这场舆论风波随后逐渐平息。

联想不投芯片是导致中国“卡脖子”罪魁祸首?

被网民扒皮的,还有当年在联想内部发生的柳倪战略方向之争。有网民说,如果柳传志当年按照后来被踢出局的联想原总工程师倪光南的建议,走技工贸路线搞芯片产业,而不是走贸工技路线搞电脑销售,中国芯片业可能早就发展起来也不至于现在被“卡脖子”了。

柳传志在2018年9月的专访中对此回应,民营企业底蕴不够丰富, “投了芯片若干年以后才能见到回报,而且也有可能投错。”“当一个企业年利润只有10亿元(港元)的时候,你让他年年用20亿美元去投芯片,根本没有底气这样做。”

柳传志此前也曾解释说,到2001年联想集团年总收入不过192亿港元,纯利不过10.26亿港元,也就是说,联想要拿出全年利润才有投一条生产线的十六分之一(当时1美元合8港币)的钱,这还不算购买技术专利费用,如果不买技术专利,也要付出几百万元的研发费用。任何不是败家子的企业家都不会这样蛮干。他强调,这不是爱国而是祸国。不但联想不会这样干,同样紫光、同方以及全世界的企业都不会这样干。

把联想从国有变民营的往事也被质疑不妥

因为滴滴出行的下架,一篇旧文也在互联网上热传,文章指中国有同“共济会”、“骷髅会”齐名的泰山会,形容该会是“东林中的东林”,而这个几乎囊括了所有中国大佬的民间财阀帮会,其“会长”柳传志把国有企业“民营化”的过程也被质疑不妥,并且还将矛头指向其父亲——柳谷书。

网民挖出旧资料说,1988年4月,联想集团、中国贸促会下属的中国技术转让公司(技转公司)与香港方导远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香港联想。

联想集团和技转公司两家国企共持股67%,港方持股33%。虽仍是国有企业控股的合资企业,但港商按“外商”入股,技转公司是国家在港注册的中资机构按“外资”入股,为柳传志实现“从100%国有到民营三分天下”,以及联想私有化提供了条件。那个时候,在事件中扮演要角之一的中国技术转让公司董事长,正是柳传志的父亲柳谷书。

柳谷书办理维他奶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注册

网民还发现柳谷书与香港当下一则还未退热的新闻扯上关系。

香港维他奶职员在7月1日中共党庆当天刺警后自杀后,该公司在内部文件中称该职员“不幸逝世”,引发中国大陆网民不满,一些商家还自行下架维他奶产品。

柳谷书办理维他奶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注册。(互联网)

鲜为人知的是,维他奶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注册是柳谷书办理的。2016年播出的中国央视纪录片《创新之路》第五集《凡是专利 定有传奇》披露了上述内容。

柳传志在致父亲的悼词里也有提到:“您圆满地处理了迪斯尼的案子,圆满地处理了维他奶的案子。一个又一个案子的成功,让外国人对香港中国专利代理公司的品牌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专利法的实施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真诚有了信心。”

根据百科介绍,柳谷书是中国最早的知识产权律师之一,中国专利代理(香港)有限公司由他一手创办,他还是中国专利代理人协会的创办者。据介绍柳谷书为中国《专利法》的实施和专利代理事业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赢得了极高的声誉和广泛的尊敬。

彼时维他奶并未展现出和“港独“的关联,但因眼下维他奶员工刺警和滴滴下架一前一后发生的微妙时间,早已过世的柳谷书也被牵连,其正面评价在新浪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被推翻,取而代之的是“卖国贼”、“汉奸”等批判性字眼。

舆论质疑滴滴打包敏感数据给美国  柳青光环退却

至于柳谷书的孙女、曾于2012年在联想投票争议中的涉事公司——高通担任亚太地区的董事总经理的柳青,舆论评价原本是正面的。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北大高才女”、“哈佛高材生”等光环之所以都加注在她身上,是因为这位富二代并没有想当然地进入家族企业工作,顺风顺水地拿着高工资。

据称,柳青在北京大学电子计算机毕业后,柳传志将她拒绝在联想的大门外。但柳青并没有意志消沉,她选择去美国哈佛大学深造,毕业后进入高通工作,从一名普通员工做起,六年后她成为高通亚太地区的执行董事,2012年成为高通亚太地区的董事总经理。

43岁的滴滴总裁柳青。图片摄于2018年于东京的一个记者会上。(路透社档案照)

2014年,柳青放弃高通优渥的待遇和地位,选择加入了滴滴,成为首席运营官。她帮滴滴完成一笔非上市公司创历史的融资金额,隔年出任滴滴总裁,并确立了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

但不幸的事也接踵而来。柳青在2014年查出患癌,一边与病魔做对抗,一边仍全心投入工作。从治疗到休养,意志坚毅的柳青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2017年,她和丈夫离婚,选择单独带三个孩子生活,当起了单亲妈妈。2018年,接连发生两起滴滴司机奸杀女乘客的案件,公司被约谈整改。2021年,她热爱的工作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

柳青(右)与滴滴创始人程维2020年11月在北京出席一项公开活动。(路透社档案照)

中国互联网企业面对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冲击

滴滴出行在美国低调上市后,立即受到中国监管机构的安全审查,不仅得暂停新用户注册,而且还被勒令强制下架应用程式。随着诸多传闻在网络上传开,舆论对滴滴出行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先是有消息称,滴滴因泄露涉及国家安全的道路交通敏感数据给美国,所以摊上大事。接着,有网民根据滴滴出行董事会与高管截图发现其中一名独立董事叫“Adrian Perica”,并指他是毕业于美国知名军事学校西点军校,而且曾经是一名美国陆军军官。

中美关系紧张,有个美国人在掌握核心数据的滴滴当独立董事已经让网民很震惊了,这个人竟然还当过美国军人,绝对是敏感了。类似“是不是获美国军方资助?”“美国中情局派来的人?”的问题也在网上出现。这个美国人还被扒出曾在苹果任监督硬件、软件和服务领域的职责,从滴滴那里获取敏感数据,更是驾轻就熟了。就这样,网民绘声绘影地把信息拼凑起来,拼出“滴滴把国家利益給卖了”的图像。柳青也就和父亲及祖父一样,成了一家三代都“卖国”的批判对象。

网络舆论众说纷纭,很多说法其实只是臆想,仍缺乏事实根据。在还不知道事实真相之前,就动辄把一家三代都打成“卖国贼”,进行人身攻击,民族主义情绪大量宣泄,反而会模糊问题的本质,对企业家不一定公平,对一个国家的发展也非好事。

只能说,像滴滴这样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如今不仅要面对中美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还得应对中国国内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所带来的冲击。滴滴不会是最后一家,柳家三代也不会是最后一户,这样的风波还会不断上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