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青年看守所内死亡 家属警方各执一词

字体大小:

四川都江堰市19岁青年易思忛去年7月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在同年11月于看守所内死亡。家属指“孩子的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肋骨一根根的,皮包骨头”。而且易思忛有精神残疾,但警方却说残疾证是假的,因此未能取保候审。不过成都公安通报指出,死者家属从未提出过取保候审申请。看守所在近一年的时间内与死者家属进行了多达40余次的沟通协调。死者家属一直拒不配合。监控录像显示,死者在看守所内食量较小,不存在同监室人员对其欺压、霸凌等行为。

据津云新闻报道,易思忛的父母都是残疾人,母亲是二级残疾人,父亲轻微弱智,外公患小脑萎缩。易思忛本人在2018年被诊断为精神残疾,并在2020年6月获精神三级残疾的残疾证。

易思忛的大姨山浩称,易思忛虽智力有障碍,但乖巧内向,胆子很小,自去年7月2日下午走出家门,就再没回来,都江堰市公安局在7月4日出具《拘留通知书》显示,易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

按山浩说法,当时易思忛的外公、外婆带着易的残疾证及精神残疾证明前往蒲阳路派出所,希望能申请取保候审,可几天后,警方却告知孩子的残疾证是假的,派出所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显示精神正常。当家属问起是在哪间医院检查的,警员只拿着一张单子晃了一下,没让她看清楚,而当让警方把之前交到派出所的精神残疾诊断证明交还,警员却说丢了。

山浩又指,据其了解,家门口没有卖手机的店,派出所始终没有告知家人易思忛是在哪偷了手机,而易思忛不久即被转到成都市看守所,且受疫情影响,家属始终没有获知他的情况。直到去年11月4日,民警通知家属易思忛病重,家属遂被带到成都市看守所,被告知易思忛已于当日约11时死亡。

家属后来在殡仪馆见到易思忛的遗体,形容“孩子的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肋骨一根根的,盆骨立起来,皮包骨头,太可怜了”。家属透露:“看守所说孩子是生病去世的,暴病死亡,可能是心肌炎,但孩子从来就没有心脏病。”

家属指出,从看守所的闭路电视看到,去年10月19日的易思忛很瘦,吃饭时都会有狱友分走饭,多数时间他都是靠墙坐着。从10月24日开始,易思忛出现呕吐、腹痛、反覆上厕所等症状。 11月4日事发前四天的录像,看守所以疫情为由,拒绝家属观看。

家属已就此事报警,但易思忛的居住地或死亡地附近的几个派出所皆没予以立案。

据界面新闻报道,成都公安对此在10月14日发布通报指,死者易某某有多次违法犯罪前科。四川西南司法鉴定中心2020年7月21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易某某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成都公安通报,易某某2020年11月4日身体不适,看守所接报后,医生及时到场开展医疗救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诊断为:呼吸心跳骤停。易某某因病死亡后,成都市看守所立即将遗体送至殡仪馆存放,11月6日,看守所民警陪同家属前往殡仪馆查看了遗体。

成都市公安局依照《死亡处理规定》,经封存、查看监控录像,询问同监室人员,对民警及医护人员进行询问,调查认定看守所执法合法合规。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经检察监督后认定:监管民警的行为符合《看守所条例》。根据法医学尸表检验,可排除易某某致死性损伤死亡,检察亦未发现监管民警有体罚虐待行为。如需明确死因,建议进行全面尸体解剖。

成都市公安局还指出,易某某死亡后,因其家属拒绝查看监控录像,拒绝尸检,不认可公安和检察机关的结论认定,并在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提出巨额赔偿,导致成都市看守所无法根据《死亡处理规定》进行后续处置。看守所在近一年的时间内与死者家属进行了多达40余次的沟通协调。死者家属一直拒不配合。

至于“孩子的肋骨像鸡骨架一样”的情况,警方指,通过查看成都市看守所事发前15天的监控录像,发现易某某食量较小,每次就餐后均有剩余,其所剩饭食由监室内负责回收餐盘的在押人员进行处理,也存在易某某主动将饭食给予其他在押人员的情况。不存在同监室人员对其欺压、霸凌等行为。

另外,看守所医疗记录显示,易某某在押期间未报告其患有严重疾病或慢性消耗性疾病,其身体健康情况及死因需通过尸检等司法鉴定手段查明。

至于“家属申请取保候审被拒绝”的情况,经调查,死者家属从未提出过取保候审申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