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恒大的潜在违约对西方债券基金构成冲击

字体大小:

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可能发生的违约,正让欧美地区追逐中国公司债市场高收益的基金付出代价。

《华尔街日报》指出,围绕中国恒大本月可能无法如期兑付债券的担忧引发了针对其他中国房地产公司债的抛售潮,拖累了由Ashmore Group、贝莱德(BlackRock)、品浩等公司管理的基金。

虽然进入9月以来,中国恒大债券大多数时间的交投价格一直为面值的25%左右,但抛售潮在周一波及了其他大型开发商。据来自Advantage Data Inc.的信息,禹洲地产2024年到期、票面利率为8.5%的债券价格下跌约10%,至面值的75%。

对不良影响可能扩散的担忧周一冲击了美国股市以及国债收益率,据Tradeweb的数据,这推动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上周五的1.369%降至1.308%。

近年来,尽管中国出现了房地产泡沫的迹象,但西方投资管理机构对中国公司债券的购买却是有加无减。这些买家寻找的投资比其国内市场微薄的收益率更高,并且与发达市场相比,这些投资有望从中国的高经济增长中获益。《华尔街日报》称,许多人还认为,鉴于恒大的规模,中国政府会在恒大轰然倒下时出手救助。截至6月份,该公司欠债约890亿美元。

一些看好中国的投资者是新兴市场专家,比如Ashmore,其他投资者则是在发达市场和发展中市场进行交易的全球债券基金。

根据晨星公司的数据,Ashmore旗下一只规模较大的基金上周下跌了约1%,今年以来的表现比同类基金逊色3.62个百分点。英国金融家库姆斯(Mark Coombs)麾下的这家公司在2020年也表现不佳,其在阿根廷、厄瓜多尔和黎巴嫩的大笔押注接连失利。根据S&P Capital IQ的数据,其股票价格今年已经下跌了约20%。

贝莱德管理的一只全球收益基金上周下跌了约0.31%,2021年的表现落后于竞争对手约一个百分点。Ashmore的这只基金约有5%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企业,贝莱德的这只基金约为7%。

Ninety One的投资组合经理Alan Siow表示,有人担心恒大违约可能会在中国触发系统性危机,与当年雷曼兄弟在美国造成的影响类似,这种担心可能过度了,因为目前中国的其他房地产开发商运行良好。

Siow说:“我们不认为雷曼是一个恰当的类比。”Siow管理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基金不持有任何恒大债券,而是专注于寻找在“这种环境下最有可能取得成功的公司”。

不良债务对冲基金也把目光转向了中国的公司债券,希望趁着低价买入,之后通过债务重组或债市反弹卖出获利。纽约一家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说:“我们正在(对中国)做大量繁琐的研究工作。”

《华尔街日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称,最近几周,一众恒大债券持有人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打算建立一个有组织的谈判小组,参与到恒大与中国政府的重组谈判中。这名知情人士称,投资银行Moelis & Co.和律师事务所凯易正在为该委员会提供顾问服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