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下午察:向东京出发 中国最大奥运团压力有多大?

7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前排中)在北京国家体育总局会见即将出征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中国团队此次面临巨大的压力。(新华社)
7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前排中)在北京国家体育总局会见即将出征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中国团队此次面临巨大的压力。(新华社)

字体大小:

命运多舛的东京奥运会本周终于要登场了,陆续抵日的777人代表团,是中国出海征战奥运规模最大的一次,恐怕也是压力最大的一回。除了要逆转在前两届奥运金牌榜上“连跌”之势,中国在几项夺金热门项目上还面对东道主日本的挑战,无论从金牌数量还是民族情结来看,中国队员都面临极大的“必胜”压力。

然而,此次中国团队明星运动员不多,只有几名老将撑台,加上疫情导致一些训练与比赛规则改变,为其增添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团队不仅需要为2016里约奥运表现欠佳雪耻,也要为明年初举办的北京冬奥会造势,用体育强国的表现回应此起彼伏的抵制声浪。在这届被称为“最难猜”的奥运舞台上,中国队可谓“压力山大”。

当地时间7月18日,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部分成员抵达东京成田机场。(中新社)

金牌榜“保三进二”的压力

2008年是中国体坛、乃至整个国家最多灾难又高光时刻。中国首次成功承办夏季奥运,自家运动员也很争气,在主场大放异彩,最终夺51面金牌,登上金牌榜榜首(后因选手禁药事件剩48面),是奥运史上首个站上金牌榜首位的亚洲国家,并且将获得36面金牌的卫冕榜首美国远远甩在后面。

但在此之后,中国在奥运会金牌榜上的表现可谓一届不如一届。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以36面金牌退居老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只获得26面金牌,滑落至第三。新华社当时也发推文指出,中国代表团在里约“遭遇了最糟糕的奥运翻车。”

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以来,中国在奥运金牌榜上虽然只登过一次榜首,但其排名从未跌出前三。虽然中国至今没有挑明本届奥运金牌总数目标,但可想而知,保住第三位应是最低要求,停止过去两届“连跌”的趋势。

新华社发英文推特称,中国代表团在2016年里约奥运“遭遇了最糟糕的奥运翻车”。(网络截图)

中国体育总局局长、代表团团长苟仲文15日已放话,要求全团敢打敢拼不认怂,坚决遏制奥运成绩多年持续下滑趋势,确保在金牌榜和奖牌榜上保持在第一序列。

虽然苟仲文没说“第一序列”到底是排第几,但从逻辑分析,在“保三”的基础上“进二”才能真正为中国队在2012年里约奥运会上的失利挽回颜面。而此次又在日本比赛,高涨的民族情绪逼迫中国队在东京交出亮眼成绩单。至于“坚决遏制”奥运成绩持续下滑趋势的表述,则让人在“坚决”中听出一些焦虑的感觉。

面临东道主日本“最大团队”挑战

中国团队想在本届奥运会“敢打敢拼不认怂”,面临的一大劲旅恰恰是有主场优势的日本。

与中国不同的是,日本在前两届奥运会中的整体表现呈上升趋势:从2012年以七面金牌排在第11位,到2016年以12面金牌猛进至第六位,日本团队进步速度与整体实力不容忽视。

此外,由582名运动员组成的日本奥运代表团也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日本此前也定下高目标,宣称要在本届奥运赢得30面金牌,这不仅比上一届奥运多出一倍有余,更超过中国上届奥运的26面金牌。

日本的有利条件在于,本届奥运会新增的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等五个新增项目中,空手道和棒垒球均是日本的强势项目。

即便日本最终无法在金牌数量上与中国比肩,也仍有机会在中国几项夺金热门项目上与之对决。如果中国在这些“本该得金”的项目上败给日本,“保三进二”恐怕困难。

例如,乒乓球与羽毛球是中国团队夺金热门项目,但日本今年在这两项均派出猛将迎战。本届奥运乒乓球新增混双,日本队水谷隼/伊藤美诚的组合实力不容忽视,水谷隼曾获里约奥运男单铜牌,伊藤美诚则在2018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获女双冠军。

7月19日,日本乒乓球女将伊藤美诚在东京训练。她将对中国乒乓队造成不小的威胁。(路透社)

而在羽毛球项目上,近几年日本队女双强势崛起,高桥礼华/松友美佐纪的组合在里约为日本羽毛球赢得了奥运首金。高桥礼华退役后,福岛由纪/广田彩花以及松本麻佑/永原和可那承担起为日本女双守住这枚金牌的任务。

无论如何,由于历史情结与民族主义等复杂因素,中日在任何体育项目上的对决都备受瞩目,不少中国网民怀揣“输给谁都不能输给日本”的心态,也给运动员增添了不少无形压力。

事实上,还没开赛已能闻到火药味,中国媒体近日不断“吐槽”日本机场防疫安排混乱,今天又指有日本网红摘下口罩“围堵”刚抵日的中国乒乓球队,要强行合影。

中国媒体称其“用心险恶!”,不少中国网民也在隔空怒骂,质问“这是要给对手传染冠病自己拿奖牌吧?”“这是日本人所谓的高素质吗?”

