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夫妇指美丽岛律师“多为特务”没为民运辩护

字体大小:

民进党“线民”风波延烧,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昨晚指控,美丽岛事件中的十五位辩护律师,没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运动辩护。其妻更直言,除了尤清、吕传胜外,其他律师“都应该合理怀疑是国民党安排的特务”。

综合联合新闻网、《自由时报》等报道,施明德的妻子陈嘉君说:“在那个时代,我们应该探究的方向是,美丽岛辩护律师谁不是特务?而不是问谁是?所有的辩护律师里,我只认识尤清,他是我的初中同学。” 陈嘉君也引述吕秀莲的话称:“吕秀莲表示,除了自己的哥哥(吕传胜),所有的辩护律师她都不相信。”

台湾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昨天回应陈嘉君的言论时称,美丽岛事件发生在戒严时期,白色恐怖氛围底下发生的民主运动,当年敢挺身为民主运动辩护的勇气和坚持,及这些辩护律师与被告之间关系,这几十年来已经累积非常多报道。

施明德昨晚批评罗秉成的发言,指行政院并未针对核心问题回答,并质疑为何罗秉成不依转型正义原则,慎重清查律师们当年真实身分,就轻率地替他们抹粉点胭脂。

施明德说,自己只是一介卑微的草民,本就不敢侈望劳苦功高的大官爷回应。但行政院却以“敢挺身为民主运动辩护的勇气和坚持”来形容这十五位律师,再度加冕。令他深感不耻。“作为当年坐在被告席上,被唯一死刑审判的当事人之一,我必须对历史及台湾后生说一句真话: 所有辩护律师,没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运动辩护。一句都没有!”

他称,这些律师都只是针对他们的当事人,像平凡律师一样在法律范围内进行法律辩护,请求减刑,免刑。他们的答辩词、状,没有一句是涉及台湾民主运动的辩护。

也是美丽岛辩护律师出身的行政院长苏贞昌今天回应称:“我一生坦荡,备受检验,可受公评。”

苏贞昌受访时表示,当年的辩护律师群其实都非常年轻,有家有小,国民党放话说谁敢为叛徒辩护,谁就是叛徒的同路人,但这些年轻律师们仍第一次登记军法辩护、站上军事法庭。

他称,当时藉由在法庭辩护的过程,让被告的主张、信仰、奋斗得以让台湾内外非常清楚,一字一句地显露出来,推开国民党掩盖的真相及谎言,激起海内外民主同伴的浪潮,推开民主的大门,事证俱在,可供检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