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孟晚舟与两个迈克尔经历了什么?

孟晚舟(左)、斯帕弗(右上)与康明凯(右下)近乎同时重返故乡,但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法新社)
孟晚舟(左)、斯帕弗(右上)与康明凯(右下)近乎同时重返故乡,但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法新社)

字体大小:

孟晚舟、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异国熬过一千多个长夜后,终于返回故乡与亲友团聚。关于他们所经历的一切,背后的政治分析不绝于耳:外交政策的角力与计算、国家民族的输赢与荣辱,各种宏大的讨论铺天盖地,而关切他们个体经历的声音相较甚少。

虽然中美难得口径一致地否认了“人质交换”的说法,但毋庸置疑的是,孟晚舟与两个迈克尔或多或少受大国交恶与政治博弈的牵连,身不由己。他们的归程以及过去三年的经历有哪些异同?两国网民的反应又有什么特点?

孟晚舟的回家(上)与两个迈克尔的回家(下)在氛围上有不小的差别。(路透社)

两种回家方式

孟晚舟回家的“仪式感”从离开加拿大前就开始了。当地时间9月24日获释的她在登机前就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她后来在政府包机上撰写感言时,中国媒体已大肆报道,社交媒体上,欢迎孟晚舟回家、中国实力强大的呼声此起彼伏。

孟晚舟的包机是上周六(25日)晚上约10时抵达,但不少民众下午已在深圳宝安机场聚集,他们举着横幅、标语、唱着爱国歌曲。机场与深圳最高楼平安大厦都打出“欢迎孟晚舟回家”的字样。官方媒体央视在包机抵达四个小时前就开始全程直播。官方统计,总观看量近4.3亿、点赞超4亿,比美国和加拿大的总人口还多。

有不少民众聚集在深圳机场迎接孟晚舟回家。(法新社)

孟晚舟最终穿着一袭红裙,踏着红地毯出现在众人视野。她接过鲜花,向在机坪迎接她的人们挥手、鞠躬,并再度发表了一段简短讲话。

从舆论上看,她是主角,却似乎不是焦点。虽然孟晚舟在两次讲话与一篇感言中都感谢了国家的帮助与关怀,但那些涉及个人经历的内容,在中国媒体与舆论中似乎处于次要位置,不少中国媒体与网民沉浸在外交胜利的狂欢中,更热衷于讨论中国红。

她在深圳机场哽咽地说:“异国他乡的漫长等待,充满了挣扎和煎熬”。(路透社)

例如,孟晚舟在加拿大说,作为母亲与妻子,过去三年的生活被“翻了个底朝天”;她在飞机上写道,自己“一次次坠入深渊,又一次次闯入暗夜”“泪水抱怨化解不了愁苦”;她在深圳机场哽咽地说:“异国他乡的漫长等待,充满了挣扎和煎熬”。

“孟晚舟式”的回家,充满着锣鼓喧天、英雄凯旋而归的气象。相较之下,两个迈克尔的回程则没那么热闹。在孟晚舟案中饱受批评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前往卡尔加里(Calgary)接机,在昏暗的机坪与两人相拥。看不到大批民众迎接,两人也没有发表什么讲话。

康明凯(机舱内左)和斯帕弗(右)在本月25日乘坐加拿大政府包机,飞抵卡尔加里(Calgary)(中通社)
康明凯(右)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相拥。(路透社)

加媒报道,两人在机库喝了杯咖啡、吃了些点心,斯帕弗留在卡尔加里与家人团聚;康明凯则乘坐另一架飞机回到家乡多伦多。他告诉当地记者,自己的心情“非常好”。他说:“能回到加拿大的家真是太棒了。我非常感谢所有为我们两个人回家而努力工作的人。”

一张康明凯在机坪趴着亲吻土地的照片在推特流传。不少加拿大网民为之感动。他们与中国网民一样在社交媒体上欢迎两个迈克尔归国。不同的是,加拿大网民的评论较少谈及外交与国际形势,而更多关注个人:“他们看起来气色不错”“能回家一定很开心”“赶紧给他们芝士汉堡,难以想象中国监狱给他们吃什么”“我打赌在中国承受的压力一定使他们苍老许多”。

特鲁多的摄影师斯科蒂(Adam Scotti)捕捉到一张康明凯在机坪趴着亲吻土地的照片。(斯科蒂推特)

也有些网民戏谑嘲讽,加拿大情报局在推特欢迎两个迈克尔回国后,就被一些网民调侃“不用隐瞒了?”“难道他们真是间谍?”整体而言,两个迈克尔归国,整体氛围也较为轻松、更为私密与个人化。

异国他乡的经历

2014年被中国拘捕并指控犯间谍罪的加拿大传教士加勒特(Kevin Garratt)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归国的两个迈克尔“应该需要一些时间恢复”。加勒特称,斯帕弗被关押的监狱就是他当年被关那所,“所以我非常清楚那个地方发生什么事情”。

他形容,那里有着非常严格的军事环境,没有个人选择,想吃什么或阅读什么的选择也没有。他还说,自己前六个月被关押在一间“漆黑的牢房”。

加勒特的妻子朱莉娅(Julia Garratt)当时也一起被捕,她2019年受访时也形容过在中国监狱的经历:被关在一间日夜开着灯的房间里,连睡觉都有灯光照在脸上;每天接受长达六个小时的审讯,两个月后会再问同样的问题,然后比较答案,让人精疲力尽;虽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但有看守日以继夜看着他们,任何基本必需品——水,牙刷——都得开口向守卫要。

不过,加勒特夫妇叙述的是他们被指控犯间谍罪遭到的待遇,两个迈克尔是在特殊的情况下被捕,他们是否也是受到同等对待,还有待他们休息过后对外叙述和坦露。

加勒特(左三)的妻子朱莉娅(左二)2014年在中国上海被拘捕。(法新社)

2016年9月,加勒特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期间亲自斡旋后,终于被遣返回加拿大,与同年早些时候离开中国的朱莉娅团聚。

而根据彭博社今年年初的报道,孟晚舟在温哥华过着“富裕的生活”,她能在特定时间与范围内活动,除了在圣诞节包下餐馆与14名宾客共享晚宴,还在温哥华高档精品店购物。

不过,这与孟晚舟在被捕前作为“华为公主”的生活也必然大相径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月25日在推特贴出孟晚舟腿上解除电子脚镣后的淤青,孟晚舟在加拿大经历的痛苦,恐怕也是他人无法得知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月25日在推特贴出对比照片,显示孟晚舟腿上解除电子脚镣后的淤青。(华春莹推特)

未来的轨迹

两个迈克尔与孟晚舟都需要一些时间恢复正常生活。但孟晚舟在整个事件中与政治高度绑定,回到中国后更顶着一种光环,万众瞩目,不再是过去那个单纯的电信巨头高管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了,她能否回到以往的生活还是个未知数。

至于两个迈克尔,据中国官方的说法,两人“身患疾病”因此批准取保申请。虽然从照片上看,两人气色不错,但过去三年对身心的折磨,想必也需要一段时间愈合。康明凯也说,期待恢复在加拿大的平静生活,目前最想要做的是休息。

但有些加拿大网民似乎迫不及待,有个网民说:“两人应该谈谈在中国监狱里的经历,我等不及了。”

企业高管也好,普通老百姓也罢,都有可能受到政治博弈的波及。虽然个别经历有所不同,但同样身不由己。他们原有的生活被打乱,能否复原是个未知数。如果大国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或许有更多人的人生轨迹将被改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