明星不在老将撑台 中国队的独特挑战

曾获三届奥运会游泳冠军的名将孙杨,因“暴力抗检”事件上个月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裁决禁赛四年零三个月,无缘东京奥运会,让中国在游泳项目夺金的希望大减。此外,羽毛球明星级球员“超级丹”林丹早前也宣布退役,让中国羽球队黯然失色。

新华社14日发表了题为《盘点无缘东京奥运会的十大中国名将》的文章,还列出丁宁(乒乓球)、邓薇(举重)、唐佳丽(女足)、张梦雪(射击)等无法参与东京奥运会的十个明星级运动员。可见这次中国团并非一支“众星云集”的队伍。

原本想再次征战奥运的中国羽毛球巨星林丹在东奥宣布延迟一年后选择退役。(中新社)

当然,代表团中的国际级名将还是有的,只不过许多已是过了而立之年的老将,如32岁的乒乓男将马龙、34岁的跆拳道队吴静钰、36岁的举重队吕小军等。中国媒体此前也报道,中国跳水队与女子足球队今年都采用“以老带新”的组合赴日参赛。

除此之外,由于疫情,一些中国运动员还面临独特的挑战。

去年疫情暴发初期,一些中国运动员就采取了提前出国、国外训练、绕道参赛等方式,以确保参加重要的奥运资格赛、积分赛。四处奔波难免影响训练周期。此外,一些选手去年备战的主要方式都是封闭训练,这种新的训练方式或许也会影响表现。

也同样因疫情影响,此次奥运乒乓球比赛不允许球员用手或者毛巾接触球台,不允许运动员吹球。但对不少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而言,擦球台和吹球都已是下意识的习惯。之前的奥运模拟赛上,马龙就因用手触摸球台吃到了两张黄牌。

中国乒乓女运动员刘诗雯坦言:“一开始会不适应,但是奥运会既然有这样的规定,那自己必须适应和遵守。”

肩负为北京冬奥会造势的压力

距离2022北京冬奥会还有两百天,届时,北京将成为国际上唯一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双奥城”,也是继1952年挪威的奥斯陆、时隔整整70年后第二个举办冬奥会的首都城市。

但国际上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声浪此起彼伏,英国下议院上周四(15日)投票通过了一项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动议。欧洲议会本月初也呼吁欧洲联盟成员国抵制北京冬奥会。美国、加拿大此前也有政治人物发出同样的呼声。

北京王府井的电子倒计时钟今天(19日)显示,距离2022年北京冬运会开幕式还剩200天。(路透社)

因此,中国代表团在东京奥运会的表现,也有可能会影响明年初北京赛事的气势。

中国驻日大使孔铉佑日前受访时就表示,本届东京奥运对中国而言不仅是竞技场,也是宣讲台,“中国将以东京奥运为契机向世界大力推介明年的北京冬奥会,实现顺利接棒。”

法新社认为,少了孙杨的中国团队仍然雄心勃勃,并渴望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几个月,在日本上演一场好戏。

一名有80万粉丝的中国体育博主分析:“因为冬奥会就在我们家门口,中国希望(在东京)取得好成绩来激发每个人对运动的热情。”——他认为中国这次能在金牌榜上“进二”。

体育数据公司Gracenote发布的本届奥运奖牌榜预测显示,美国以43枚金牌、114枚奖牌继续排名榜首,中国以38枚金牌、85枚奖牌位居次席,东道主日本将拿到34枚金牌、59枚奖牌。

但该公司在预测报告中说:“由于疫情的影响,东京奥运会或许成为最不可预测一届奥运会。”

体育数据公司Gracenote发布的本届奥运奖牌榜预测显示,中国将以38枚金牌、85枚奖牌位居次席。(路透社)

诚然,疫情与赛事一样难测,几经波折的东京奥运会必将上演不少精彩对决,相关的争议与口水战估计也不会少。

但撇开民族主义情绪,能确定的是,奥运热潮若能鼓励更多中国人热爱运动,通过体育强身健体,也能鼓舞中国各大组织举办更多全面的、安全的体育赛事,那肯定是幸事,其价值也无法用金牌数衡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