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网游和腾讯将迎来监管风暴?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7月30日在上海举行,图为腾讯游戏展区。(路透社)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7月30日在上海举行,图为腾讯游戏展区。(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官媒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今天(3日)发布《“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的长文,狠批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引发舆论揣测,继校外培训业之后,被资本追捧为数千亿产业的网游,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监管风暴吹刮的对象。

由于文章点名中国最具规模的网游公司腾讯与其旗下游戏"王者荣耀",舆论也揣测,官媒特稿可能是冲着腾讯而去。毕竟,《经济参考报》是新华社旗下重要的经济类刊物,是肩负“信披”任务的媒体之一,先发文放个风向,之后很可能有官方实际动作。

《经济参考报》文章严斥,成年人网络沉迷现象普遍,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网络游戏的过度投入对中国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带来双重负面影响,游戏危害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共识,常常用“精神鸦片”、“电子毒品”指代。文章还点名,腾讯游戏占据行业半壁江山,《王者荣耀》为最受学生欢迎的网络游戏。

文章也引述专家者称,“不能以毁掉一代人的方式来发展游戏平台”,应该更有社会责任感,而不是单纯追逐利润。专家也呼吁“加大监管处罚力度”,认为游戏公司应通过完善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及完善平台内容审核机制,来保护未成年人。

上海上月8日举行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图为腾讯游戏王者荣耀展区。(路透社)

腾讯等股价重挫 官媒文章神秘下架后再上

官媒一文激起市场千层浪,腾讯和同行竞争对手的股价受重挫。在香港前市交易中,腾讯股价一度下跌超过10%,市值一度蒸发4000多亿港币。规模较小的网易在港挂牌股票一度跌15%,视频和电子游戏集团哔哩哔哩(Bilibili)股价一度下跌14%。

耐人寻味的是,文章今早发出后立马全网刷屏,却很快从网站和微信上下架,但在新华社客户端与其他新闻网站还保留着。微信账号“传媒江湖荟”称,该文仅存活四个小时,根据公号痕迹显示,文章是发布者自己删除的,目前没有权威信源可确认删除文章的原因。

文章下架后,腾讯股价立即从低谷反弹。

据报道,傍晚时分又出现转折,《经济参考报》将原先删除的文章重新发上网,标题更名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内容中不再提及“鸦片”、“电子毒品”等词,主管《经济参考报》的新华社网站所发布的文章,也没有出现那些词汇。不过,其他中国新闻网站的同篇文章还保留着。

腾讯火速公布禁令

面对突如其来的媒体炮火,腾讯火速在中午发布公告称,将从“王者荣耀”试点,逐步面向全线游戏推出“双减、双打、三提倡”的七条新举措,包括对未成年用户在线时长进行限制,未满12周岁未成年人(“小学生”)禁止在游戏内消费,打击用户通过加速器登陆及部分第三方平台买卖成年人帐号的行为等。

公告称,“双减”指的是减时长和减充值,未成年用户在线时长限制在非节假日从1.5小时降低至一小时,节假日从3小时减到两小时,未满12周岁未成年人(“小学生”)禁止在游戏内消费。

中国未成年网民有多沉迷网游? 据报道,62.5%的未成年网民经常在网上玩游戏;13.2%未成年手机游戏用户,在工作日玩手机游戏日均超过两小时。

腾讯旗舰游戏“王者荣耀”。(互联网)

网民如此捧场,也为腾讯贡献了不少收入 。

去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达到1561亿元(人民币,下同,约326亿新元),超过中国游戏市场实际收入一半,较排在第二位的网易游戏的营业收入高出1015亿元,也占据腾讯全年营业收入近三分之一的水平。《王者荣耀》更是连续两年荣登全球手机游戏畅销榜榜首。

中国官方近几个月在数据安全、垄断行为和金融稳等方面加强对大型科技企业的监管,腾讯也受波及。上个月,腾讯宣布暂停微信新用户注册,已引发人们关注腾讯是否面临新一轮监管冲击。如果网游成为监管机构下一个紧盯对象,腾讯相信将承受更大压力。

