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为什么要加入CPTPP?

2018年3月8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在智利圣地亚哥签署。(资料图片)
2018年3月8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在智利圣地亚哥签署。(资料图片)

字体大小:

据中国商务部发布,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昨天(16日)向《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中国称《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两国部长还举行了电话会议,就中国正式申请加入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

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底已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表态,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消息昨天深夜传出来后,还是马上在中国内外引起震动。

CPTPP的前生今世

这种反应跟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被视为美国主导的“排中”经贸圈有关。

TPP最早的构想由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几个成员国提出,美国等其他国家后来陆续加入,美国更因为其经济体量成为主导国家,其目标是对全球贸易规则进行升级,打造一个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自贸协定。由于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出“亚太再平衡”政策,并曾直言“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TPP便给解读成美国在经济层面抗衡、排除中国的工具。

TPP辛辛苦苦谈到2016年终于签署了,成员国各自拿回家去争取国会通过才能正式生效,然后特朗普2017年1月上台,大笔一挥,美国就退群了。结果是日本接棒,把20条针对知识产权、由美国强力主张但他国多持反对意见的条文冻结,将TPP改组为CPTPP。

作为TPP的缩减版,CPTPP保留了TPP超过95%的内容。这意味着在其框架下,成员国间95%的货物实行零关税,而且对知识产权、数据流动、环境、政企关系都有比一般自贸协定更精准、更高标准的规定。

例如,CPTPP限制国有企业获取政府补贴,要求缔约国相互分享各自国企的信息,消除国家对市场的过度干预。又如,CPTPP要求缔约国政府采购时,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对外企和本国企业采取同等待遇;禁止将设立数据中心作为电子商务企业市场准入条件,禁止要求电商企业转让或获取软件源代码;为海外经营者提供更宽泛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

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缔约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等11个国家,覆盖4.98亿人口,签署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10.6万亿美元(14.27万亿新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少了美国,CPTPP虽然分量大减,但仍是全球第三大自贸区。

美国今年虽然换了新总统,国内政治压力依旧,看来暂时无望回归CPTPP,中国却来申请入群了,难怪中国网民纷纷讲起笑话:“加入包围我的包围圈”“闯入敌军大本营”“前任栽树后人乘凉”“所有美国退出的群,中国都想进去,而且没准还能当群主”。

更有网民戏说,CPTPP的全称是“Communist Party's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正式译名为“党领导下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确实,如果中国真的加入CPTPP,以中国近14亿的人口、近14万亿美元的GDP,肯定会成为群内的龙头老大。CPTPP的体量,也会比较接近本区域的另一个自贸群、也是全球最大的自贸圈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中国为什么要加入CPTPP?

话说回来,中国既然已经是RCEP的缔约国,为什么还想加入逾半成员国与RCEP重合的CPTPP?

美国《华尔街日报》今天的报道就形容,中国是“迅速采取行动应对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遏制其在太平洋地区野心的努力”。意思是说,中国选在这个时间点来公告天下自家申请加入CPTPP,是瞄准美英澳三国在美东时间周三(15日)宣布成立的新三边安全倡议“AUKUS”。在这项安全、防务合作安排下,近年与中国关系节节恶化的澳大利亚,将获得美英技术转移支持其自制核动力潜艇。中国昨天已经抨击这项计划“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

“AUKUS”之余,澳大利亚和美国周四(16日)更宣布扩大军事合作,同意增加所有类型的美军机部署至澳大利亚。

中国因为经济的强势,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华尔街日报》指出,美、英、澳之间的协议,部分意图就是要牵制中国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而中国的反应就是亮出自己最大的皇牌——经济力量,申请加入CPTPP,“以眼还眼”。

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今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申请加入CPTPP一事与“AUKUS”完全无关,中国正在推动区域融合,而“AUKUS”却在倡导战争和破坏。他也说,一年来,中方根据CPTPP有关规定,与各成员进行了非正式接触,在对CPTPP协定条款进行了全面研究评估基础上,按照有关程序和步骤正式提出申请加入CPTPP。

赵立坚就是在告诉大家,中国都已经研究评估一年了,昨天提出申请跟“AUKUS”没啥关系。

实际上,中国外长王毅最近的东南亚之行,也在新加坡谈过加入CPTPP一事。新加坡外长维文医生9月13日与王毅会晤时,就对中国对于CPTPP的兴趣表示欢迎。

赵立坚今天指出,中国认为加入CPTPP有利于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也有利于促进全球日后经济复苏,贸易发展和投资增长。

但他没讲出来的是,美国现任总统拜登计划组建“民主国家联盟”,联手盟友来抵抗中国,北京因此必须做出布局和应对,而提出加入CPTPP就是从经济层面应对的一部分,反将一军,化被动为主动,加入原来是要对付中国的组织,最后甚至可能是插手制定规则。

有官方色彩的微信公众号“牛弹琴”就说,中国下的是一盘影响深远的外交大棋局。

确实,如果美国不重返CPTPP,亚太地区的两大自贸协议(RCEP和CPTPP)都没有美国的身影,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将会进一步“此消彼长”。反观中国,如果成功加入CPTPP,则将在亚太经济一体化中扮演关键的推动力量,也将在和美国扩大朋友圈、拉拢盟友的竞争中,将美国的几个传统盟友(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

从WTO到RCEP到CPTPP

除了外交棋步的考虑,有经济学家说,如果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是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和国际分工的第一步,加入RCEP是第二步,加入CPTPP则将是第三步。

数据上看,CPTPP体量是不如RCEP,但RCEP包含的是东亚、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国家,CPTPP的范围更广,还包括加拿大、秘鲁等这样的环太平洋国家;RCEP包含较多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在服务和投资的开放程度不如CPTPP。而中国认为自己的经济开放力度已经增大,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敏感行业的开放,CPTPP显然更关键,其标准不仅高于世界贸易组织,更高于目前大多数的自贸协定,包括RCEP,是全球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报告,如果中国加入CPTPP,到2030年时,中国国民收入有望增加2980亿美元,CPTPP其他成员也是受益匪浅,有望增收6320亿美元。

至于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申请加入,布鲁塞尔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主任李-牧山(Hosuk Lee-Makiyama)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认为,这是中国领导人完全理性的算计,由于中国市场在冠病疫情席卷全球之际强劲推动经济复苏,中国持有的底牌再好,也不会比现在更好,或者说,CPTPP拒绝中国加入的成本,永远不会比现在更高。

中国“入群”申请碰壁的可能

不过,如果因此而说中国“入群”必成,倒也未必。

日本外长茂木敏充今天在东京受访时说:“日本必须适当地研究,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达到CPTPP的高标准。我们将与其他成员国协商并处理这个问题,同时考虑战略的问题。”

茂木敏充也说,英国的申请将首先得到处理。英国今年早些时候已经提出申请加入CPTPP,并计划在2022年底前结束相关谈判。

中国要加入CPTPP,需要取得现有成员国一致同意。也就是说,先撇开日本不谈,中国要入群,还得跟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近年双边关系越搞越紧张的国家谈判?呃……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前美国代理副贸易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悲观:“即使不是不可能,也很难看到(中国)如何会接受CPTPP管制国有企业、劳工、电子商务、数据自由流动等的规则,以及全面的市场准入承诺。”

研究中国法律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高树超则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和CPTPP现有成员国将能够解决一些分歧,特别是当这些国家意识到,中国将成为他们最大的市场,而美国不会很快加入时。但他也说,这个情况不会很快发生,因为中国“加入(CPTPP)的过程大概会拖上几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