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日在东京奥运上“互刺”?

5月1日,在中日男子排球队进行测试赛的东京场馆里,中日国旗共同摆放在观众座位区。(路透社)
5月1日,在中日男子排球队进行测试赛的东京场馆里,中日国旗共同摆放在观众座位区。(路透社)

字体大小:

又是纠缠不清的中日问题。不过,相较于以往在记者会或者外交场合上隔空喊话,中日两国此次的角力搬到了一个更大、更多人关注的舞台:东京奥运会。

而拉开这一场大戏序幕的,是上周五(23日)才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当晚,与全世界各地的民众一样,许多中国人都守在电视机前,或者电脑屏幕前观看开幕式;不过,还没等到开幕式结束,在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上,就涌现了诸如“#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迷惑行为#”等标签。

截至周二晚(27日)8时30分,中国微博上#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迷惑行为#”的标签已有1.1亿次的阅读量。(微博截图)

中国网民纷纷吐槽开幕式上的表演宛如“开墓式”,并贴出“艺术可以接地气,但请不要接地府”“艺术可以有灵魂,但是不能有鬼魂”等讽刺留言。据了解,对于中国网民感官来说“阴间味”比较浓的几个节目,包括反映冠病期间运动员的艰难处境,以及悼念冠病死者的日本特色舞蹈。

尽管不满的声音在中国网络上此起彼落,但仍有不少中国网民表示理解开幕式的理念,并给予赞扬。“各国文化不同,应该尊重他国文化,做有素质有涵养的中国人。”

上周五晚(23日)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舞蹈表演。(路透社)
中国网民吐槽“阴间味”太重的其中一个表演节目。(路透社)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上星期日(25日)也发表评论指出,“阴间”开幕式不“阴间”。这篇超过3300字的文章并称,没有人否认2008年的北京奥运开幕式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届,它有着极致的美和光明感,宏大又磅礴。

“但是,日本此次的舞蹈也充分展示了其文化的神秘与圣洁,尊重文化的多元,这也是奥运至少应该有的包容精神。”显然,文章有中和中国负面舆论的作用。

不过,接下来同样发生在开幕式上的一幕,中国舆论的大多数声音就不认可日本了——台湾奥运代表团在“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标牌下出场时,日本最大的公共媒体机构NHK当家女主播和久田麻由子呼出:“台湾です(是台湾)!”

一些台湾网民兴奋地说,这是为台湾“正名”。随后,日本各电视台据报也跟风,许多主播在赛场的转播旁述都直呼台湾,不用“中华台北”。

中华台北代表团在“举重女神”郭婞淳(前左)与网球运动员卢彦勋的带领下进场。(路透社)

中国《环球时报》上周六(24日)发表锐评指“这就是一个手脚,显然是故意的”。文章说:“我们主张中方应当与NHK进行交涉,它是日本的公共电视台,负责向世界传输东奥会画面,不是普通私立电视台,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能对它破坏一个中国的‘随意发挥’听之任之。”

这篇文章在微博上获得了许多支持,中国网民纷纷说:“搞那种暗戳戳的玩意儿真没品”“以国家利益为重,时刻警惕日美的狼子野心”。《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当天凌晨也在个人微博上转发了文章,他的微博追踪人数有2418万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1971年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中国席位之后,两岸就参加奥运发生多次关于名称问题的争执。1981年,中华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同意中华民国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奥运。

这就是所谓的“奥运模式”,台湾代表队此后参与国际比赛都冠名中华台北,简称中华队或台湾队。

2018年9月,台湾前奥运选手纪政发动“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盼争取用台湾的名字参加东京奥运。不过,这场在同年11月举行的公投结果显示,有超过一半的台湾人不同意以“台湾”之名出征本届奥运。

“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小组”于2018年8月9日召开一场记者会。(自由时报)

中国选手用抗日歌曲挑衅日本?

中日在东京奥运明里暗里的交手还没完,中国女子体操队选手唐茜靖上星期日(25日)在一场自由操资格赛中,选用了中国抗日时代电视剧《红高粱》片尾曲《九儿》作为比赛的背景音乐。

中国女子体操队选手唐茜靖上周日(25日)在一场自由操资格赛中,选用了歌曲《九儿》作为比赛的背景音乐。(互联网)

由中国知名女演员周迅主演的电视剧《红高粱》,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同名小说,以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山东高密为背景,讲述了男女主人翁历经曲折后一起经营高粱酒坊,但女主人翁和酒坊伙计最后均因参与抵抗运动而被日军杀害的故事。

除了选用《九儿》,唐茜靖在比赛中还选用了另一首中国爱国歌曲《我和我的祖国》。这首创作于1985年、由中国著名歌手李谷一原唱的爱国歌曲,在其同名电影于2019年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片上映后,再次得到广泛传唱。

