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民进党推转型正义揪出“内鬼”

民进党立委黄国书坦承曾在学生时代,担任国民党政府情治机构的线民。(互联网)
民进党立委黄国书坦承曾在学生时代,担任国民党政府情治机构的线民。(互联网)

字体大小:

台湾政坛近日掀起“线民大起底”,执政民进党力推转型正义,第一枪就扫到自家人。

该党立委黄国书上周末被爆料曾是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职业学生”,受政府情治系统吸收担任线民,被民进党新潮流派系除名,消息震撼台湾政坛。

黄国书为此宣布退出民进党,不再寻求立委连任,并对自己当年监控对象表示歉意。这也是台湾首次有现任立委因转型正义而负起相关责任。

紧接着,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昨天(19日)证实,该党已故创党主席江鹏坚在过世前一年,曾向自己当面揭露是调查局训练班出身,并曾对党外人士进行监控。

施明德说,江鹏坚在过世前一年主动找他吃饭,在喝了酒壮胆后,缓缓道出他调查局训练班出身的背景。据施明德转述,江鹏坚称在美丽岛事件发生后,曾奉命监视施明德的哥哥施明正,但强调从来没有害过人。

谁是江鹏坚?

江鹏坚在台湾实现首次政党轮替没多久,已于2000年12月15日因胰脏癌病逝,享年60岁。

他毕业于台大法律系,1984年创立台湾人权促进会,任首任会长,获“人权律师”称号。曾任美丽岛事件受刑人的辩护律师,并支持党外运动,曾当选立法委员、担任监察委员。江鹏坚过世后,时任台湾总统陈水扁还在追思会上颁赠褒扬令并致词。

民进党于1986年9月28日成立,创党主席竟是调查局派到国民党外长期卧底的工作人员,消息传到台湾论坛PTT,网民惊呆,纷纷调侃:“民进党当初本来就一堆国民党员开始的”、“民进党原来是国民党的小弟”。

民进党创党主席江鹏坚。(互联网)

谁是黄国书?

江鹏坚被指是蒋经国时期负责监控党外人士的卧底;黄国书则在仍是国民党籍的李登辉任副总统(1984年6月至1987年)、台湾尚处于戒严时期担任的线人。

黄国书就读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时,与不少活跃的野百合学运世代人物熟识,毕业后受到中部新系大老关照,自1998年开始担任台中市议员,一路由新潮流栽培,在2015年立委补选当选台中市第六选区立委。他作风低调、形象良好,在立委选举中未尝过败绩。

黄国书17日于面簿发文,表示将退出民进党、退出党团运作,在本届任期届满后,将不再寻求立委连任。(黄国书面簿截图)

对于当线民的黑历史,57岁的黄国书解释称,在大学时代被迫协助情治单位政治侦蒐工作,当线民时也只有20初头,当时相信情治人员的话,以为只要提供情资就能保侦搜对象和有交往的学生免于不测。

不过,当年的学运要角,前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民进党立委范云等曾被监控者,多半怒气未消。罗文嘉对黄国书“被迫”说很不以为然,他在面簿发文反驳说,“此之谓被迫,可以当做下台阶说词,但切莫当做历史事实”。

“促转会”将晒出更多“抓耙仔”?

台湾在戒严时期有多少线民?

民进党前副秘书长林忠正撰文称,1980年代台湾八大情治系统中,单单调查局就养了三、四万线民,在台湾处于戒严时代的高压统治的监控网,“‘在职’线民很可能随时都有10万人上下”。

陆委会前主委赖幸媛办公室主任施威全则评估,当过“抓耙仔”仍在政坛的民进党人,50出头到60岁的还有好几个。

台湾在1987年宣布解严至今已逾30年,从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以来已逾20年,民进党陈水扁和蔡英文执政加起来也有13年了。这股“线民大起底”风为何会在上周突然刮起?

相信与三年前民进党党政府为推动转型正义而成立的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促转会”)有一定关系。台湾调查局近期陆续转移台湾威权时期的监控档案到促转会。随着促转会开放政治档案查阅,“抓耙仔”的过往也被揭露。

据立场偏绿的《自由时报》报道,黄国书事件最早是一位新系中部大老今年初向促转会调阅档案,发现自己家里的格局被清楚掌握,情报竟是由黄国书在学生时代提供,还发现黄毕业后、甚至进入民进党,都还在担任情治系统线民。该位大老极为气愤,最终新潮流在几个月前开会决定除名黄国书,且不会派黄参选下任立委。

网媒“新头壳”报道称,这位被监控的新系中部大老应该是利锦祥,利没参选过,也没出任公职,因而媒体较少报道,很多乡民忽略了他在新潮流裡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联合报》引述知情人士称,根据促转会资料,黄国书的监控对象应是台独作家杨碧川,当时黄将杨碧川家中格局描绘给情治单位,以利掌握监控。当年黄国书退伍后,经杨碧川等人介绍到利锦祥的台中的三民书局工作,确实也在利锦祥家中住过,但黄国书坚称出社会后便没再帮情治单位工作。

联合报也报道称,知情人士指出,根据促转会资料,黄国书的代号为“黄凡”。

谢长廷曾是“抓耙仔”?马英九当过“职业学生?

