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佛媛露出的狐狸尾巴

中国近来兴起“佛媛”,她们另辟蹊径,拍下自己吃斋、念经、素雅一身双手合十的照片来吸引流量。(互联网)
中国近来兴起“佛媛”,她们另辟蹊径,拍下自己吃斋、念经、素雅一身双手合十的照片来吸引流量。(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以马术、奢侈酒店、英式下午茶为炫富手段的名媛风靡社交平台后,中国近来又兴起了“佛媛”,她们在本应是清净之地的佛门寺庙前穿着性感的小吊带搔首弄姿,引起许多网民不适,也引来了官方媒体的批评。

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的《工人日报》昨天(21日)发表题为《狐狸的尾巴哪是穿了袈裟就能藏得住的》的文章批评说,佛门清净,忽然混进去一群看似与世无争、实则物欲横流的名媛,实在是罪过,呼吁“佛媛”的闹剧该结束了,更希望“名媛”这个词能回归美好的本意。

何谓“佛媛”?

照字面理解,这个词最初是指“礼佛的名媛”。但随着流量网红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掀起的各种“名媛风”,“媛”在网络用语中已经演变成了一个贬义词,含有讽刺意味,佛媛被用来形容打着“一心向佛”的幌子实为吸引流量变现的网红们。

佛媛在社交媒体上的兴起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首先,拍下吃斋、念经、抄经、素雅一身双手合十的照片,并配上诸如“观天地见众生,方得以省自身”“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类佛学语录,彰显自己在浮华尘世中,“何处惹尘埃”的清心寡欲,此乃初级阶段。

佛媛们秀出自己吃斋、念经、抄经等照片,并配上佛学语录,显示出与一般流量网红的与众不同。(互联网)
佛媛们秀出抄写的经书,但被网友指出顺序弄反。(互联网)

这个阶段的佛媛虽被人指摘矫情做作,但是作为网红大军中的一员,其浮夸作风倒也见怪不怪。

到了进阶版本,文案还是那些文案,但造型已经全面升级。佛门前、禅房内,以小吊带、香肩装和大长腿凹出冷艳、纯欲造型的佛媛们,不再满足于展现日常生活来吸引流量,而是祭出更大尺度的照片来博取眼球。她们往往身着开衩或无袖的性感旗袍,画着精致的妆容,甚至带着抄有佛经的美甲,出现在热门的寺庙佛堂打卡。

佛媛中流行的佛经美甲(互联网)
佛媛还会在禅房内,以小吊带、香肩装和大长腿等凹出冷艳、纯欲造型,祭出大尺度照片来博取眼球。(互联网)
一名佛媛手持团扇,身着抹胸装,在写着经文的书桌上佯装伏案沉思。(互联网)

同时,这些佛媛还不忘在造型中加入奢侈、时尚元素。例如广为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自称是北大环境工程系的佛媛身穿碎花吊带裙,将海青(礼佛时穿的衣服)当作配饰随意披挂身上,站在舟山普济市门口的“南无观世音菩萨”字样前拍照,而在其精心搭配的淡雅色调下,手上那只白色Dior手提包格外引人注目。

一名佛媛将海青(礼佛时穿的衣服)当作配饰随意披挂身上,站在舟山普济市门口的“南无观世音菩萨”字样前拍照,手上还提着一只白色Dior包。(互联网)

有网民指出,作为佛门僧俗二众礼佛时所穿的衣服,海青有海青的穿着方式,正常情况下,其他衣物将被遮住,双手需端于胸前,而视频中的佛媛却将它当作披肩随意披挂,简直是亵渎佛法。

但这丝毫不会妨碍佛媛沉醉在潜心修佛的氛围中,这个抖音账号名为“PP不在”的佛媛在视频中配文道,心静则身安,万物静观皆自得,并强调“修心修身”。

正如网民总结的那样,佛媛们句句(文案)不离佛语,张张(照片)不离世俗。

尽管佛媛们的做法饱受争议,但她们凭借着清流人设却又不失世俗魅力的风格异军突起,从一众单纯晒下午茶、晒珠宝首饰、名牌包的炫富名媛中突围出来,并迈向了第三阶段,流量变现。

