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美病毒溯源角力战之N回合

今年2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溯源小组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时,保安森严。(路透社)
今年2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溯源小组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时,保安森严。(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今天明确表态,不接受世卫将实验室泄漏作为研究重点的第二阶段冠病病毒溯源计划,与美国围绕病毒溯源展开的角力战料将升级。

中国官员和专家共五人今天(22日)出席了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国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会上指,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的冠病溯源第二阶段计划,透露出对常识不尊重和“对科学的傲慢态度”。他说,世卫的计划将 ‘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让他十分吃惊。

曾益新也表示,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来延伸,对第一阶段病毒溯源时已经开展过的,尤其是已经有了明确结论的,就不应该再重复开展。 他还称,中国在第一阶段已完全满足世卫专家参访的要求,让专家去了所有他们想去的单位,会见所有他们想见的人。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中)在今天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不接受世卫组织病毒溯源第二阶段计划。(新华社微博)

对于外界关注的“实验室泄漏说”,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回应称,作为生物安全等级、防护等级最高的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在2018年正式投入运行以来,从未发生过病原泄漏和人员感染事故。

中国专家:武汉病毒研究所冠病病毒“零感染”

他还说,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接触、保藏和研究过新冠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来没有设计、制造和泄漏冠病病毒;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保持冠病病毒的“零感染”。

“实验室泄漏说”中的一个关键点在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管理的病毒数据库在2019年下线,数据库中自疫情暴发以来收集的所有基因序列是否会公布引起关注。

袁志明回应称,病毒所的数据库是一个初步框架,目前还在不断完善,由于病毒所网站包括该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在内众多员工的邮箱受到大量恶意攻击,目前数据库只在武汉病毒所内部共享,项目团队将在对一些原始数据分析整理后,以论文形式发表研究成果,并以可视化方式在数据库中展示及检索。

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说,早期病人数据在武汉疫情期间已全部展示,供中外专家共同研究,只是为保护病人隐私,中国未同意提供原始数据,以及拷贝和拍照,国际专家也认为这是国际惯例。

此外,他也表示,中外专家组的调查报道已经定性实验室泄漏是“极不可能”,不排除可以进一步研究,但建议“在没有开展过类似武汉病毒所这样的实验室考察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实验室安全等问题的考察。

中方今天就冠病溯源工作所提出的论述,可归纳如下几点:

一、反对溯源问题政治化,要查就查“全球多国多地范围”;

二、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要查就查还未查过的国家和地区的实验室;

三、为保护病人隐私,才未同意提供原始数据;

四、武汉病毒研究所没制造冠病病毒,研究所“零病例”。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上周四公开喊话称,下一阶段调查对象应包括武汉所有的实验室和市场,呼吁中国分享关键数据,还称不应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中国官方今天的表态,既为回应谭德塞谈话,也为反击西方国家和舆论提出具争议性的“实验室泄漏说”。

中国反击 呼吁查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中国为了打好这场包含内宣和外宣的舆论仗,连日来做了不少铺垫。

7月15日,新华社发自日内瓦的报道称,48国常驻日内瓦代表致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支持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  

7月16日,中国20多位科学家在中国科学院主管、中国科学院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办的学术期刊《中国科学:生命科学》上,联名发文称,冠病病毒不可能产生于实验室。

7月19日,中国官媒环球网报道,超过50万名中国网民联名致信世卫生,呼吁世卫在下一阶段的冠病溯源中对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进行调查。

报道还说,中国网民7月17日再次发布公开信,并委托《环球时报》发起民意征集活动,希望更多中国人加入进来,一起向世卫发出呼吁:在下一阶段的新冠病毒溯源工作中,请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独立于美国地缘政治影响的国家的专家团队,对德特里克堡以及其他同样存在泄漏隐患的美国病毒实验室进行调查。

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外观。(互联网)

7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指美方诬陷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染病,却又拿不出证据,反称“一提到允许世卫组织调查德特里克堡以及美国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美方就闭嘴”,“德特里克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7月22日,环球网报道,截至当日上午,中国网民给世卫的公开信已有超550万人签名,要求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中国从被动否认"实验室泄漏论"到主动加大力度呼吁调查美国实验室,以“550万网民联名信”、“48国常驻日内瓦代表”、“中国20多位科学家”等舆论力量来强化自身论述,反把“实验室泄漏”的潜在源头指向了美国。

