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会不会承认塔利班政府?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上月28日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中国外交部网站)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上月28日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中国外交部网站)

字体大小:

塔利班势如破竹夺取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变天”成为定局。邻国发生20年来最剧烈的局势变动,牵动整个区域的地缘政治,对利益攸关的中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态说:“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

她称,中方注意到,昨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示,将协商建立开放包容的伊斯兰政府,并采取负责任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和外国驻阿使团安全;中方期待这些表态能够得到落实,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

阿富汗总统加尼仓促离开喀布尔后,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办公室发言人昨天宣告,阿富汗战争已经结束,该国的统治形式和政体模式将很快明朗化。

阿富汗总统加尼在塔利班夺取喀布尔后仓促离开阿富汗。(路透社档案照)

接下来,塔利班政权是否会在国际社会获得承认,成为各界关心的问题。

华春莹今天回应中国政府是否打算承认,或者会在什么情况下承认塔利班掌权的政府的提问时释放善意

她说:“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多次表示希望同中方发展良好关系,期待中方参与阿富汗重建与发展,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她也强调,中方始终尊重阿富汗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阿富汗内政,奉行面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

华春莹也表态说:“中方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决定自身命运前途的权利,愿意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北京为塔利班执政做外交铺垫

塔利班在1996年至2001年期间最后一次掌权时,中国与阿富汗的关系处于中止状态。不过,阿富汗局势此次发生巨变前,北京已在为塔利班执政做积极的外交铺垫。

上月28日,中国高调发布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的消息。

巴拉达尔是阿富汗塔利班行政系统的首脑,也是塔利班领袖之下的“第二号”政治人物。巴拉达尔在天津做出的非常友好的政治表态,中国一些网民当时还称塔利班“够意思”“讲道理”,甚至有人喊出“阿铁”“塔铁”。

中国网民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巴基斯坦称为“巴铁”,意思是“铁杆朋友”和“铁哥们儿”。

巴拉达尔到访天津是塔利班上个月展开的一系列闪电外交一部分,塔利班高级官员也访问了德黑兰、莫斯科和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等。

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公开与塔利班高级领导人进行政治接触,表明在阿富汗塔利班席卷全国之际,中国与塔利班已达成谅解,为双方将来扩大合作奠定了基础。 

中国担忧阿富汗成分裂势力境外据点

大批希望逃离的阿富汗人今天聚集在喀布尔机场。(法新社)

不过,面对塔利班政权掌控阿富汗,中国并非没有担忧。

微信公众号“明叔杂谈”昨天发文指出,短期看,中国要做的是,看好国门,避免在阿富汗“变天”过程中,东伊运等恐怖主义分子趁乱进入中国,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有西方媒体近日分析指,塔利班的崛起势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尴尬的局面。

一方面,中国把新疆的不稳定,归咎于宗教极端主义,长期担心塔利班控制的领土,可能成为分裂势力的境外据点;塔利班上台后,无论是否支持境外组织,也可能让宗教极端主义受到鼓舞。

王毅在会见巴拉达尔时,特别劝告塔利班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他也呼吁阿富汗各派别、各民族应团结一致,自主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

巴拉达尔则对王毅说,塔利班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希望中方在未来阿富汗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位于北京的阿富汗驻中国大使馆。(法新社)

虽然塔利班已向北京承诺,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从事有损中国的活动,但这个承诺的可靠度,仍有待观察。

设在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中国外交政策专家司马尔(Andrew Small)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20多年前塔利班掌权时也有过类似承诺,那些在阿富汗境内的维吾尔武装人员被限制规模,但还是被允许存在。

另一方面,中国也坚持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政策。上海复旦大学南亚国际关系问题专家林民旺告诉路透社:“这是我们的务实之举。你想如何统治你的国家很大程度上是你自己的事,只是不要让它影响到中国。”

中国官媒积极铺垫民意

阿富汗“变天”后,中国舆论对塔利班的态度呈现两极化。

秉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网民乐见美军撤退、塔利班当政;另一方反对声音认为,宗教色彩浓厚的塔利班会使阿富汗倒退回极端化而对中国产生不利,质疑“恐怖分子的话能信?”

中国官媒也在积极铺垫民意,为承认塔利班为合法政权做好准备。

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众号“牛弹琴”12日在一篇文章中为阿富汗塔利班解释:“我们说的塔利班,一般都是指阿富汗塔利班,简称阿塔,这是一支政治军事集团……巴基斯坦塔利班,简称巴塔,这才是恐怖组织,大家不用搞错了。”

文章也称,中国和塔利班接触“其实真不必奇怪”,“美国都和塔利班进行了多轮谈判,塔利班代表团还去俄罗斯、伊朗等国进行了沟通,来中国完全顺理成章”。

学者:中国很少带头承认一个新政权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传统上中国在面对新出现的政权时,会先看地区性组织、周边国家,以及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态度,很少非常积极主动地站出来,带头承认一个新政权;这一次的不同在于,中国本身也是周边国家,因此中国很可能与巴基斯坦、俄罗斯等周边国家一起,就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进行协调。
 

塔利班武装人员昨天控制喀布尔的阿富汗总统府(视频截图)

至于评估的原则,张家栋指出,中国不太在意其他国家的政府采取哪种理论体系,只要符合国际法中实际有效统治、承担国际法的义务,就基本构成合法政权的要件。

但他也认为,中国会期待塔利班建立一个包容的政府。他说:“塔利班非常强调宗教,又以普什图人为核心,如何与其他教派、民族相处,会是中国对塔利班的一个观察。”

此外,中国恐怕不愿为一个走极端化路线的政权站台,而其中一个观察标志将是塔利班政府如何保障女性的权益。外界担忧,阿富汗妇女来之不易的权利和自由,将在塔利班的统治下被剥夺。

对此,张家栋指出,现代社会最重要的一个标志是女性平等权,包括受教育权和发展权。“尤其是塔利班这类原教旨主义的政权就更值得关注,这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