网红佛媛晒自己抄经的日常生活,但被指桌边放着的名牌包才是这张照片的主题。(互联网)
佛媛们晒出的照片总有名牌奢侈品的声影。(互联网)

佛媛的流量变现

有报道指,佛媛们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接广告,以及售卖服装和礼佛物品,利用私域流量卖货“结缘”,讽刺“佛媛”实为“售货媛”,直斥是“假装礼佛抄心经,其实满脑子生意经”。

抖音粉丝达36万的佛媛网红“chanchan”,在微信朋友圈中带货,货源则声称是来自浙江杭州四季青批发市场和淘宝。

佛媛网红“chanchan”在朋友圈中带货,实现流量变现。(互联网)

据了解,在“Chanchan”化身佛媛之前,她营造的人设是各大奢侈品牌活动的常客,经常穿梭于法拉利私享会、LV等私人晚宴,且坐享VIP待遇。

今年过年时,chanchan还自称爸爸给了666万(人民币,下同,139万新元)支票为她贺新年,但被网民戳破,“公司章不能转入私人账户,这是张废票”。chanchan只好回应,“只是跟风发一下,图个开心”。

网红佛媛“chanchan”自称爸爸给了666万人民币支票为她贺新年,但被网民戳破是废票。(互联网)

显然,chanchan是佛媛还是名媛并不重要,她最重要的身份是善于营销、吸引流量达到变现目的的网红。佛门抄经还是法拉利晚宴都不过是这个核心身份的外壳罢了。

另一网名为“芋不想乖”的佛媛也被发现开了同名淘宝店,售卖的是属佛媛标配之一的旗袍,她还会在微信售卖串珠、手链、平安锁等。有网民指出,其标价上百元的平安锁,在淘宝等平台上只用50元甚至20元就能买到同款。

无怪乎《工人日报》在上述评论文章中指出,看着“佛媛”的社交发文下面的各种购物链接,让人不由想到《西游记》里各色妖孽,并称“佛媛”们在镜头里意欲将自己打造成超凡脱俗的下凡仙子,但不能忘了人间富贵花的人设,反正信佛是假的,名牌也是假的,“只有骗流量、挣快钱的想法是没有变的”。

流量无边,回头是岸?

随着个人活动向社交媒体的不断渗透,网民的高度参与催生出以流量为王的网红文化,也带动了“网红经济”。

以薇娅、李佳琦、李子柒等为代表打造出的“网红经济”重塑了传统商业模式,也获得了中国官方的一致好评和大力支持。

以薇娅、李佳琦等为代表打造出的“网红经济”获得中国官方一致好评。(中新社)

然而,高速发展的网红经济也滋生出许多社会乱象。诸如一度风靡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吃播”视频因涉浪费严重,在去年8月被央视点名批评。随后相关平台搜索“吃播”“大胃王”等关键词,就出现“文明吃播,珍惜粮食”等提示。还有平台对“以多吃为主题的吃播秀”进行了整治,并对违规者封号。

今年4月,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批评“喝播”视频“不仅损害主播的身体健康,造成食物浪费,更宣扬了畸形审丑心态,严重破坏行业健康生态”。

文章还指出,“流量为王”成了相关行业的导向和追求。在这种模式下,许多创作者不惜用恶搞、扮丑、哗众取宠甚至“打擦边球”的方式增加关注,以获得流量。

从吃播到喝播,从语出惊人、被永久封号的“郭老师”到现在打起佛门主意的佛媛们,无一不是这种模式下的衍生品。

中国国家广电总局本月2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简称《通知》)中,把近期的文娱产业整肃行动范围明确步扩大至网红领域。《通知》还强调,要坚决杜绝畸形审美,抵制低俗网红等泛娱乐化倾向。

中国官方正大力推进的网络空间“清朗”行动也将对网红乱象进行整顿,这些佛媛们或许正如网民们所言那样,迟早都会被收服。

不过,在强大的流量经济驱使下,收服了佛媛,还会出现其他媛,如何从根源上切断“流量为王”的套路已经讨论多时,但似乎至今还没有回到岸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