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领英中国“日落”

领英中国今年7月底在第一届中国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大会上的展台。(领英中国官方页面)
领英中国今年7月底在第一届中国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大会上的展台。(领英中国官方页面)

字体大小:

路透社、彭博社等多家西方媒体昨天报道,美国科企微软将关闭旗下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的中国业务。

但领英官方微博昨晚迅速回应,指这是不实消息,并称公司是在做“战略调整”。

西方媒体是根据领英官方英文博客14日发布的博文。该文委婉地用“日落”(going to sunset)预告领英中国平台将终止服务,取而代之的是仅提供求职信息、没有社交属性的InJobs平台。

简言之,领英这家公司依然会在中国提供工作配对服务,但领英中国版作为一个链接国际职场、拓展人脉、分享内容的社交平台将落幕。

“转型”也好,“日落”也罢,可确定的是,这个在华七年、唯一成功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社媒平台将步入历史。

领英的两种说法

领英的比较优势恰恰是社交属性,倘若仅提供求职信息,能否与中国本土众多求职平台竞争还是未知数。据领英平台信息,领英中国目前聘有1241名员工,公司尚未公布任何与人事相关的信息。

领英在微博的辟谣信息配上了这封致会员信。(领英微博)

领英在微博的辟谣信息配上了一封致会员信。信中称,找工作是中国用户到领英平台的最主要原因,为更好地服务中国用户,公司决定对目前的战略进行调整,专注提供连接职业机会的价值,而不再涵盖用户原创内容与互动功能。

领英官方英文博客则从另一个角度解释,称领英中国在社交属性方面未能获得与助人求职方面同等的成功,“我们在中国也面对更具挑战性的运营环境和更高的合规要求。”

领英并未说明面临哪些具体的挑战与要求,也未公布领英中国的停运日期。

外企在华运营的“权衡选择”

领英中国的落幕并不令人意外,公司此前的一些动作已显示该平台正面临愈加严格的监管与整顿。

领英中国上个月以页面含违禁内容为由,屏蔽了一些外国记者的页面。美国新闻网站Axios的国家安全记者和“中国通”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9月27日收到领英的电邮,指她页面涉违禁内容,在中国无法阅览。贝书颖在加入Axios之前,曾是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中国电文”(China Cables)项目的首席记者。“中国电文”是通过海外维吾尔人得到的中国政府泄露文件做的报道,内容涉及新疆再教育营的策划和执行。 中国政府称,这些被西方媒体笔下的“再教育营”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除了贝书颖,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原驻中国的美籍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隔天也被告知,因“出版物”板块包含“违禁内容”,她的页面在中国将无法显示。

领英应询时并未指出哪些内容违禁,仅称该平台遵守中国对中国版平台的规定。 

美国笔会的首席执行官诺塞尔(Suzanne Nossel)当时批评领英的做法是言论审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也致信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要求对方解释领英的行为,并严词批评这是在向中共“屈服”。

领英中国的一张宣传海报。(领英中国官方页面)

《纽约时报》3月引述消息人士报道,中国官方以内容审查不严为由斥责领英,要求领英自我评估,并向中国网信办提交报告。领英中国当时暂停了新会员注册30天,并称该举措是为了确保网站符合当地法规。

《华尔街日报》6月曾报道,至少10名个人用户的资料在中国版领英上被屏蔽或帖子被删除。该报称,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3月曾约谈领英管理人士,责令他们加强内容监管,并给领英30天期限清理相关内容,领英承诺今后将加强对旗下网站的监管。

事实上,领英2014年进入中国时,时任执行长韦纳(Jeff Weiner)就曾说,虽然该公司支持言论自由,但在中国提供本地化的服务意味着要遵守当地的审查要求。领英之后曾多次重申这个观点。

公司当时的声明也摆明了立场,指领英“大力支持言论自由,从根本上反对政府审查”,但同时也相信若领英在中国缺席,中国的专业人士将少了一个能与他人联系的全球性平台,所以公司一直在“权衡选择”(weighed our options),承诺中国政府对该平台内容的限制及程度仅会在“所需要的范围内”,并要与公司的核心价值观相符。  

