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百岁诞辰提邓稼先:后50年我们千里“共同途”

字体大小: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昨天在百岁生日研讨会上感怀50年前“两弹元勋”邓稼先写给他的信中提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杨振宁说,“我懂你‘共同途’的意思,我可以很有自信地跟你说,我是后50年合了你‘共同途’的途,相信你也会满意。”

根据“清华大学”微信公众号,杨振宁出席由清华大学、中国物理学会、香港中文大学主办的“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时回忆了自己1971年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感受和经历。

杨振宁说,自己是50年前第一次访问中国,那个访问是人生中非常非常重要的访问,因为使他对于中国第一次有了一点认识,这个认识对于以后50年的人生轨迹有着非常大的影响。那次访问,他见了参与中国原子弹制造、同时是自己多年好友的邓稼先。

杨振宁回忆说,中国的原子弹爆了之后,美国的报纸很快就有种种的消息,其中一项说是涉及中国原子弹的重要人物,就有邓稼先。他说,邓稼先是他的中学、大学、在美国的知心朋友,他们的关系不止是学术上的关系,也超过了兄弟的关系。

杨振宁忆述当时美国报纸称中国主席毛泽东派了个飞机到陕北,去找美国的一个叫做寒春(编者注:寒春的英文名为Joan Hinton,核物理学家,1921年10月20日出生在芝加哥,2010年6月8日去世)的物理学家到北京去帮助中国制造原子弹。 

杨振宁很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对的,想知道中国的原子弹是不是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因此在1971年访问尾声,就此询问了到机场送机的邓稼先。

邓稼先在和组织确认后被告知,没有外国人参加中国原子弹的制造,除了在最先的时候略微有一些苏联人的帮助,后来基本上是中国人自己做的。于是通过书信的方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振宁。

邓稼先在信中还说,这次和杨振宁见面几次,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东西似的,细想起来是有“友行千里心担忧”的感觉。因此心里总是盼望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

杨振宁说,当时没有看懂这句话,但想了想,知道“千里共同途”是一个很深的意思。

杨振宁接着说,最近看到他这封信发表在一本新书里(注:指2021年修订版的《晨曦集》),仔细看了以后,在时隔50年后想跟邓稼先说,“稼先,我懂你的‘共同途’的意思,我可以很有自信地跟你说,我是以后50年是合了你‘共同途’的途,我相信你也会满意。再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