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郑州地铁的没顶之灾

郑州地铁五号线昨天下午发生严重积水现象,当地官方消息指,最终造成12人死亡、五人受伤。图为受困人员被救出后沿着地下隧道走向出口。(互联网)
郑州地铁五号线昨天下午发生严重积水现象,当地官方消息指,最终造成12人死亡、五人受伤。图为受困人员被救出后沿着地下隧道走向出口。(互联网)

字体大小:

河南省会城市郑州昨天(20日)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导致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并引发洪灾,据当地官方消息,强降雨造成这个城市的主要交通线路——地铁五号线昨天下午发生严重积水现象,尽管该趟地铁最终于昨晚6时左右停运并有500多人获救,但仍造成12人死亡、五人受伤。

被困在地铁车厢内的乘客纷留遗言

综合中国多家媒体报道,昨天下午暴雨雨水倒灌入郑州地下隧道和五号线列车内,困于车厢的乘客频频发出消息报告情况并求救,从流出的视频可见,许多车厢大水越漫越高,甚至漫过乘客胸部接近头部,险象环生。

郑州地铁雨水倒灌,车厢水位逐渐升高。(互联网)

一名乘客当晚6时通过朋友发出求救信息称:“车厢进水了,我有点害怕。”从彼时现场拍摄的视频看,水刚开始漫进车厢,被困乘客的鞋已经全湿。

一名被困在地铁中的乘客当晚6时和朋友发信息称,“我有点怕”。(互联网)

随后地铁停运,被困在车厢内的乘客发信息称:“周围没有站,我们出不去了。”从网上流传的照片可以看出,隔着玻璃,车厢外隧道里的水位慢慢上升,水开始从门缝往里冒。

大约50分钟后,水已经淹没到了地势较低的车尾几节车厢车顶,而在车头位置的车厢,水位也已经到了座位位置。

水位逐渐升高,逐渐没过站立的乘客大腿。(互联网)

随着车窗外的水渐渐升高到脖子位置,有乘客开始明显缺氧,也有乘客绝望地发信息说:“我可能出不去了。” 甚至还有乘客已开始留遗言并交代自己的银行卡号。

河南交通广播记者小佩当晚7时30分连发两条微博求救:“所有应急、消防,请救我们!我们被困5号线隧道,请扩散!车厢内的水到胸部了!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求救!”

晚上约9时,被困地铁车厢几乎被水淹没。窗外的水位已经到了头顶,车厢内严重缺氧,有人身体开始发抖、干呕。从网上流传的信息看,车厢内有孩子、孕妇和老人。

网传图片显示,车厢内的积水已经升至高位。(互联网)

据被救乘客回忆,车厢外水位达到最高值后,似乎一直保持一个较为平稳的状态。有人将前面一节车厢的车窗砸开,缺氧状况明显好转。同时,救援人员也在此时出现,并最终帮助乘客陆续从前面的车厢疏散出去。这名乘客形容,大家基本上是相互搀着走向通往出站口的这200米。

 

当晚九点,在救援人员帮助下,受困乘客陆续从车厢疏散出去。(视频截取)

造成地铁灌水的强降雨到底多大?

郑州气象局对这次特大暴雨做的梳理总结显示,从昨天下午4时至5时,一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而从上周六(17日)8时到昨天8时,三天降雨量共计达到617.1毫米。郑州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也就是说,郑州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雨量,其中每小时降水量、单日降水量均已突破郑州气象局自1951年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记录。

气象台在昨天下午4时01分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信号,5时起还将防汛二级应急响应提升至一级。

郑州遭遇“超千年一遇”暴雨。(新华社)

当地媒体报道,位于河南嵩山的少林寺遭水淹,景区汽车被洪水冲走,少林寺与龙门石窟等超过50个著名景点昨天紧急闭园。而包头至广州K599次列车运行至京广线郑州市南阳寨至海棠寺区间,发现暴雨导致路基下沉,列车发生倾斜,乘客紧急转移。

种种情况可见此次洪灾来势凶猛,诚如郑州官方所言,此次降雨量“超千年一遇”, 但郑州作为中国新一线城市、人口大省河南省会,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地铁发生如此严重的淹水,仍令不少人质疑,如果有关方面采取更加有效得力的应变措施,是不是可以避免乘客受困、死亡? 

特大暴雨之下为何地铁没有及时停运?