这被视为换取中国庞大市场的妥协,路透社认为,领英成功入驻中国,成了许多想进入中国市场的社交媒体公司的学习范例,但目前没有公司效仿。法新社则称,推特、面簿之所以一直在中国被禁,就是因为不愿妥协。

2016年3月,扎克伯格(左五)在北京的雾霾天气中晨运。(互联网)

但这不表示面簿等公司不垂涎中国市场。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信息,面簿创始人扎克伯格曾在2015年于美国见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人用中文交谈了约一分钟,扎克伯格让习近平为他女儿取个中文名,但习近平婉拒;扎克伯格2016年3月还在北京的雾霾天气下不戴口罩晨运,这些都被视为是面簿为进入中国市场而释放的善意,但至今未能成功。

中国官方的说法

法新社记者在今天的中国外交部发布会上询问,是中方要求领英退出中国市场的吗?

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可以去查阅领英已作出的回应。他并强调,中国坚定实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积极致力于为外国投资者营造良好营商环境。“中国的发展会持续释放巨大的市场潜能和活力,也将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企业创造更多、更大机遇。”

中国网信办今年5月21日在官网发布《关于抖音等105款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情况的通报》。领英中国位列之中,官方指领英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违反必要原则,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等。”

《通报》指,针对检测发现的问题,相关App运营者应当于本通报发布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完成整改,逾期未完成整改的将依法予以处置。

《通报》所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规定》等法律和有关规定。

《网络安全法》全文可在网信办官网阅览,其中第四章第四十一条明确:“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网络运营者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的约定收集。”

但具体什么个人信息属于“必要的”、什么属于“与服务无关的”?

不仅是领英,中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都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涉及不同类型的用户。腾讯昨天就发公告,指公司处置了1463个微信账户,其中包括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师陈果所管理的账号。其中一些账号被永久封禁,有的只封禁七天。

在中国短视频平台抖音有274万粉丝的变装网红康雅雅上月收到官方通知,指他账号“涉嫌低俗”被永久封闭。

在中国社交平台上,内容被禁、账户被封并不少见。相关法律法规很透明,政府网站上都能阅览,但关键的诠释权在于官方。

领英在中国运营七年之久,必然是理解并尽力遵守这套规则,并且一直在政府监管与公司价值观之间斡旋,但持续收紧的环境可能已经迫使它必须放弃中国的社交媒体业务。

为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运营提供咨询的德罗斯(Evan Medeiros)向《华尔街日报》说,如果领英中国继续进行审查,其声誉和全球商业模式也将面临风险。

除了商誉,如果持续配合中国的监管要求,领英面对的美国国内政治与舆论压力也会不断加大,对美国企业来说,这将是更难以承受的“重”,相信也影响着其“权衡选择”。

网民的看法与未来中国社媒空间

领英在中国有5300万用户,约占全球总用户数的7%,这个数量以及中国潜在的市场对公司而言肯定是可观的,但在庞大的中国社交媒体空间中,领英用户还是属于小众。

微博用户“与谁同坐_wind”感叹:“这是我看世界的窗口啊……还有不少好文章……”另一名网民“禾孛”说:“领英不止用来找工作的,他们很大一部分业务是销售和市场。很多中国企业会用领英寻找海外客户、开拓市场,是走出去的重要渠道。”

但也有网民说:“关就关了吧,上面全都是假洋鬼子还有外国骗子。”

除了“吃瓜群众”的议论,也有不少领英中国的用户在该平台提出实质的关切:“请问,换了一个新app,那我本来在领英上可以私信联系的好友是否还能联系到?”“关停后账号就不能用了?所有联系人都没用了?还是迁移到新平台?或者关停前给一个下载联系人的解决方案?” 

除了领英,微软旗下还有一款搜索引擎必应(Bing)在中国运营。(互联网)

除了领英,微软旗下还有一款产品在中国运营,那就是必应(Bing)。作为唯一一家仍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主要搜索引擎,Bing也对搜索结果进行审查,它在中国的发展前途与去想也引起了关注。

对于现有用户的疑问,领英中国相信将提出方案回应。不过,对于美企在中国网络市场前景、中国社媒空间问题,许多人内心的疑问,肯定不止是领英用户如何找回联系人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