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下午察:奥运会上的“毛主席”与“X手势”

中国运动员钟天使、鲍珊菊周一(8月2日)在东京奥运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夺得金牌, 二人登上颁奖台时,佩戴在外套上的一枚毛泽东像章引来各方关注。(路透社)
中国运动员钟天使、鲍珊菊周一(8月2日)在东京奥运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夺得金牌, 二人登上颁奖台时,佩戴在外套上的一枚毛泽东像章引来各方关注。(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运动员钟天使、鲍珊菊周一(8月2日)在东京奥运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夺得金牌,并刷新了世界纪录。这也是中国代表团本届奥运会上获得的第28枚金牌,但比金牌更吸睛的是,两人登上颁奖台时,佩戴在外套上的一枚毛泽东像章。

中国网民近来强烈的民族主义情感被这枚像章再度激发,纷纷为此点赞,但同时,钟天使、鲍珊菊的行为也被质疑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禁止政治宣传的规定。

奥运赛场上的毛泽东像章

从现场传来的照片可以清晰看到,登上颁奖台的钟天使、鲍珊菊身穿以白色为主色的中国代表团外套,外套左侧印有中国国旗,下方则是五环标志。钟天使在国旗左方别上一枚毛泽东像章,鲍珊菊的毛泽东像章则出现在五环左下方。

钟天使(右)、鲍珊菊当天身穿以白色为主色的中国代表团外套,胸前都别着一枚毛泽东像章。(路透社)

BBC中文网在报道中称,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像章曾是中国政治崇拜和个人崇拜象征。自1966年8月,毛泽东第一次在北京接见红卫兵后,中国各地兴起了毛泽东像章热。

事实上,钟鲍二人并非是中国运动员首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在北京作为东道国的2008年奥运会上,中国羽球天王林丹在男子单打决赛中就佩戴了一枚小的毛泽东像章,他在夺冠后的采访中说:“好像主席真显灵了似的,我去雅典奥运会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我要找个时间回韶山一趟,去给主席还愿。”

在当时的报道中,林丹还透露他是效仿中国乒乓球国手孔令辉在2000年奥运会夺冠时的作法,称“希望主席也给自己带来一些力量和好运。”

不过,从孔令辉在悉尼奥运上对阵瑞典选手瓦尔德内尔的决赛录像视频来看,身着红色战袍的他并没有佩戴任何徽章,赛后颁奖仪式上也未找到徽章的踪影。

中国羽球天王林丹在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单打决赛中也佩戴了一枚小的毛泽东像章。(互联网)

对于林丹把佩戴毛泽东像章与奥运会夺冠联系起来的说法,人民网当年曾发文称,“这样的故事我们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也不是第一次亲历”,佩戴、收藏毛泽东像章早就是群众中普遍现象,有人是出于崇敬或怀念,“也不排除有的人祈求毛主席保佑平安幸福”。

网民高调点赞 官方低调处理

奥运选手佩戴毛泽东像章的做法是否属于政治表达还不好说,但中国网民和自媒体的热烈反应却已将他们推上了政治高度。

“百年梦圆”微信公号发文说:“两位天使般姑娘戴上毛主席像章领奖表现的是人民的心愿和向往,表现的是毛主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百年复兴道路上须臾不可离开的民族的、共同的精神支柱。”

许多网民在文章后留言称:“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还有网民说:“戴毛主席像章就是胜利的保障,谁戴谁胜利,谁戴谁夺冠,谁戴谁走运。”

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转载了一篇以《热烈欢呼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警惕境内势力又抬出“极左”吓唬年轻人》为题的文章称,“今天,我们年轻人越来越肉眼可见地热爱毛教员,在最本质意义上,是什么呢?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弊端、坚定了社会主义自觉自信的表现。如果有什么人,抱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剧本不放,非要在觉醒一代面前顽固坚持‘非毛化’,那么,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历史和群众的铁拳问候。”

与坊间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对的,是官方低调的处理态度。

中国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央视五套)在随后的重播画面中把两名运动员身上的毛泽东像章抹掉。而一度登上热搜的“鲍珊菊钟天使颁奖时佩戴了毛主席像章”话题也在新浪微博中被撤下。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昨天上午在官方微博发出相关新闻和照片,但这则贴文今天已无法查找。

