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两岸新战场——CPTPP

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缔约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等11个国家。图为2018年3月8日,缔约国官员在智利圣地亚哥签署CPTPP。(互联网)
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缔约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等11个国家。图为2018年3月8日,缔约国官员在智利圣地亚哥签署CPTPP。(互联网)

字体大小:

继中国大陆上周提交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的申请后,台湾昨天也申请加入,这一前一后的动作,在外界看来,竞争意味十分浓厚。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兼经贸谈判办公室总谈判代表邓振中,今天在记者会上就此毫不讳言:“中国(大陆)在国际上一直阻扰台湾的活动空间,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事情。因此,如果中国(大陆)先入会,台湾的入会案当然会有相当风险。”

但邓振中认为,CPTPP谈的是各国体制、开放程度以及是否愿意遵守协定内容。他强调,台湾与大陆是完全不同的体制,台湾拥有完整的市场经济,且是以民主法治作为基础,法规透明、尊重私人财产。CPTPP应该要就不同案子的实质条件审查,“不该让两案有所牵连”。

邓振中向CPTPP成员国喊话,想传达的信息显然是:台湾比大陆更有条件加入高门槛的CPTPP,希望台湾入会申请不会受到大陆因素的影响。

邓振中也说,台湾是以“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的名称申请,因为该名称争议最小。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兼经贸谈判办公室总谈判代表邓振中,今天在记者会上说,CPTPP谈的是各国体制、开放程度以及是否愿意遵守协定内容。(中时新闻网)

“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是目前台湾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会籍名称。台湾与其他国家签署经贸协议也多以此名义,它突显单独关税区的属性,免除“国别”身份引发的政治纷扰。

中国外交部今天表示,“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进行官方往来,坚决反对台湾地区加入任何官方性质的协议和组织”。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也说,台湾参与区域经济合作,必须以一个中国原则为前提,反对民进党以经贸为由拓展所“国际空间”、进行谋“独”活动。

澳大利亚柏斯美亚中心的杰弗瑞·威尔逊博士(Dr Jeffery Wildon)认为,CPTPP的会员国让台湾加入该组织并不会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因为这类经济协议不需要是主权国家参与,台湾可以作为单独关税区加入CPTPP,就像加入WTO那样。

但无可避免的是,两岸在间隔不到一周内相继提出申请,显然给CPTPP成员国出了道难题,接下来也势必引发激烈的游说战。四个可能的结果是:一、两岸同一天入会;二、两岸同时无法入会;三、一个成功入会、另一个申请失败;循WTO模式,大陆就比台湾早那么一天入会。

台湾能否成功加入,不仅要在经贸上符合这个群的高标规定,最大难度还是要越过政治这一关。

台湾台北市著名的地标101大厦。(法新社档案照)

CPTPP游说战

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在2017年特朗普执政时期退出后,目前由日本主导。

CPTPP的11个成员国为: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文莱、墨西哥、智利和秘鲁。要成为CPTPP成员,就必须征得全部11个成员一致同意。

目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已经表示欢迎中国加入。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今天在记者会上对中国大陆释放友好信号称,“CPTPP是一个开放的自由贸易协定”,越南愿意与大陆分享经验和信息,帮助大陆加入CPTPP。在被问及台湾提出申请加入时黎氏秋姮说,越南将与其他CPTPP成员国就该请求进行磋商。

秘鲁新总统卡斯蒂略上任后第一个会见的外交官是中国大使,台湾媒体推想秘鲁可能会靠向大陆。

对于中国申请入会,墨西哥持慎重态度。日经中文网分析称,如果中国加入,吸引此前退出CPTPP的美国重返将变得困难,而墨西哥的最大贸易伙伴是美国,因此墨西哥难以表示支持。

澳洲贸易部长特汉上周表明,除非北京撤销对澳洲产品的报复性关税,否则澳洲不会与中国就加入CPTPP展开谈判。

澳洲贸易部长特汉上周表明,除非北京撤销对澳洲产品的报复性关税,否则澳洲不会与中国就加入CPTPP展开谈判。(互联网)

中国加入CPTPP是为“经济恩惠”还是“政治威胁”,相信是各成员国看待中国入会申请的考量之一。不少分析认为,如果中国真的加入CPTPP,以中国近14亿的人口、近14万亿美元的GDP,肯定会成为群内的龙头老大,这势必也会引起美国的关注。

另有分析指出,美国虽然退出CPTPP无法参与两岸入会申请的讨论,但可透过《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与AUKUS等机制,对加拿大、墨西哥、澳洲等国发挥影响力。

台湾为何要此时申请?