据了解,五号线列车当时被卡在海滩寺至沙口路区间,是线路的较低点。沙口路以西至月季公园区间,设有出入线通往积水严重的五龙口停车场。因雨量太大,积水冲毁了设置在出入场线的挡水墙,流量也超过了出入线段泵站的最大负荷,大量雨水在短时间内涌入五号线,并向着更低洼的沙口路至海滩寺区间涌去,列车无法向前运行也无法倒回,造成乘客被困隧道数小时。

因雨量太大,积水冲毁了设置在出入场线的挡水墙,流量也超过了出入线段泵站的最大负荷,大量雨水在短时间内涌入五号线。(互联网)

但据郑州地铁发布在微博上的信息统计,从昨天下午4时30分起,雨水就已经倒灌进车站和相关区间,一号线河南工业大学至市民中心段各站和二号线贾河路至东风路段各站均停止对外服务。在之后的5时至6时这一小时内,郑州地铁多条线路至少有六个站点因雨水倒灌停止对外服务,列车不停站通过。

也就是说,郑州地铁此次全线网多条线路、多个车站遭遇雨水倒灌,在五号线发生事故前至少一个半小时就已经发生,换言之,五号线地铁被灌水并非突如其来。

就在郑州地铁淹水事发两天前,北京地铁六号线金安桥站也同样遭遇雨水倒灌,金安桥站迅速停止服务,同时可能被雨水倒灌的六号线金安桥至杨庄区间、磁浮S1线桥护营至金安桥站也同步停止运营。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郑州地铁五号线仍冒着风险继续提供有限的运营呢?

据《南方周末》报道,郑州地铁公司一名安全部门主任称,“如果水倒灌进隧道,或者影响供电的时候,就应该要停站了”,但对于大多数市民而言,地铁是恶劣天气下回家唯一的希望。地铁工作人员为了努力做到不停运,在这期间一直在组织抽排和围堰,“直到六点,实在撑不住了”。 

这名主任还介绍,关于是否停运由地铁公司的运营分公司决定,但是也需要“通过运营公司上报交委(即郑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和应急管理局”。

一名不愿具名的南方省份地铁运营部门从业者则说,“地铁的反应机制可能没有那么快。暴雨情况下会有停止运行的机制,但需要一定的时间”。至于谁有权决定是否停运,“地铁集团可能都没有权力,要报到上级部门审批才行,停运是个社会事件”。

根据《中国慈善家》报道,对于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问题,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人员受询时回应说,各个部门都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清楚有关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具体情况。

郑州地铁公司则答复称:“不便回答问题,高层昨晚在连夜开会商量,今天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会发布情况说明。”

郑州轨道调度中心工作人员说,郑州移动、电信的手机信号基本都断了,联系不上领导,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不过,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一名郑州地铁工作人员透露,地铁公司在上周六(17日)就发了防汛通知。当时气象台发布预警,称郑州降雨要持续14天。随后地铁站已经开始按照常规,开始准备一些沙袋和其他封堵材料。

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但当时的防汛通知都是按照“大雨”级别来准备的,大雨及以下级别,他们的车站是不会被淹的,而且一般来说,地铁站内都会设计排水系统,排水能力非常强大,直接连接到市政的排水管网里,一般是够用的。

他坦言:“真的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参与过全国不少地铁线路的修建和维护工作,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当地灾害管理能力面临考验

郑州在这场特大暴雨带来的洪灾中有多少人员伤亡目前尚不清楚。除了地铁五号线事故外,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从昨天下午2时一直停电到晚上10时,造成万人被困;河南妇幼保健院昨晚因停电造成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和重症监护病房氧气设备告急;至于某小区坍塌、路人被洪流卷走的视频,网上更比比皆是。可以预计,死伤人数将远远超过地铁五号线的12死5伤,更何况,官方宣布的地铁五号线伤亡数字也被许多人质疑其真实性。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从昨天下午2时一直停电到晚上10时,许多患者和家属被困其中。(互联网)

这次暴雨洪灾,除了验证城市基础设施在抵御自然灾害上的脆弱性外,也对当地部门应急救灾的反应能力和管理能力提出了考验。如果作为硬件的地铁无法按照极端天气来设计其安全阈值,那么灾害来临时所需要的预警机制、救急预案、部门间协调等软件,就不可或缺。

这次暴雨洪灾,除了验证城市基础设施在抵御自然灾害上的脆弱性外,也对当地部门应急救灾的反应能力和管理能力提出了考验。(路透社)

《北京青年报》下属公号“团结湖参考”分析指出,郑州乃至河南在此次汛情到来前仍然采取传统的“内紧外松”策略,即体制内广泛动员,但公众层面歌舞升平。很多普通市民并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局面。因为缺乏充分的预警信息,整个城市依然按照惯常的节奏运行,增加了抢险救灾的难度,也造成不必要的生命财产损失。

 

文章指出,“政府动员能力是否强大,基础设施是否牢固可靠,无疑都是决定性的因素。但是,提高全民抗灾意识,畅通灾情预警信息,也都是至关重要的。”

当地官方媒体对灾害事故反应的滞后性也让人诟病。北京外国语大学传播系教授展江昨晚11时就在个人微博上说,“河南省外许多人在关注、揪心”,但河南卫视彼时还在播映抗日神剧,而非提供公共安全信息。他呼吁电视台停播神剧转为滚动播放救灾新闻。

传播系教授展江昨晚11时在个人微博上呼吁河南电视台停播抗日神剧转为滚动播放救灾新闻,河南电视台半小时后回复称正在协调。(微博)

据称,直至今天(21日)凌晨零时10分,河南卫视才开始播放灾情救援,从侧面反映了当地救灾应急意识的落后和匮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