美国紧咬“实验室泄漏说”

世卫组织溯源研究专家组曾于今年1月至2月期间到中国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病毒由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极不可能”, 通过动物宿主直接传播给人类属于“可能到比较可能”,通过另一种中间动物宿主从蝙蝠传播给人类则是“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而通过冷藏食品传入也是“可能的途径”。

世卫这个调查报告在3月30日发布。同日,美国与13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对溯源报告提出质疑,白宫新闻秘书点名指责“中国不透明”。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在90天内审查冠病病毒究竟来自于自然,还是“实验室泄漏”事故,如今任务期已经过半。

6月初,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接受美国媒体Axios on HBO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决心要对冠病疫情源头追根究底,还说美国将对中国究责。他也批评中国迄今未提供所需的透明度,也没有分享全部信息。

6月20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对福克斯新闻表示,如果中方不配合对冠病病毒源头进行“真正”的调查,将在国际面临孤立。

民调:52%美受访者认为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泄漏”

美国CNN上周五引述负责监督对冠病病毒起源情报审查的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说,该病毒意外地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漏的理论,至少与其在野外自然出现的可能性一样可信。报道称,这个看法与一年前相比有很大转变,当时美国的民主党人和主流媒体公开抨击实验室泄漏论。

据报道,熟悉调查的多个消息来源称,美国情报界对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外泄或从动物传播到野外的人类仍然存在重大分歧,几乎没有新的证据出现,也就难以作出判定。

美国媒体Politico和哈佛大学的民调则显示,52%美国公众认为冠病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泄漏”,其中包括59%的共和党人和52%的民主党人。有82%的人认为美国政府的溯源调查是重要的。

谭德塞称未排除实验室泄漏可能 呼吁中国开放透明

美国多次批评中国在疫情危机开端以及调查人员试图追根究底时,都没有完全对外透明,谭德塞上周也呼应这个说法,给中国构成更大舆论压力。

谭德塞在记者会上指中国未能分享冠病病毒溯源第一阶段调查所需的原始数据,敦促中国对第二阶段调查给予更多配合以及增加透明度。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互联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16日反驳称,外方专家多次表示,“专家组获得大量数据和信息,对由于部分信息涉及个人隐私不能复制和携带出境表示充分理解”���中国专家梁万年今天也在记者会上发表同一基调的谈话。

据报道,谭德塞上周为下一阶段的调查提出几个优先事项,其中包括 "对在2019年12月发现的人类感染最初病例所在地区运作的相关实验室和研究机构进行审查"。

他还建议,调查人员应重点关注对于导致冠病病毒的“出现最早传播迹象的地区的优先研究”,并呼吁对最早发现冠病疫情的武汉市及其周边的动物交易市场进行更多研究。谭德塞还说,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是 "不成熟的"。

谭德塞也宣布成立一个新的永久性国际新型病原体起源科学咨询小组(SAGO),并强调这个小组将在下一个阶段的冠病病毒溯源调查以及未来病毒源头调查中发挥重要作用。

“靠世卫调查得不到可信答案”

据德国之声报道,多位科学家表示,由于中美之间关系紧张,世卫的调查不可能找到可信的答案。

该报道引述美联社消息称,专家表示,目前需要的是一个更像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那样广泛的、独立的分析。

一个名为"巴黎小组"的科学家团体6月底发表公开信,呼吁全面调查冠病起源。公开信表示希望中国能够参与,但如果北京拒绝配合,各国应寻求"第二条道路",在其它组织和机制的协调之下进行溯源调查。

担任世卫组织顾问小组成员的梅茨尔则建议,由七国集团另外成立一个调查团队。

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曾多次抛出“实验室泄漏论”,这个说法一开始被部分欧美科学家视为无稽之谈。然而,在拜登政府今年1月上台后,近几个月来有关质疑愈发受到关注。西方政界、媒体、科学家频频发声,美国也拉拢G7和北约成员国在冠病溯源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有分析认为,随着中美关系持续加剧恶化,拜登政府有意借世卫大会打击中国,“病毒牌”是遏制中国影响力的工具之一,而中国也肯定坚决否认所有指控,同时加大对美国的还击力度。

冠病病毒溯源工作注定被高度政治化,真相也难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