早在黄国书之前,蓝绿两阵营都有政治人物被指曾是“职业学生”或“抓耙仔”,属于大咖级的有谢长廷和马英九。

谢长廷在2007年竞选总统期间,被时任立委邱毅、前调查局官员李义雄指称曾是调查局“抓耙仔”,谢对此甚为不满,控告邱、李诽谤。台北地检署根据前调查局副局长高明辉等人证词,认为两人质疑谢是抓耙仔的评论与质疑,并非毫无依据,将两人不起诉,让谢长廷的“线民”、“抓耙仔”传闻更扑朔迷离。

施明德也曾说,确信美丽岛15人律师团里,“至少两人是调查局干员,都当过党主席”,并称很多民进党创党元老都知道。他还说不怕吃官司,“我的手中都握有证据,所以欢迎谢长廷等人来告我”。

谢长廷多次否认上述指控与传闻,并称如果自己真是“抓耙仔”,愿跪着向施明德道歉。

谢长廷已多次否认是“抓耙仔”。(互联网)

目前担任台湾驻日本代表的谢长廷今天(20日)在面簿发文,驳斥施明德指江鹏坚是卧底的说法。谢长廷说,江鹏坚从没有去调查局工作,还活着的朋友有义务替江鹏坚澄清。

谢长廷说,在戒严时期,国民党、蒋经国不可能容许民进党创党。不管谁监控、谁被布建、收买或卧底,政治看结果,民进党创党成功,这是国民党情治单位在台湾的最大挫败,很多人也因此被处罚或调职,当然也会展开报复。

他饶有意味地说:“台湾戒严时代,人性普通扭曲,有很多丑陋一面,不论哪一党的人,包括一些道德魔人自己,但是只要没有害人,都是‘丑而不恶’而已。”

2007年7月,时任台湾新闻局长、现任台湾驻德国代表谢志伟曾公开指称,代表国民党参选2008年总统大选的马英九在戒严年代留美期间在曾担任“职业学生”,私下为台湾政府搜集台湾学生在美国的活动情报。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互联网)

谢志伟还说,2006年6月号《传记文学》杂志称,马英九在戒严年代留美期间,曾撰写打台独文章、搜集数据,送给有关单位在美运用,以报效党国。

马英九阵营否认上述指控,并控告谢志伟诽谤。台北检方经调查后,认为谢志伟的说法没有逾越合理评论原则范畴,对谢志伟做出不起诉处分。

转型正义还是政治斗争?

民进党线民风波延烧引起舆论热议,也引发多番解读。这一波“翻旧账”潮,到底是转型正义还是政治清算?

有分析认为,黄国书事件被放大,除了涉民进党内斗,也被认为意在重燃民众对国民党威权统治的厌恶感,以抢救“小绿”立委陈柏惟罢免案。

有绿营支持者则投书媒体呼吁民进党反思,称国民党渗透或许是过去式,当下更要防中国共产党。

另有偏蓝营支持者指部分绿营人士持双重标准,把黄国书称为应留下来继续奋斗的“政治更生人”,说明了民进党转型正义扫到自己人就进退失据。

据“信媒体”报道,不只是黄国书,绿营内部谣传还有其他“抓耙仔”,人心惶惶。若名单再被揭露,如今要面临2022年地方选战,从党内初选提名到地方蓝绿竞争,若转型正义被政敌用来作为政治上的攻击与筹码,就糟蹋还原历史真相,与社会和解的立法初衷。

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天在民进党中常会首度回应,转型正义的用意并非清算,更非斗争,面对真相、釐清责任、修复创伤,台湾社会才能走向共同的未来。她说,有从政同志坦承曾参与国民党政府的监控行动并负起政治责任,这虽令许多支持者震惊,但也是转型正义必经的过程。

话虽如此,一旦政治江湖成了“无间道”, 要如何防止政治人物以转型正义之名,行党内外清算政敌之实,并非易事;也需警惕所谓还原真相不该无限上纲,有时候如何解读真相,恐怕也是政治颜色说了算,蓝绿有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