更令人玩味的是,涉事冠军之一钟天使前天晚上在个人微博上发出的颁奖照片,也已修掉了身上佩戴的像章。

涉事冠军之一钟天使在个人微博上发出的颁奖照片已修掉了身上佩戴的像章,引来中国网民的指责。

部分中国网民不接受这种处理方式,在对央视五套的修图行为一顿口诛笔伐后,又把矛头对准了冠军本人,质问为何要抹掉像章。

国际奥委会对“政治表达”的规定

钟天使和鲍珊菊为何选择佩戴毛泽东像章,目前还未有明确答案。

不过,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表示正在调查这起事件,已联系了中国奥委会,要求他们提供有关情况的报告。

亚当斯也说:“中国奥委会已保证,毛泽东像章不会再出现在颁奖台上。”

奥委会去年就明确,在东京奥运会上,运动员不能下跪和做手势,不能佩戴有政治动机或标语的臂章。

奥委会去年还发布了《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新的指导方针,明确禁止东京夏季奥运会的运动员在赛场或颁奖仪式上进行政治抗议。

奥委会在文件中指出,“体育是中立的,必须与政治、宗教或任何其他形式的干涉相分离,这是一条基本原则。”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当时表示,政治家和运动员应该将政治因素排除在今年奥运会之外,以保护赛事的中立性及其作为和平集会场所的地位。

不过,巴赫在延期了一年的东奥会举行前夕受访时又说,将允许有限度地表达政治诉求。但奥委会在上月的声明中仍强调,颁奖仪式,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期间,仍禁止表达政治诉求的行为。

奥运史上的那些“政治表达”

就在钟天使和鲍珊菊佩戴毛泽东像章登台领奖的前一天,摘得银牌的美国铅球运动员拉文·桑德斯(Raven Saunders)在颁奖仪式上把双手交叉置于头顶,做出 “X”手势,并明确称“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

黑人桑德斯此前曾公开声援“PoC”(有色人种)和LGBTQ(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同性恋)群体权益。她在赛后表示,希望为“全世界正在斗争而没有平台为自己发声的人们”给予关怀。

获得银牌的美国铅球运动员拉文·桑德斯(Raven Saunders)在上周日(1日)的颁奖仪式上把双手交叉置于头顶,做出 “X”手势,并明确称“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路透社)

国际奥委会当天表示,已着手调查此事。最新报道称,桑德斯的母亲周一(2日)猝逝后,国际奥会表示已中止对其手势事件的调查。

事实上,运动员在国际或区域赛事涉及“政治表达”的例子并不鲜见。

美国男子击剑队在2019年泛美运动会上赢得金牌,但在升国旗奏国歌的环节,美国队队员伊博登 (Race Imboden) 突然单膝跪地,并在颁奖礼结束后发推文表示,此举是为了抗议美国的社会问题。

他说:“今天我选择牺牲自己在最高荣誉奖台的机会以唤起人们关注一些必须解决的问题”。他还指出,种族主义,枪支管制,虐待移民,和不停散布仇恨的总统,都是美国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美国击剑队队员伊博登 (Race Imboden)在2019年的泛美运动会上突然单膝跪地,并在颁奖礼结束后表示,此举是为了抗议美国的社会问题。(法新社)

同样是当年泛美运动会,美国链球选手贝瑞(Gwen Berry)在国歌响起时举起了拳头,以表达对自己和所在的国家过去一年所经历的一切需要作出改变的愿望。

可以说,这两名运动员的行为是出于对自己祖国的“爱之深、责之切”,但他们的“爱国”举动并未被美国奥委会接受,后者以信件的方式对其作出了谴责,并给出12个月“缓刑”的象征性惩罚。

同时,贝瑞的这一举动也让人联想起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颁奖典礼上,美国非洲裔短跑运动员汤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和约翰·卡洛斯(John Carlos)伴随着美国国歌举起戴着黑色手套拳头的行为,这也被认为是奥运史上最公开的政治表达之一。

美国非洲裔短跑运动员汤米·史密斯(Tommie Smith)(中)和约翰·卡洛斯(John Carlos)(右)在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颁奖典礼上,举起戴着黑色手套拳头的行为,被认为是奥运史上最公开的政治表达之一。(互联网)

运动场上是否该容许运动员做出政治表达,一直是个争议性话题。支持一方认为不应侵犯运动员言论自由、漠视运动场外社会充满不公义;反对者则认为,不应将运动场扭曲为政治战场,体育必须是中立的。不过,像奥运会这样的世界体育盛事,要完全做到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恐怕也是很难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