CPTPP由日本主导,日本也是今年的轮值主席国,新加坡明年接棒。

中国大陆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日本与台湾关系也很友好,外界一般认为日本担任轮值主席国将助台湾一臂之力。

邓振中今天在记者会上也说:“今年的主席国是日本,我们跟日本有很多交换意见的机会,各位可以看得出来,我们跟日本的关系,日本在很多地方,我们都是彼此相互合作,有些时候,我们有能力的时候,我们帮助日本,在日本有能力的时候,帮助台湾,那么所以我们的交往是非常密切。”

据共同社报道,对台湾申请加入CPTPP一事,正在纽约访问的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表示“欢迎”。与之对比的是,日本上周对大陆申请入会一事持谨慎态度。

路透社引述日本经济部长西村康稔说,日本认为有必要观察大陆是否做好准备达到CPTPP的高标准。副首相兼财长麻生太郎还公开质疑,大陆遵守CPTPP对国企的严格规定吗?“这是认真的吗?”

日本经济部长西村康稔去年7月在东京一场记者会上发表讲话。(路透社档案照)

自从大陆和日本之间的关系今年初起不断恶化后,日本就与台湾靠得越来越近。不仅送了上百万剂冠病疫苗给台湾,日本在7月中旬公开本年度国防白皮书内容时,还首度列明台湾对于日本的重要性。7月初,麻生太郎更公开表示,如果大陆入侵台湾,日本将认定为“存亡危机事态”,届时美日两国要一同防卫台湾。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也引述一名日本外交官说,日本非常热衷让台湾尽快加入该协定,“因为一旦中国(大陆)加入,台湾入会将变得几乎不可能”。

但这名外交官也说,台湾正在准备,但整个入会过程费时一年或更久,对日本而言,“护卫此案过关,或许为时已晚”。《日本经济新闻》提及,有负责国际贸易政策的日本官员说,日台之间没有签署过自由贸易协定(FTA),“因为从来没有进行过有关签署协定的磋商,所以无法评估其加入CPTPP的难度。”

台湾内部纷扰是阻碍

一个可能阻碍台湾加入的因素是,台湾仍禁止进口日本福岛附近生产的食品。自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灾以来,台湾禁止从福岛及周边四地进口食品。这个问题一直是台湾是与日本的一个摩擦点。2018年,台湾的一次公投也显示,绝大多数台湾人支持保留该禁令。

《金融时报》就此分析指出,台湾朝野在开放进口食品问题上斗争激烈是台湾入会的重大障碍之一。

此前,台湾总统蔡英文开放含符合国际标准的瘦肉精美猪进口,受到反对党掣肘,12月将对此举办公投;可以预料的是,如果三年前福岛食品公投案的结果再度上演,台湾加入CPTPP的前景注定将蒙上层阴影。

一名男子在一座可以俯瞰台北市区的山丘上运动。(法新社档案照)

台湾为什么要加入CPTPP?

话说回来,台湾此刻提出申请,不仅是想抓出日本当轮值主席国的契机,更深一层的原因或许是经济考量——避免在区域经贸进一步被边缘化。

去年,台湾已没能加入由大陆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该协定成员国涵盖亚细安(大陆称东盟)十国,以及韩国、中国大陆、日本、澳洲和新西兰,被称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

虽然,台湾在过去这一年享有不错的经济成长,但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加入各项区域经济集成,长期当“门外汉”的台湾,多少都会受到波及。

根据台湾经济部门的数据,台湾与RCEP成员之间的贸易占贸易总量的59%,投资额则占对外投资总量的65%。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研究结论是,台湾如果未加入RCEP,到2030年时出口值将减少80亿美元。

因此,如果台湾此次也没加入CPTPP,恐怕届时损失的不只是80亿美元了。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国发会主委龚明鑫今天说,随着许多国家陆续申请加入该协定,除大陆之外,表达想加入的国家包括韩国、泰国、印尼、菲律宾等,若这些国家陆续加入、台湾却没有加入,将使得整体经济受到“-0.5、-0.6%”的打击。台湾在过去十年的经济平均增长率仅有2-3%左右。

两岸争相申请加入CPTPP,最终结果如何,短期内相信不会有答案,因为任何一个成员都可以拖延或实际阻止大陆和台湾的申请。可以肯定的是,两岸角力战已沿伸至CPTPP战场,当然背后还有美国的影子。

《日本经济新闻》就分析称,台湾申请加入CPTPP的新动向是中美对抗的“最前线”,CPTPP则是“前线”中的一个重要舞台,除了经济层面,还有安全保障的考量,意味着外交交锋将变得更加激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