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摇摇欲坠的香港支联会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上周日(5日)召开记者会,否认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路透社)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上周日(5日)召开记者会,否认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路透社)

字体大小:

原定9月下旬召开会员大会表决解散议案的香港支联会,今早(9月8日)迎来了一记重拳:多名核心成员被警方逮捕。

他们分别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以及常委梁锦威、邓岳君和陈多伟。据港媒报道,警方这次是引用《香港国安法》43条实施细则第5条采取行动。根据该条文,为防止及侦查危害国家安全罪行,警方可要求外国或境外政治性组织或其代理人提交资料,如不遵从,最高可罚款10万港元(1万7405新元)及监禁六个月。

8月底,香港警方曾向多名支联会常委及相关人士发信,指有合理理由相信支联会是《香港国安法》指的“外国代理人”,并要求他们交出支联会与多个组织或人士的联络资料。

港警索要的资料包括:支联会的董事和职员资料、会议和财务记录,以及该会与华人民主书院、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助理Mark Simon的联系资料等。

警方也在信件中限定,支联会需于本周二(9月7日)或之前向警方提交这些资料。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今早被警方逮捕后,坐上一辆警车离开其办公室。(路透社)

上星期日(9月5日),多名支联会常委召开记者会,表明不会按警方的要求提交资料。本身是律师的邹幸彤当天也在记者会上,否认该会是外国代理人,并指警方没有就有关指控提供任何理据或证据,也没有给予该会抗辩机会。

邹幸彤也批评香港警方开了恶劣的先例,可以无限追溯期地要求提交任何资料,让公民社会处于恐惧之中,并称该会不会助力当局散播恐惧。

这场记者会结束后不久,港府即发出声明,不点名地警告支联会需要按警方的要求提交资料。香港中联办在同一天也发出声明,批评支联会“无丝毫对过往的悔过之意,甚至负隅顽抗,拒绝按警方要求提供资料”。

中联办也指支联会是“反中乱港组织”,其解体已是“政治事实”,“走向彻底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昨天,正是警方给支联会定下的最后期限,而支联会仅是向警方递交公开信,重申不会提交资料。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左)昨天下午到湾仔警察总部递交信件,表明支联会拒绝提供资料。(路透社)

作风一向强硬果断的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随即公开发出警告:“任何人如果不根据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交出相关的资料,我们必定追究,必定采取执法行动,而且这个执法行动会来得很快。”

果然,24小时不到,支联会要员便纷纷落网。

支联会是什么组织?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是香港一个民间组织,1989年5月为表达支持北京的学运而成立,其纲领包括“释放民运人士”“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等。

多年来,每逢6月4日,支联会都会在港岛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纪念烛光晚会,就是九七回归后,仍年年如期举办。直至2020年,活动才首次不获警方批出不反对通知书,但依然有大批港人走进维园,高举烛光。今年香港警方除了发出反对通知书,更首次引用《公安条例》围封维多利亚公园,禁止任何人进行任何形式的纪念活动。

在不少人眼里,支联会在香港的存在,与其每年6月4日在维园举办的纪念烛光晚会,一直是中国“一国两制”政策下香港自由的标志之一。尽管其纲领“结束一党专政”在中国体制内看来是如此大逆不道,在大约30年的时间里,北京、香港官方对该会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度惊人。

2019年6月4日,有数以千计的民众出席支联会在港岛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的烛光晚会。(法新社档案照)

有分析认为,支联会与北京之间在那些年里能够相安无事,除了跟当时对“两制”的理解和执行有关系,也因为该会的政治主张、立场仍以“爱国”“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为基调。

其实,随着香港身份认同政治浪潮兴起,近10年来,当地年轻一代已在渐渐唾弃支联会,不少人认为中国大陆过去的民运、民主的现状事不关己,香港人应该关注的还是香港自己的民主进程和前景。2015年,由香港大专院校学生会所组成的香港专上学生联会(香港学联)决定不再参加维园烛光晚会,到了2016年,香港学联更退出了支联会。

2019年12月8日,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在香港一场示威游行中挥舞着印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黑旗。(路透社档案照)

2019年反修例抗争爆发后,香港年轻黑衣人的街头暴力与破坏活动震惊中外,北京开始大幅调整对港政策,包括加重强调“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实施《香港国安法》等,誓言根除在港的“反中乱港”势力,支联会也顺理成章成为当局的“眼中钉”。

港区人大代表吴秋北7月发声称,只要支联会不改变主张及立场,就可能会触犯《香港国安法》。此外,有官方背景的港媒最近也不断针对支联会发出报道,包括指其“恶行累累”“跟境外势力关系密切”等等。

在这背景下,支联会要员被捕看来仅是前奏,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解散为时已晚?

与支联会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以及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早前已先后宣布解散。

今年6月,中国全国侨联副主席卢文端在《明报》撰文,表明在《香港国安法》下,支联会只有“解散或取缔”两种选择。他强调,这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而是必须做的事,“只是什么时间做的问题”。

卢文端还“提点”支联会,称如果该组织自行解散,执法机构可能会对该组织的人员既往不咎,但如果等待当局取缔,这些人员可能会在《香港国安法》之下被追究刑事责任。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是香港一个民间组织,1989年成立。(支联会面簿)

支联会随即在7月中旬宣布,由于政治打压越来越明显和激烈,经常委会商议,决定以减少常委人数和遣散所有职员这两种方式作为预防措施。其中,原有的14名常委目前已有七人请辞,所有职员则将于7月底以优于法定标准的条件遣散。

随后,支联会也宣布,将在9月25日召开会员大会,就解散议案作表决。

但以现在的形势看来,似乎为时已晚,就算支联会真的解散,也不意味着邹幸彤等人可以平安落地。秋后算账的霹雳雷霆,恐怕还会持续追击。

在支联会高峰期,香港泛民主派有约一半的立法会议员,均是身兼支联会成员。如今,这个组织已摇摇欲坠,走不了多远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