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拟立法禁止中企采购美农地

字体大小:

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早前在审议对农业等相关机构的拨款法案草案时,据报特别纳入了禁止由中国政府部分或全部控制的公司购买美国农业用地的条款。同时,已经拥有美国农业用地的中国企业将没有资格申请联邦农业补助。法案仍有待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最终表决通过。

在美国,农业用地的定义是:面积至少为10英亩的地块,或可从农业活动中产生1000美元收入的地块。仅在2013年中国双汇集团收购美国猪肉加工巨头史密斯菲尔德的并购案中,中国企业就购得14.6万英亩的美国耕地。

到2020年初,中国业主在美国控制的农业用地约19.2万英亩,价值18.58亿美元。这些土地可用于耕作、放牧和林业。加拿大是持有美国农业用地最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底,加拿大企业和个人共持有748.5万英亩美国农业用地。

美国农业部的农业经济学家弗盖尔对美国之音表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拥有的美国耕地数量并不多,而且主要被史密斯菲尔德占了大头。

他说:“美国农业部关于外国土地所有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大约有近20万英亩的耕地被中国投资者拥有。这是所有农田中的一个非常小的份额。与来自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加拿大和欧洲相比,这是相当小的,非常小。”

尽管这一数字仍远低于其他国家实体拥有的美国农业用地,其在美国全部8.97亿英亩农业用地中所占比例也仍显得微不足道,但中国对海外农业领域的投资增速迅猛,并引起了美国国会议员的警惕。美国农业部2018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中国在海外的农业投资增长了10倍以上。

据报道,来自华盛顿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纽豪斯是禁止中国企业购买美国农业用地条款的发起人。这个月初他在审议对农业、农村发展、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等相关机构拨款法案草案的讨论中说,禁止中国人购买农田以及该土地获得美国农业部补助的资格,将是“确保美国食品供应链安全和独立的一个步骤”。

来自艾奥瓦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格拉斯利对美国之音表示,农业和粮食生产涉及美国的国家安全。他说:“我认为,美国的粮食生产对国家安全非常重要,因为你知道,就像拿破仑说的那样,军队吃饱肚子才能行军。因此,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农田没有大量被外国利益集团控制。”艾奥瓦是美国重要的农业州。

长期呼吁美国应禁止外国人购买美国耕地的美国农户利益倡导团体“家庭农场行动”的总裁、前密苏里州副州长马克斯韦尔表示,外国人或外国实体往往以高于市场价值的价格购买农场,从而人为的推高了土地价格,使得下一代美国农民难以购得自己的土地。但外国投资者并不对他们拥有农田的当地社区进行回馈。这些土地被用来为海外的实体谋利,造成从土地上获得的财富不再被投入到美国社区。

他以中国企业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案例告诉美国之音:“我要说的是,允许他们(中国人)拥有美国的农田,允许他们投资美国的农田,并人为地将土地的价格提高到高于其生产价值,这是一件坏事。正因为如此,它剥夺了年轻的新农民和难以获得资本购买土地的少数族裔农民的权利。”

据报道,2013年,中国的双汇以超过市场价31%的每股34美元价格,现金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总交易额达到47亿美元,是当时最大一笔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并购交易。

美国农业部经济学家盖尔指出,考虑到中国企业拥有的美国农业用地数量不高,并且主要集中在史密斯菲尔德和2017年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收购种子及生物技术农业综合企业先正达这两笔交易上,因此他并不认为中国目前在美国的农业存在构成立即的国家安全威胁。

先正达虽然原本是一家瑞士公司,但其四分之一的营业额来自美国。

“大多数中国投资都集中在收购农田或其他资源非常容易和便宜的地方,而在美国收购土地往往更昂贵和更复杂。所以大多数中国人的投资集中在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盖尔说,“例如在俄罗斯东北部,有很多中国农民在俄罗斯种植大豆和蔬菜,很多中国投资者在印度尼西亚拥有油棕榈种植园,在老挝和柬埔寨等东南亚地区拥有林业资源或木材。”

但“家庭农场行动”的马克斯韦尔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持续恶化,让潜在的敌对外国实体在美国的中心地带拥有土地将对美国构成一个重大的安全威胁。

他说:“他们可以选择让这些田地休耕,什么都不种。有些人对我说,我们可以禁止他们把粮食带出美国。我说,他们控制着土地。在美国,产权可是很重要的。他们就会说,好啊,我们不会在你的土地上种任何东西。在你的社区不会有任何税收。我们让那条生产线闲置下来,让那里长满杂草,地价就会下跌,学校就会得到更少的税收。他们会留在那片农田上。他们有控制权。那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