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万达高管集体换车

10月11日,中国一汽与万达集团宣布双方战略合作正式启动。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左三),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右三)出席启动仪式。(微信公号“一汽红旗”)
10月11日,中国一汽与万达集团宣布双方战略合作正式启动。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左三),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右三)出席启动仪式。(微信公号“一汽红旗”)

字体大小:

“一个亿小目标”火爆网络后,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一直保持低调。不过今日,王健林罕见露面,高调宣布和国企中国第一汽车集团(简称一汽)合作,并将亲自带头,把万达高管的乘车,全部换成中国民族品牌红旗汽车。

王健林表示,这不仅表达对中国国产品牌的信任和对民族品牌红旗汽车的信心,更是对中国制造的支持和信念。

本次合作中,双方除加深服务生态、能源生态、会员生态三大维度上的合作外,万达还将与红旗共同成立汽车服务公司。这意味着,继恒大、宝能等房企之后,万达也进入了汽车行业。

在新造车风口下,中国互联网巨头和房地产商扎堆涌入汽车行业并不少见,不过王健林选择一汽和红旗汽车合作,切入点似乎有所不同。

红旗是中国顶级汽车品牌,过去曾深受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喜爱,长期被用作阅兵等重大庆典活动的检阅车,在中国极具象征意义。在今年的国庆档,一汽红旗的E-HS9在热映的爱国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中,实力抢镜。

新华社2019年8月曾报道,“红旗”承载着中国汽车工业几代人的情怀与梦想。对于中国人而言,“红旗”不仅是一个著名的汽车品牌,更与家国情怀和文化自信紧紧相连。

深圳国际车展暨汽车嘉年华新能源及智能汽车博览会10月1日在广东深圳会展中心开幕。图为红旗车展区。(香港中通社)

由此可见,红旗的高端化之路具备天然的品牌优势。王健林和红旗汽车的热度,迅速将相关话题推上微博热搜榜,吸引近4亿阅读量。除了讨论各种汽车品牌和车型,还有不少网民如此评价王健林:“方向对了”“这路就走宽了”。

《华尔街见闻》分析指出,在万达商管赴港上市前的微妙节点,王健林的这一动作,绝不是闲笔。他想借力越来越出圈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知名汽车品牌,为万达商业再添一把火。

中国证监会官网8月30日更新信息,珠海万达商业管理集团8月20日递交《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审批》材料,进度跟踪状态在8月26日变更为“补正通知”。一旦获得受理,万达商管很快就能以“珠海万达商管”为主体,正式开启在港股的IPO程序。

命运多舛的万达商业

万达商管前身为万达商业。王健林第一次将万达商业推上资本市场,还是在2014年年底。当时,商业地产运营模式尚未获得行业及市场的高度认可,万达商业登陆港交所后,估值偏低,股价长期在净资产上下徘徊。

为此,王健林在2016年9月宣布万达商业退市,同时推动万达商业回大陆A股上市。当时拟上市的资产以商场、酒店和文旅项目三类为主,地产属性浓厚。但在2016下半年起,中国刮起调控之风,而且银保监会收紧房市融资渠道,房企在国内上市基本无望。万达商业陷入了漫长的IPO排队周期。

严厉的监管之下,万达走上“去杠杆”的道路。王健林在2017年7月开启“世纪大甩卖”,先将13个文旅项目和77家城市酒店的股权分别出售给融创及富力,减债超千亿。紧接着,又数次抛售海外资产回笼资金,一年多的时间里,清偿了2158亿元(人民币,下同,454亿新元)债务。

为了摆脱房地产属性,万达商业在2018年3月更名万达商管,上市主体从三变一,变为以万达广场为主的商业部分。王健林在2019年万达年会上高调发言,称未来万达商管将不再持有一平米房地产,展现去地产化的决心。

尽管如此,万达商业A股上市之旅依然无法改变终止的命运。去年3月,在A股IPO排队六年之久后,万达商业宣布撤回申请。数天后,引入珠海国资委的30亿元战略投资,重组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万达商管不持有物业,仅负责万达广场的运营管理。

轻资产后的万达商管,无疑是奔着香港市场去的。兜兜转转五年间,王健林又回到“原点”。根据万达商管与战投2018年初签署的对赌协议,公司需于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如今已经过去三年多。

王健林曾经说过:“万达商业是万达的核心企业,什么都能丢这个不能丢”。

今年一季度,万达商管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39亿元。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万达商管到期的公开债务为367.5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万达商管的有息负债规模为1809. 9亿元。这些都是万达商管急于上市,寻求融资的主要原因。

“你们的小目标回来了”

作为中国前首富,王健林也曾非常高调,说过“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只要万达进入的行业,其他企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有机会做老大”等脍炙人口的言论。

之后随着中国政府严厉控制房企债务水平,王健林壮士断腕,降杠杆,减负债,回流现金,给万达疯狂瘦身,近几年愈发低调。去年5月3日封面新闻还发表文章,指王健林已经“消失”100天。

此次王健林高调现身,以和国企、民族品牌红旗汽车合作的方式亮相,似乎有意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其实今年以来,王健林露面比之前频繁,接触了很多党政领导,其中大多是地方省市一把手。

王健林高调现身,以和国企、民族品牌红旗汽车合作的方式亮相,似乎有意回到大众视野中。(互联网)

3月26日,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省长韩俊会见王健林,感谢万达多年来积极参与吉林振兴发展。长春市市长张志军参与会见。

4月29日,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省长李炳军会见王健林,感谢他对丹寨县的帮助支持。王健林2014年底帮扶丹寨县脱贫。该县2019年4月脱帽,比计划提前两年。

6月12日,王健林作为座上宾,受到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赵刚的会见。当日万达投资建设的大型红色主题文旅项目“延安红街”开街。

8月17日,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市长廖国勋和王健林签约,承诺共同打造集文化旅游、商业购物、休闲娱乐等为一体的海滨文旅综合体项目。

据不完全统计,王健林还和大连市委书记胡玉亭、承德市委书记周仲明、眉山市委书记慕新海、肇庆市委书记范中杰、珠海市委常委肖展欣等官员会面。这些会面大多和万达在当地投资有关,会给地方带来就业和税收。

回顾王健林2012年在哈佛大学讲演时,所说的处理官商关系要领:“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有评论说,这其实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跟政府只恋爱、不结婚”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在经历了这几年的起起伏伏后,从“首富”到“首负”到现在,跟原本给他说成“有万达就没机会做老大”的国企央企合作,王健林似乎已修正自己。

中国房地产行业风云变幻,企业的高负债发展,从来都不是秘密。如今政策收紧,恒大债台高筑,深陷债务泥潭。对比之下,王健林2017年之后的“断舍离”决定,显得格外理智和正确。

在微博评论中,有网民调侃:“你们的小目标回来了。”虽然还有诸多问题尚未解决,但王健林将会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公众,万达又将何去何从,值得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