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台湾政府为何奋力挺高端?

高端疫苗至今未完成第三期实验,无法证明保护力数据,也未获国际认证。(路透社)
高端疫苗至今未完成第三期实验,无法证明保护力数据,也未获国际认证。(路透社)

字体大小:

台湾生产的高端疫苗接种到了第三天,就有四个人疑似因不良反应死亡。其中包括民进党“铁杆”支持者、旅居台湾的59岁马来西亚籍作家陆之骏。他去世后,台媒从他的面簿里看到他曾留言宣示,万一打疫苗死了只能视为向病毒“献祭”,用少数人的牺牲换取多数人的平安,没想到一语成谶。

56岁的陆之骏在接种疫苗后猝死。家属透露,陆之骏有高血压病史。图为陆之骏档案照。(陆之骏面簿)

台湾疫情指挥官陈时中昨天(24日)在记者会上说,陆之骏有慢性病史,初判死因是心肌梗塞,因此不会暂停高端疫苗的接种。

至今,其他三名死者分别来自桃园、新北芦洲和基隆市。新北芦洲的和桃园的猝死者分别有吸毒纪录(39岁,彭姓男子)和糖尿病史(45岁)。法医今天下午称,初步判定彭姓男子是吸毒过量致死,无需解剖进一步检验。至于基隆市的41岁死者,基隆市卫生局称,她的死因初步检查应是胸主动脉剥离,与疫苗无直接关系。

从科学的严谨角度说,几起猝死案件是否一定与接种高端疫苗有直接关联,还不宜草率结论。台湾此前通报的接种后死亡案件高达650多起,其中逾500名死者生前接种的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其余接种的是美国莫德纳疫苗。不过,此前的接种后猝死者以75岁以上的老年人居多。这几天通报的死者均为青壮年,而高端疫苗开始施打才没多久,连续出现猝死新闻,当然引人关注。

高端疫苗安全性与保护力的是是非非

自从今年5月台湾疫情大暴发后,“疫苗荒”与有关高端疫苗的争议就持续不断。在支持者口中,台产疫苗是“战略武器”、“国力的延伸”,反对者则称其为“谎言游戏”“同岛一命变谋财害命”。

高端疫苗属于重组蛋白疫苗(莫德纳与BNT是mRNA疫苗),号称不良反应率更低、因此更安全;高端疫苗也是全球首批先以“免疫桥接”(immuno bridging)技术取代三期实验并通过使用地紧急授权(EUA)的冠病疫苗。

何谓“免疫桥接”?据BBC新闻报道,简单来说,就是在实验室内,比较已有疫苗和开发中疫苗的“中和抗体量”,来取代三期实验结果。也就是说,高端疫苗在获得EUA之前,并没有最终临床有效性数据。

台湾食药署6月通过高端疫苗EUA,并公布了高端疫苗在接种者身上引发的中和抗体及血清反应比率等数据,成绩傲人。不过,立场亲绿、在学界备受尊敬的台湾中研院院士陈培哲直接驳斥,这些数据他连看都不想看,并称“这是没有用的数字”,不具有任何参考价值。他说,当局公布的抗体校价并不等于实际施打的保护力,校价数据很高不代表具有可靠的保护力。

民进党政府为何奋力护航高端疫苗?

问题来了,由总统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政府,为何要力挺高端疫苗?本周一,她献出自己的手臂接种高端疫苗,并且全程直播,为此还被讥讽为“总统亲自为高端疫苗直播带货”。

台湾总统蔡英文23日到台大医院接种“全台第一针”。(彭博社)

对此,支持台湾政府做法的评论和分析认为,“防疫如作战”,台湾需要自己生产疫苗;疫苗接种不仅是对抗病毒的关键,更是战略武器。尤其考虑到,台湾的国际空间受到北京打压,在国际卫生组织一直处于边缘,需要“靠自己”。

反对者则认为,民进党政府就是因为在疫情暴发后迅速关上国门,才免过了世界多国去年遭遇的疫情大爆发痛苦。然而,民进党政府为此志得意满,国际采购疫苗的动作不积极,下的订单量也不高,而是重金押宝、决心要依靠台湾生产的疫苗。

岂料,今年5月台湾本土疫情大爆发,台湾民众的疫苗施打率很低,而此前订购的阿斯利康与莫德纳疫苗到货很慢、到货量又少。这时候,有国民党背景的台湾首富郭台铭在5月23日表态愿出资、而且有门路采购德国BNT(即辉瑞)疫苗捐给台湾,这对民进党政府来说反而像是“坏事”,可能会拉抬了郭台铭与蓝营的声势,影响民进党未来的选情。

郭台铭8月初接种辉瑞疫苗。(郭台铭面簿)

也是在5月下旬“疫苗荒”最紧张的时候,台湾政府国际疫苗采购不力,又拒绝对岸的帮助——陆委会公开指北京是“假好心”;就继续押注岛内生产的疫苗,台湾疾管署于28日向高端与联亚两家台湾疫苗公司,各采购500万剂疫苗,同时签订开口合约各订500万剂疫苗;换言之,当局采购的台产疫苗数量可达2000万剂。

目前的困境

好了,高端疫苗订购了、EUA也批了,就得让民众施打。尤其是最近有消息显示,郭台铭出面向购买的德国BNT疫苗,由于他飞赴欧洲积极“抢货”,郭台铭与台湾民间团体成功将德国原厂原定要供给欧洲其他地区的疫苗,优先提供给台湾,第一批150万最快可能在本月底就抵台,比原定时间提早了几个星期。

德国BNT是当前世界上被认为保护力、安全性最优的其中一支疫苗,如果台湾人都等着BNT抵台后施打,那么高端疫苗岂不会遇冷?

不过,虽然缺少保护力的临床有效性数据,高端疫苗在台湾还是不会无人问津。除了总统蔡英文需要“做示范”打高端,一些民进党立法委员,需要开工、即将开学希望好歹打个疫苗求心安的民众与学生以外,民进党还有一些死忠支持者,比如做好心理准备“万一打疫苗死了”就视为“献祭”的陆之骏。

台湾官方数据显示,截至本周一(24日),预约施打高端疫苗的总人数逾75万人。

对比之下,在2020年的台湾总统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蔡英文当时获得逾817万选票,得票率约57.13%。近日,蓝营人士与评论员在开腔问了,当时选择相信与支持民进党的几百万人中,有多少比例还会选择高端疫苗?75万预约人数,说明了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