中国知名演员周迅主演的电视剧《红高粱》于2014年10月播出,《九儿》是其片尾曲。(互联网)

对于唐茜靖在日本奥运赛场上选用抗日时代剧歌曲,中国网民普遍表示支持认同,感慨“听到这首歌就很想哭,我们强大了”。

网民的其他留言还有:“主业夺冠,副业报仇”“不仅要在日本国土奏国歌,还要在赛场放抗日曲”“(选用《九儿》)目的是抗议日寇在侵略历史和台海问题上挑衅”“祖国强大了,就可以去欺负你的人家里打脸”“赢了赢了,我们精神上已经赢了”。

不过,也有个别网民指出,在东道主地盘上播放反东道主的歌曲,很不道德而且有违奥运精神。在推特上,有日本网民对此表示“不舒服”,还说唐茜靖此举是“故意侮辱日本”“不尊重日本”。

客观来说,《九儿》的旋律非常动听,搭配体操并不会显得突兀,加上“中国风”十足,这或许是唐茜靖选择以此曲出征的原因。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类似动人、且有浓郁中国风的歌曲并不少,这就难怪有人会怀疑唐茜靖选择《九儿》的动机。

到了周一(26日),中日的“互刺”又迎来另一章。

败给日本的中国乒乓球队

当晚,在乒乓混双决赛中,日本组合水谷隼/伊藤美诚以4比3战胜中国组合许昕/刘诗雯夺冠。这是中国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来,首次在奥运乒乓球项目中丢失金牌。

水谷隼(左)和伊藤美诚夺得历史性冠军后展示金牌。(路透社)

许昕和刘诗雯都是年过30岁的老将,而水谷隼32岁,伊藤美诚20岁,是一老一少的组合。据报道,决赛刚开始时,中国组合进入状态更快,很快便以2比0的大比分领先,但水谷隼和伊藤美诚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尤其是伊藤美诚,这位曾经的天才少女时不时在比赛中流露出轻松自然的微笑,展现了大将之风。

或许是受到伊藤美诚的微笑感染,水谷隼之后也愈战愈勇,日本组合很快便连下三局,反超了大比分。在许昕和刘诗雯扳回一局后,伊藤美诚在决胜局中大胆放手进攻,连连得手。日本组合在决胜局竟取得8比0领先,之后10比5取得了五个冠军赛点。他们最终以11比6获胜。

众所周知,乒乓是中国普及度最高的一项运动,一直以来,中国乒乓在国际赛事中处于垄断地位,“封神一样的存在”。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当时的王皓在男单爆冷输给韩国选手柳承敏外,中国队再无在决赛输过外战。

难怪,许昕、刘诗雯会在赛后结束时的采访中表示,难以接受上述结果。许昕说:“全国球迷都在关注这场决赛,这个结局整个中国队都接受不了。”刘诗雯更哭着说:“对不起我们这个团队,整个团队为了混双付出了很多。”

许昕与刘诗雯(右)周一晚(26日)出席赛后的新闻发布会时神情凝重。(新华社)

境外媒体多维的一则评论指出,此次的输球,确实为中国国家乒乓队添了不少遗憾,但遗憾之外,最牵动中国社会情绪的,无疑是对乒乓霸主地位的担忧,以及在对日本的比赛中落得下风。

关于前者,水谷隼在赛后说得最为直白:“从过去到现在,中国都是一堵高墙,这次我们能打破这堵高墙,那么将来我们也能越走越高。我突然明白,中国选手不是神,也是人,我们能够打败他们。”

伊藤美诚曾被誉为是日本乒乓球天才少女。(路透社档案照)
日本队选手水谷隼在与中国队比赛时,情绪十分激动。(路透社)

关于后者,这恐怕是此次舆论聚焦中国乒乓球队丢金最主要的情绪之一。鉴于中日历史上的关系,中国社会对日本的情感表达从来都是直白而强烈的,这反映在国与国的关系上,也同样反映在乒乓赛场上。对运动员来说,这当然是一种压力,恐怕也是“不能接受”这个赛果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此,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周二(27日)在题为《胜负乃常事,从头再拼搏》的评论中指出,中国队的实战结果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摘金了不起,争银夺铜一样值得点赞”。文章也希望中国观众去享受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奥林匹克精神。

上周二(20日),东京召开的国际奥会第138次全会投票表决,同意在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之后,加入“更团结”(Together)。

这是成功连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巴赫在今年3月份的提议。巴赫表示,在面临全球性冠病疫情危机、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困难时期,“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体育精神,那就是我们共享的卓越、友谊、尊重和团结的奥林匹克精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