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人民共和国”背后的香港公务员问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昨天在记者会上介绍全运会赛事转播情况,但身后大屏幕上却将“中华人民共和国”错写成了“中国人民共和国”。(中新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昨天在记者会上介绍全运会赛事转播情况,但身后大屏幕上却将“中华人民共和国”错写成了“中国人民共和国”。(中新社)

字体大小:

昨天(14日)是中国全国运动会开幕的前一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特区政府总部举行记者会,介绍全运会赛事转播情况,而身后大屏幕却赫然打上:中国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

国名错了,但从传出的照片和视频看来,林郑全程浑然不觉,欣喜地分享着有关全运会的信息,而现场也无人提醒,直到被港媒报道出来。

香港特首办随后接受媒体质询时回应称,对上述错误深表歉意,会采取措施防止出现同类情况。

为什么会出现“中国人民共和国”这种低级错误?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错写成“中国人民共和国”,表面上看只是工作人员粗心大意,但它同时也反映出两个深层次的问题。

第一是公务人员的不专业。一场特首记者会,负责安排的公务人员不仅在准备过程中出现低级错误,将关键字打错,在随后执行中也没有再次检查或监督,导致斗大的“中国人民共和国”七个字就一直挂在屏幕上,也没有任何补救措施。

有媒体就指出,目前香港公务系统的工作作风和状态,恐怕已经与过去举世闻名的“稳定高效、廉洁奉公、专业细致”香港公务员形象有所出入。

在被指出错误后,从特首办的简单两句回应可以看出,国名打错只被淡化为“无心之过”,确实,这很可能就是真相,无需提出什么阴谋论,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错字还体现了香港公务人员对中国大陆政治话语缺乏敏感,对国家缺乏基本认知或相当不熟悉。

试想一下,如果同样的错误发生在大陆的地方政府,在错字出街之前大概率已经被其他人辨识出来,然后会立即更正避免出现“政治问题”。

这是因为大陆公务员在经年累月的洗礼中,已经对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些长期出现在红头文件的字眼烂熟于胸,还因为他们对事件的性质有着高度的政治敏感,知道在这类问题上出了差池,是很可能影响到自己的仕途甚至被摘掉乌纱帽的。

大陆公务员已经对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些长期出现在红头文件的字眼熟记于心。(互联网)

香港两派反应

上述错误被港媒报道后,不同派别反应不一。建制派人士批评公务员作风懒散,缺乏国家基本认识,而泛民人士则是逮住机会大肆嘲讽。

据“香港01”报道,对于上述错误,不论香港政界人士还是大陆学者均在消息群组中大表惊讶,批评公务员素质欠佳。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港府部门这类低级错误时有出现,但此次事件严重之处在于,这是一场面向公众甚至国际媒体、全程直播的记者会,非常容易被媒体发现、拍下,并且图文并茂地广泛报道。

对于有前政府官员指,目前没有人为特首出席记者会前打点细节,连面向公众的背景板都没有人检查,认为是欠缺新闻统筹专员所致,刘兆佳则说,这些低级错误不一定要一名高级官员指出,任何一名有常识的普通公务员也能看出来,未必需要新闻统筹专员。

他指出,问题是在这些大型记者会中,一幅面向公众的背景板竟然无人仔细检查、负责统筹,质问“这些背景一定有很多人看过吧?怎么可能会错?”他因此质疑,政府部门内有人“做事漫不经心”,希望特区政府经一事长一智。

建制派议员何君尧今天在立法会上也借题狠批政府公务员连这么大的错字都没检查出来,指公务员须为“误写国号”一事负上责任。

建制派议员何君尧狠批政府公务员连这么大的错字都没检查出来,指公务员须为“误写国号”一事负上责任。(中新社)

他质问,小学一年级已经在教写“中华人民共和国”,怎么会写出“中国人民共和国”?直斥“这种错字写得出就已经是‘无脑’”。他还说,虽然不好讲这是有心还是无心,但无论如何都够离谱。

另一方面,曾担任民主派初选顾问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在面簿上质疑特首办的这种错误“不正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口中的‘软对抗’”?

他还要求,邓炳强应好好拷问办事不力的所有人,包括背向“中国人民共和国”的上司林郑,以“清理门户”。

时常撰文批评特首和港府的专栏作家陶杰则在面簿上嘲讽说“齐心聚全运”变成了“齐心罪中华”。如此大的错字高挂会场,理应经过层层检验,而会场内全体官员、运动精英、宾客,居然没有人发声纠正,“证明以上各阶层人士无一个将心放在各自的工作任务,无一人将心放在所谓的全运会,当然亦无将心放在所谓的‘中国人民共和国’的国体之上”,直言是“人人照剧本做人肉布景板,或者念台词演戏”。

陶杰还戏谑道:“希望在正式道歉之后,中国人民可以息怒,而特首可以连任啦。”

陶杰在面簿上嘲讽此事为“齐心聚全运”变成了“齐心罪中华”。(互联网)

香港公务员下一步怎么走?

过去两年一系列的社会事件和政治风波,令香港公务员的政治忠诚度受到质疑。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就曾经有公务员发起了集会,还吸引大批公务员出席,声援抗议者。

今年1月,港府向在职公务员发信要求签署宣誓声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若没有合理原因而拒绝签署声明,港府将根据情况展开中止聘用程序,试图用“宣誓”的方式来验证公务员“爱国爱港”的忠诚,此举被建制派港媒称为“特区建设重要里程碑”。

到了5月,已有17万香港公务员签署声明,完成宣誓。但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7月24日透露,有129名公务员拒绝签署宣誓声明,其中约70人已离职或完成有关程序。其余的,相信至此也已离职。

今年5月,已有17万香港公务员签署声明完成宣誓。(香港政府网站)

假定政治忠诚度这种唯心问题可以用宣誓来筛查,那么眼下香港公务员大打折扣的专业形象,以及因为长期对大陆社会和基本国情缺乏认识而造成的政治不敏感,又该用怎样的具体措施来补救呢?

其实,早在1991年,当时的港英政府已提出建议,要求中国大陆高校对香港公务员进行短期培训,目的是全面系统介绍中国国情及政策法规。而香港回归后,公务员赴京培训规模更进一步扩大,中国国家行政学院为香港公务员开设国情研修班更成为一种传统,多所大陆高校后来也陆续开办了公务员国情培训课程,港府也先后与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展开公务员交流计划。

不过,这些课程、交流计划毕竟还是属于短期的培训,涉及的人员少,时间也短。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今年4月透露,正与大陆部门商讨加强香港公务员培训,包括让公务员到大陆单位“挂职”一段时间,聂德权隔月又称,香港公务员前往大陆培训的机会将增多,培训的深度、广度及全面性也会提升。

换句话说,香港公务员的国情培训将扩大规模、延长时限,当局甚至在考虑要求公务员必须在三年试用期内修完大陆培训课程作为长期聘用的硬性条件。港府的宣布释放出更加强烈的陆、港“融合”信号,也必将对香港公务员系统产生深远影响。

由中国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经济日报》今年5月在谈到香港公务员到大陆挂职学什么的时候,就提到,“挂职”计划将有利于落实巩固“爱国者治港”原则,有利于香港公务员树立大局观和统筹意识,有利于香港公务员培养奋斗精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