网游跟校外培训命运相同?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3月6日在中国全国“两会”期间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曾谈及校外培训乱象的问题。事隔四个多月后,“双减”文件在7月24日正式发布,整顿校外培训的落地靴最终着地。

习近平3月在同一场合也谈及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并表示这些问题属于社会性问题,“需要社会各方面、各有关部门共同努力,研究解决”。

有分析因此认为,依循上述脉络,网游可能落得跟校外培训一样的命运,将受到更严格的政策监管。

 

上月26日,一个女孩背着书包站在位于北京的知名教育集团新东方学校外头。中国“双减”政策出台后,类似新东方的课外教育机构均受冲击。(路透社)

监管层瞄准资本过度涌入民生领域风险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也发文分析称,在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后,治理游戏产业,是绕不开的。他说,一些家长甚至质疑,叫停培训机构在双休日、节假日、寒暑假进行培训,而允许游戏平台绕过监管给未成年学生提供游戏服务,难道是让学生天天在家玩游戏吗?

他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从中国未来发展看,游戏产业是比教培行业更应该严格监管的。

路透社也报道称,在雷霆整顿校外培训行业的“双减”政策落实之后,倘若未成年学生把大量以前上校外培训的时间用到玩游戏上,那么“双减”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

报道说,近十年来,网游成为中国家长的一大痛点,青少年沉迷网游造成的悲剧屡见报端。报道也引述教育资深从业者称,“孩子绞尽脑汁偷偷弄手机,比比皆是”,游戏设计一定是想让玩者欲罢不能,很多孩子偷偷用父母的卡充钱,甚至向别人借钱。

该报道也以校外培训行业为例说,中国监管层已瞄准了资本过度涌入民生领域的风险,并引述一网民评语称,“既然称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离禁止还远吗?”

官媒文章不一定反映官方立场?

不过,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分析称,《经济参考报》特稿不一定反映官方立场。报道说,《经济参考报》的调查报道向来涉及广泛领域,从水道拥堵到浪费包装都有,但较少涉科技领域。

报道也称,这篇特稿的基调也与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杨芳上周的发言很不同。

杨芳上月29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呼吁游戏企业为中国游戏注入更多中国精神、中国力量,打造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文化符号,让中国故事、中华文化借助科技和创意的翅膀,在国际上走得更远、更加深入人心。

杨芳积极评价网络游戏是声光电、文艺理的结合体,融合了音乐美术文学等各种艺术元素,“不少人把网络游戏称为‘第九艺术’”。 

被中国官员称为“第九艺术”的网游,在《经济参考报》记者笔下却成了“精神鸦片”,南华早报因此认为该文未必反映官方立场。

不过,杨芳在同一场合也提到网游管理问题,他提醒业者要坚决把好游戏内容关口,并强调要“全力以赴抓好防沉迷工作,不折不扣落实好各项管理规定,坚决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这是当前最急迫和最重要的安全要求”。

非要将游戏行业一棒打趴

事实上,围绕腾讯网游的监管争议并不新。《人民日报》在2017年曾连发两篇评论文章批评"王者荣耀" "陷害人生",并称加强"社交游戏"监管刻不容缓。2018年,中国曾在一段时间内停发电子游戏版号,令腾讯损失超过10亿美元销售额、公司股价下滑。

综合各方分析,这一次网络游戏行业相信将难逃面临整顿的命运,但主要可能集中在加大未成年人防沉迷管控等领域,而非直接要将游戏行业一棒打趴,毕竟民众的生活还是需要游戏调剂。

就如一网民所说,“游戏是时代娱乐的新形式,娱乐也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精神鸦片”用得有些过分不太恰当, 但过分享乐也不好,“解压娱乐可行,不能沉迷”。

况且,腾讯旗下游戏在全球市场占有一定份额,《王者荣耀》据报全球日均用户达1亿,游戏被视为中国输出其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不可能全面关闭。关键就在于,那个监管的度要如何拿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