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机场防疫“失守” 境内外航班保洁员未区分

字体大小:

中国南京市7月20日至27日,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53例。无论是南京本土新增病例,还是外溢出去的感染病例,几乎都与此次疫情的中心南京禄口机场高度相关。记者发现,南京禄口机场在对保洁人员的防疫管理上“失守”,保洁人员全部是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

据《健康时报》报道,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中国民航局发布的《2020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旅客吞吐量位居中国第12位。机场旅客吞吐量大,流动性大,加速了疫情的外溢。

此次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公司系项目外包。据中国比地招标网显示,在2019年12月13日发布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客舱保洁服务管理项目结果公示》中提到,中标候选人分别为: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城铁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奥德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但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官网上,记者并未查询到关于机场和客舱保洁方面的相关招标信息。

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宾馆有外包合作关系的南京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某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在当地,尤其是从事机场外包行业的人都很关注。”“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站楼和飞机机舱的保洁工作应当是由多家不同的外包公司承包的,一家企业很可能是吃不下如此大的工程量的,像承包机场项目属于人人皆可求的‘好事’,最终会下派到多家外包公司完成。”

陈某介绍,机场的外包业务作为一项特殊且较为复杂的业务,承包方应该在很多方面做到位的。在具体执行与机场相关的外包业务过程中,甲方会给外包公司分配任务,并且要求严格。

陈某认为:“这次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因在于机场在日常监管中没有做到位,而外包公司为了节省开支,怎么省钱,怎么做,没有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的人员分开。”对于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南京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真的是个很低级的错误。“无论是机场还是外包公司,都逃脱不了责任。”

“现在路口机场的保洁人员都被集中隔离,做核酸检测。”陈某称,这些机场保洁员的工作大约是5000至6000元人民币不等,为了省钱,外包公司会让原本两个人的活由一个人来完成。保洁人员住在南京禄口机场附近的街道。

陈某说:“保洁人员感染到了家人,就是因为回家住。但按照常理,应该统一住宿,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新冠疫苗,经常性地做核酸检测。最初发现的病例就是因为发热,做核酸排查出来的,检测出来后才开始进行机场范围的普检。”

关于机场外包保洁人员的管理问题,陈某告诉记者,应该是由机场和外包公司一起管理的。“我们公司做机场、办公楼和酒店的保洁工作,通常来讲,保洁人员是甲方和外包方双方一起管理的。”

北京鑫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展曙光律师告诉记者,作为项目外包,从法律层面上讲,论人事和财务,保洁人员归外包保洁公司负责,禄口机场给外包公司钱,外包公司再给保洁人员发。但从工作程序、流程上看,机场和外包公司对保洁人员应该共同管理的。机场方不能一包了之,应负起相应的监管责任。

展曙光律师说:“从行业角度看,机场方和外包方都应当被追责。但此次事件中,最根本的责任主体应该是机场方,而外包保洁公司则应分担一部分的相应责任。”从追责层面看,应当先追究机场的责任,之后再进行内部追责,机场可追究涉事外包公司的责任。外包公司是机场招标选择的,出现问题,机场是要负管理不力、监管不力的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