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推出的中国首只纯外资公募基金 共募资人民币66.8亿元

字体大小:

由贝莱德(BlackRock Inc.)推出的可面向散户投资者出售的中国首只纯外资公募基金已募集约10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称,该基金募资总额达到人民币66.8亿元(约13.92亿新元),是美国和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多年来在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开拓市场的关键里程碑。

据报道,中国长期以来对金融业实施严格控制,并给外国资产管理公司设置了许多壁垒。但2020年初,根据中美签署的贸易协议,中国政府取消了对美国资产管理公司向中国散户投资者发行公募基金的限制。贝莱德也成为首家全面获批向中国散户出售自家公募基金产品的企业。到目前为止,贝莱德仍是唯一享受到这一待遇的外国企业。

根据周三的一份公告,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简称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在上周为期五天的募集期间获得了超过11.1万户中国个人投资者的认购。该基金将把60%至95%的资产配置于新能源、消费、数字经济、医疗健康、教育和先进制造业等领域的股票和存托凭证。

贝莱德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张弛表示,该公司致力于为中国投资者带来长期投资机会,利用自己在A股方面的投资经验和风险管理方面的专长帮助更多投资者改善财务状况。

其他几家公司也可能很快追随贝莱德的脚步。富达国际上个月已获得初步批准,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和Vaneck也在为自家的中国公募基金业务申请牌照,目前正处于监管程序的不同阶段。

在这些公司跃跃欲试的同时,美国和中国仍在贸易、技术、南中国海、新疆和国家安全问题上争执不休。

最近几个月来,中美两国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导致了更广泛的金融脱钩。中国政府准备收紧对赴美上市公司的规定,而美国监管机构要求对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实施更多审查。《华尔街日报》指出,在这种颇有冷战意味的环境下,试图在华扩张的美国公司可能被政界和投资界指责为反美。然而,受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利润和增长前景吸引,美国公司并未因此停下脚步。

尽管中国市场极具吸引力,外国公司仍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业务落地。截至上周五完成公募基金的募资活动之时,贝莱德在中国开展业务已超过10年,这只公募基金的监管审批流程走了17个月。贝莱德是在2020年4月首次向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提交公募基金牌照申请的。

贝莱德通过了各种监管审查,其中还包括对其本地高管任命的审查、现场检查以及关闭在中国的私募基金管理业务。

上海资产管理咨询公司泽奔商务咨询董事总经理Peter Alexander说,这差不多是最好的结果了。他说,如果想在中国设立某种形式的本地业务,从申请到落地需要多长时间,能够筹集多少资金,这可以作为参考。

2017年,贝莱德在上海设立了外商独资业务,是首批获准开展类似业务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次年,贝莱德开始向中国大陆高净值投资者出售私募基金。但根据中国法律要求,私募和公募基金从管理人员到风险控制都要严格划分。今年3月份,贝莱德注销了在华私募基金牌照,目的是将资源集中到新设立的但可能更有利可图的公募基金业务上。

贝莱德管理约9.5万亿美元资金,是全球第一大资金管理公司,其麾下基金以追踪大市并在交易所快速交易而闻名。贝莱德的指数基金与选股人争夺资金和影响力,并在美国市场多次掀起费率大战。《华尔街日报》说,针对其中国首款公募基金产品,贝莱德选择了许多散户投资者热衷的主动型选股策略,这也是一条事实证明更为稳妥的路线。

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采取主动管理策略,专注于在中国市场最热门的板块选股,这也是中国竞争激烈的公募基金行业的两大特点。目前在中国有超过8,300只公募基金和151家公募基金公司。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这些公司总共管理人民币23万亿资金。

贝莱德的基金于8月30日开始接受认购,最低认购金额为人民币1元。该基金最初的目标是在10个工作日内筹集最高人民币80亿元,实际认购比原计划提前五天结束。

在销售这只新基金时,贝莱德放弃了在中国越来越流行的移动应用和网站等数字渠道,而是由中国建设银行牵头的三家银行和七家券商在各自网点发行。根据泽奔商务谘询的数据,在中国,数字渠道占公募基金发行的15%左右。

据知情人士透露,贝莱德之后将考虑为这只新基金或未来的基金发行增加数字渠道。贝莱德中国区负责人、中国证监会前官员汤晓东在最近的一次路演中说,贝莱德还将向有意投资中国市场的投资者推出指数基金和专注于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基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