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美国高官轮番“串门”东南亚为哪般?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在8月22日至26日,访问新加坡和越南。(路透社档案照)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在8月22日至26日,访问新加坡和越南。(路透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东南亚这阵子很热闹,美国高层一波接一波到本区域“串门”,国务卿布林肯还在“云端”同亚细安10国外长开会,副总统哈里斯的东南亚之行又提上了日程。哈里斯是迄今为止,拜登政府团队中出访亚洲的最高级别官员。

美国白宫前天正式宣布,哈里斯将在8月22日至26日,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白宫在新闻稿中称,印太地区特别是南中国海的安全,将是哈里斯这次访问的焦点话题。

新闻稿也称,在与所在国政府、民间和公民社会的领导人会谈期间,哈里斯会聚焦美国政府对自由与开放印太地区的愿景、美国对维护包括南中国海在内的地区安全和国际秩序的承诺,以及美国与该地区国家发展经贸关系对美国人民的重要意义。此外,哈里斯还会强调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崇尚共同的价值。

而就从本周一(2日)开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一连五天与东南亚国家视讯开会,包括参加东南亚10国外长常年会议与扩大会议,以及同湄公河流域国家如缅甸、柬埔寨、老挝、越南和泰国领袖个别会谈。

布林肯围绕本区域“连轴转”五天,可不是空手而来。据美国国务院两名官员2日在一场吹风会上披露,布林肯准备了多项支持亚细安对抗冠病和提振经济的项目。

这是布林肯不到一个月内,第二次与亚细安国家外长通过视讯交流。

上月14日,布林肯与亚细安外长举行了亚细安—美国外长特别会议,就缅甸局势、疫后经济复苏、疫苗分发等问题交换意见。

上个星期,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也在上任后,首次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而更早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在5月底至6月初,已经在东南亚转了一圈,到访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和泰国。
 

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右)6月1日在金边与柬埔寨首相洪森会面。(法新社)

算起来,5月底到8月底的短短三个月,共计会有四名美国高级官员登门到访东南亚,或与东南亚各国隔空交流。

美国官员称,拜登政府做出的这些努力,是为彰显美国对东南亚国家的重视。

分析人士相信,拜登已把亚洲列为外交政策议程的一个关键,一系列围绕东南亚的外交努力在未来几个月内还会持续。亚细安各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想不到自己在美国心目中“如此重要”。

拜登政府“重返东南亚”?

拜登上台后第一时间对外宣布,美国回来了;而近两个月来,美国高级官员扎堆登门拜访,则显示美国的“回来”,既是回国际舞台,也包括重返东南亚。

在前总统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战略下,美国曾积极推进与东南亚关系,拓展美国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包括大力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等。

不过,他的接任者、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总统上任当天就宣布从TPP中“退群”。在他执政的四年,也很少派高级官员参加亚细安相关的会议。其中在2019年,美国就派出历来最低级别官员出席在曼谷举行的东亚峰会和亚细安峰会,特朗普当时任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作为特使与会,让人质疑美国对本区域的关注与承诺。

有一消就有一涨,就在美国“忙于其他事情”之际,北京大力推动与东南亚各国联系,在本区域扩大政治和经济影响力。

去年,国际贸易受疫情影响大幅萎缩,亚细安历史性地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亚细安牵头、酝酿了八年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在去年由亚细安10国与中日韩等五国签署,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协定。

拜登入主白宫后,极力修复在特朗普年代被破坏的盟友关系,但拜登政府首要关注的是印太、欧盟与北约,因而被认为较不关心东南亚。

有东南亚分析人士指出,布林肯访问日本、印度和韩国,而不是东南亚,是在冷落该地区。

新加坡国防与战略研究所研究院许瑞麟说:“这似乎强化了一种看法,即对东南亚一直都是口头上的承诺:这是印度—太平洋的一个重要地区,但实际上,它仍然被视为一个事后才考虑的地区。”

分析:美国不会任凭中国席卷东南亚

美国重返东南亚的战略目的,是为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合作,还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为围堵中国才争取东南亚?

