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美丽岛受刑人与律师世代的心结

台湾驻日本代表谢长廷(左)和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为“卧底”争议而隔空互呛。(自由时报)
台湾驻日本代表谢长廷(左)和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为“卧底”争议而隔空互呛。(自由时报)

字体大小:

苏贞昌、谢长廷当年都是蒋经国的“特务”?

台湾民进党前主席、美丽岛事件受刑人施明德一句“美丽岛辩护律师谁不是特务”, 让绿营的线民风暴持续延烧。

前民进党籍副总统、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吕秀莲也加入战局。她说,美丽岛事件的15名辩护律师中,她只相信三人,哥哥吕传胜、她的辩护律师之一郑冠礼和前总统陈水扁,把“疑似卧底”缩小到其他12名辩护律师身上。其中就包括,当下还活跃于台湾政坛并位居要职的行政院长苏贞昌和台湾驻日本代表谢长廷。

要理解吕秀莲这番“话中话”,得先回溯当年台湾民主化进程的标志性事件——美丽岛事件。

1979年12月10日,台湾在国民党统治下的戒严时期,以《美丽岛》杂志社骨干为首的党外人士在高雄举行示威游行,纪念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发表一周年,最后演变成警民对峙。国民党出动镇暴部队镇压,逮捕八名主犯并送军事审判。这八人是:施明德、黄信介、张俊宏、姚嘉文、吕秀莲、陈菊、林弘宣、林义雄。
 

1980年3月,高雄美丽岛事件于警备总部军法处开庭,被告张俊宏(左一后戴眼镜者)、黄信介(左二手持外套者)、陈菊(左三裙装)、姚嘉文(中白衬衫)、施明德(右三蓄胡者)、吕秀莲(右二裙装)与林弘宣(右一)于法庭接受审判情景。(互联网)

1980年2月20日,备受关注的“美丽岛大审”开始。一个由15人组成的律师团为美丽岛被告辩护,成员分别为江鹏坚、郑庆隆、张政雄、郑胜助、吕传胜、尤清、郑冠礼、高瑞铮、郭吉仁、张火源、谢长廷、陈水扁、张俊雄、苏贞昌、李胜雄。

施明德上周二(19日)爆料称, 已故辩护律师江鹏坚曾坦承自己是调查局训练班出身,并对党外人士进行监控。

谢长廷反驳说,江鹏坚从没有去调查局工作,他已经过世,还活着的朋友有义务替他澄清。施明德加码反击谢长廷:“你是当年国民党特务还是特务头子?不然你凭什么身份知道谁是谁不是?” 同样被卷入卧底风波的苏贞昌则回应称:“我一生坦荡,备受检验、可受公评。”

按理说,受刑人与辩护律师应站在同一阵线,但美丽岛事件的受刑人与辩护律师之间却存有心结。早在上世纪80年代,民进党成立初期、美丽岛受刑人出狱前后就显现,事隔近40年,迄今仍未解。

美丽岛律师世代捡到战利品?

已故台湾作家李敖曾点出关键,美丽岛受刑人上场作战、坐牢,却几乎全部出局,美丽岛律师则占了便宜,在战场上捡战利品。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施明德批,“当年美丽岛事件的十五位律师都不是美丽岛政团的参与者,是台湾民主运动完全的陌生者”,又指谢长廷打着“‘美丽岛义务辩护律师’这块招牌,欺世盗名攀登权力顶峰,享尽荣华富贵”。施明德早已离开民进党,甚至在陈水扁执政后期,成了倒扁红衫军运动的领导人,他也曾指陈水扁是卧底。

同样不难理解,同为美丽岛受刑人的吕秀莲为何也把矛头指向美丽岛辩护律师,同时对不曾为台湾民主奋战入狱、却头顶台湾首位女总统光环的蔡英文颇有不满。

民进党与美丽岛辩护律师团世代有千丝万缕关系。

民进党在1986年正式成立,隔年台湾解除党禁,各类公职选举陆续开放,美丽岛律师世代凭借便给口才,逐渐在政坛冒起。15人律师团中,有三个年轻律师搭上了美丽岛号政治列车,在民进党旗下开往各自的目的地,成为引领风骚数十年的民进党大老。这三人是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互联网)

陈水扁最具代表性,他先当上台北市长,2000年更是当选台湾总统,成为台湾历史性政党轮替的第一位民进党籍总统。

谢长廷(左)与苏贞昌。(互联网)

谢长廷曾当选台北市议员、高雄市长、任行政院长,2008年代表民进党竞逐总统大选失败,目前任台湾驻日本代表。苏贞昌曾任立法委员、屏东县县长、台北县县长、总统府秘书长,2008年作为谢长廷副手,搭档参选总统大选落败,目前是台湾行政院长。

反观,美丽岛受刑人虽获民主光环,但发展空间没那么大。八人当中,吕秀莲作为陈水扁的搭档,当过八年台湾副总统,但她自嘲是“深宫怨妇”,在党内是孤鸟。同样坐过牢的陈菊是少数仍担任官职的美丽岛受刑人,她在2018年入主总统府担任总统府秘书长,目前任监察院长,曾长期主政高雄,有“南霸天”之称,而其他美丽岛受刑人则大多早已淡出政坛或过世了。  

因美丽岛事件而入狱的吕秀莲(左)与陈菊。(互联网)

美丽岛受刑人与律师世代早已格格不入

台湾《新新闻》网站前天(23日)发布一篇司马文武(江春男,立场偏绿的台湾知名媒体人)在1987年撰写的文章,并在编语中指出,从文章可看出,在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出狱后,和帮他们辩护、后来被称为民进党律师世代的人,已经有格格不入的状况。这是因为民进党成立于美丽岛政治犯出狱之前,在美丽岛政治犯出狱后,律师世代已经成为民进党──也就是党外势力的中坚。

这篇刊登于1987年6月8日出版的第13期《新新闻》杂志的评论文章说,民进党成立的时候,美丽岛军法受刑人之中,只有陈菊参与筹备,林义雄和吕秀莲则早已离开台湾,所以美丽岛政团在民进党的比重不高,乃是客观环境使然,并非民进党不尊重前辈的努力,从姚嘉文出狱后,不久当选中常委,即可为明证。但是,“政治犯团体之中,对此却仍有不少微词。”

文章还说,民进党追求党内民主,采取集体领导制,当年的党外偏重个人英雄主义和权威领导作风,已经无法继续存在。

“对于当年牺牲奉献,如今却无法进入民进党核心的老党外,自然不免对新党(民进党)有复杂的疏离感。‘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我耕耘,你收获’之叹,充满多少落寞。”

上述文章发布的时候,施明德是唯一还被关在狱中的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司马文武当时已看出,美丽岛受刑人和美丽岛律师世代之间的矛盾浮上了台面,但恐怕没料到积怨如此之深,三四十年的纠葛至今仍解不开。

“特务”之说目前仍雾里看花,作为动员戡乱时期遗留下的历史,恐怕已难理出虚实真假。

但卧底风波似乎印证了一点。如果当年党外的一切都在国民党掌控中,那么民进党之所以能够顺利创党,台湾之所以能一步步从威权体制走向民主化,除源于国际施压和党外人士不畏牺牲的抗争外,在某种程度上,也要肯定蒋经国当年“以专制终结专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