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香港“向北走”

与深圳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的香港新界北。(中新社)
与深圳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的香港新界北。(中新社)

字体大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今天发表本届任期内的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也有人说是她竞选连任的初步政纲),提出《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要建设一个“北部都会区”。

这个“北部都会区”是什么概念呢?

-位于新界北部,面积约300平方公里,包括目前的元朗区和北区两个地方行政区,涵盖几个已发展成熟的新市镇及其相邻乡郊地区,以及几个处于不同规划及建设阶段的新发展区

-区内拥有七个跨境陆路口岸,是促进香港、深圳融合发展和联系粤港澳大湾区最重要的地区

-整个北部都会区发展完成后,总住宅单位数目将逾90万个,一共可容纳约250万人居住

-将建设国际创新科技中心,区内的职位数目将增至约65万个,包括15万个创科产业相关职位

-计划建设五个铁路项目,包括连接到深圳前海的港深西部铁路等

总而言之,北部都会区将会是香港未来20年城市建设和人口增长最活跃的地区。更关键的是,它代表了香港在与中国大陆融合大势已定之下,发展思维的转换。

新界北:从超级殡葬城到都会区

众所周知,香港开埠,是从港岛开始的,然后开发九龙,接着再开发新界,由南向北,由港九向周边新界兴建新市镇,但一直到现在,香港人说到“市区”,始终还是指港岛及九龙。

香港人向来视与大陆连接的新界北为边陲,港府也不例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那个引起争议的“沙岭超级殡葬城”项目。

这是什么项目呢?沙岭位于香港边境禁区文锦渡,与深圳商业中心罗湖仅隔了一条界河,港府2012年提出在此兴建集殡仪馆、火葬场和骨灰龛于一地、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超级殡葬城”,预计可提供逾20万个骨灰龛位。

换言之,其实就是一个所谓的“厌恶性”工程。港府当初规划时,大概只考虑到,这样的项目应该要远离寸土如金的香港市中心,结果就放到了人口密度较低的新界北区。资料显示,“超级殡葬城”选址距离文锦渡关口只有五至七分钟步程,驾车的话只要约两分钟,距离深圳居住区和商务区更只有约300米。可想而知,深圳当地居民当然大为不满,因为工程完成后,附近的民居不但得直视殡葬城,焚化炉还会不断带来空气污染。

港府原本计划今年第二季向立法会财委会申请拨款完成工程,却受到深圳网民、北京官媒、香港建制派阵营强烈抨击,项目被认为与北京力推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格格不入、会阻碍深港两地融合。

林郑月娥今年4月在立法会答问大会上受询时还称难以推翻规划逾10年的项目,但消息人士当时指出,以大湾区在北京眼中的重要战略地位,港府恐怕不得不从长计议。今天的香港《明报》也有报道说超级殡葬城的计划将会推倒,重新考虑选址。

这是因为,在新的发展思维下,新界北已经不再是边陲,而是大湾区的中心,是黄金地带、风水宝地。如果说过去香港的发展是“向南集中”,未来的发展重点,则将是“向北对接”。香港分析人士受访时,纷纷称之为“向北走”。

“解决香港房屋问题,‘向北走’已是无可避免。”香港立法会议员柯创盛接受中通社采访时说,土地紧张的香港已少有大规模的市镇发展,施政报告对新界北做出战略性规划,不仅找到可发展土地,更有助融入大湾区发展。

华兴证券(香港)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庞溟则指出,以往香港的建设重点在九龙和港岛,“向北走”是一个新的思维,而北部发展比起填海成本更低,也能避免填海引发的环保问题等争议,发展周期更快更稳妥,同时也呼应了香港融入大湾区的宏观施政框架。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说,施政报告没有列出北部都会区的具体落实时间表,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幅远景。

政治也要向北看

资深媒体人陈景祥指出,林郑发表施政报告前夕,最落力“深入基层、听取民意”的,不是港府高官,而是来自北京的香港中联办官员:主任骆惠宁及几位副主任连续几天“落区”,探访劏房户,到北区见市民、商户等,几乎是在“预告”施政报告的重要内容。

骆惠宁在“十一”国庆前夕访劏房户时,公开表明“中央领导多次强调,要加大力度来解决住房问题”,中央领导人被抬出来,足以显示香港房屋问题已不仅仅是民生问题,而已经提升为政治议题。今天的施政报告,有很大一块就是着墨于增加土地供应——这正是香港房屋问题的症结。

同样的,中联办副主任何靖9月30日探访新界北期间的讲话,也似在为北部都会区的发展点题:“香港融入大湾区是势在必行,新界北边境地区土地充裕,紧邻深圳,有着非常重要的经济价值和战略价值。”“深圳的发展速度很快,香港也需要加快发展步伐,争分夺秒,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大湾区建设核心引擎作用。新界北区位优势明显、经济价值突出,需要在更高站位上进行通盘规划,既要考虑区域功能定位、产业发展布局,也要与大湾区整体规划进行有效对接,促使深港两地产业聚集、人才汇集、优势融合,实现跨越式发展,发挥1+1>2效应。”

新界北与深圳的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只有一湾之隔,而“前海方案”乃是中国国策下的重大发展规划,放眼2035年,目标明确,未来14年势必雷厉风行推进。

反观香港,回归以前的新市镇项目,从概念首次提出到首批人口迁入,多数都不会超过10年,但是后来特区政府的新发展区计划,却无一例外都要花费10年以上的时间,何靖要香港加快发展步伐的讲话显然意有所指。

香港人口、就业、基建都要向北走之余,政治也难免要向北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