谢尔曼、奥斯汀的东南亚之行,以及布林肯在一系列亚细安相关会议上,极力展示美国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强调美国重视与东南亚的关系,但中国相关问题,始终环绕在美国高官与东南亚国家的接触中。

奥斯汀上月27日在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浮尔顿论坛上,在呼吁各国建立自由开放的太平洋区域时,就南中国海争议、中印局势、台湾问题和新疆人权问题点名批评北京。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上周访问东南亚时,在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浮尔顿论坛上演讲。(路透社)

美国国务院本周的一份声明也说,布林肯本周二(3日)与印尼外长雷特诺会面时,双方就“海上安全交换了意见”,承诺“捍卫南中国海航行自由”。

一名白宫高级官员早前则告诉路透社,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期间,将重点捍卫南中国海的国际规则,加强美国的地区领导地位和扩大安全合作。

有观察指出,华盛顿是在把北京定位为主要外交挑战后,有超过6亿人口的东南亚才受到关注。美国高官近期频密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联系,被形容为篮球赛中的“全场紧逼”战术,也就是在对方的半场实施人盯人,向对手全面施压。

《纽约时报》分析,华盛顿现在越来越意识到,中国一直在通过访问、贷款以及最近提供冠病疫苗等方式,培养与东南亚的关系。冠病疫情后,中国积极在东南亚展开疫苗外交,向该地区提供1.9亿剂疫苗和大量抗疫物资,相比之下,美国慢了“好几拍”。

如今,美国正效仿北京,通过提供眼下东南亚各国急需的疫苗,与该地区培养关系。奥斯汀在东南亚之行中强调,美国在过去两个月,免费向该地区捐赠约4000万剂的冠病疫苗,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中国在疫情后向东南亚国家提供大量疫苗,图为人们在泰国一家医院接种科兴疫苗。(法新社)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高级助理希伯特(Murray Hiebert)研判,美国在缓慢起步后正在试图迎头赶上。他说:“部分努力是为了让该地区(东南亚)知道,美国仍然看重它——美国不会躺倒,任凭中国席卷该地区。”

美防长:不要求区域国家选边

美国重返东南亚,对地区又意味着什么?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前天在2021年美国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指出,哈里斯将在两周内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显示美国仍然重视这个区域,“各国也欢迎美国回到过去几十年所扮演的,作为本区域国际秩序“稳定之锚”的角色。

他重申,希望美国在未来时机成熟时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因为除了美国的军事存在,亚太国家也希望看到美国在本区域有深度经济利益并与区域国家一同前进。

他同时强调,随着数码经济快速发展和绿色经济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区域国家期望能在这些领域与美国探讨实质性的互惠合作。

原新加坡国会议员吴俊刚昨天在一篇评论中指出,美国长期在本地区的存在本来是好事,因为它有助维持均势与和平。特朗普执政四年,孤立脱群,大大淡化了这一存在感。如今拜登要重新修复特朗普造成的破坏,本来也属正常,但却因为以压制中国为出发点,不免让本区国家感到不自在,这并不符合它们的利益。

华盛顿也意识到,东南亚国家可能感觉到不自在。

奥斯汀在访问东南亚期间明确表示,“我们并不是要求区域国家在中美之间作选择”;但他也指出,“实际上我们区域里很多的伙伴关系历史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更悠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正在向印太和亚细安国家扩展我们重要的工作”。

中美激烈竞斗是当前地缘政治避不开的议题,东南亚地处是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美国重返区域为亚细安各国所乐见,此前当美国不派高官出席亚细安相关会议,本区域许多国家都难掩失落,但美国制衡中国的战略,又不是东南亚各国与美国合作的动力,东南亚国家希望同时与美国和中国合作。

难得有美国朋友一波波到访,东南亚各国都很欢迎,但心里也许也在嘀咕:“你这是为了我才对我好,还是为了气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