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前副市长发文为该市请命:需要祖国关爱

云南边城瑞丽与缅甸接壤,已经经历五次封城。图为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法新社)
云南边城瑞丽与缅甸接壤,已经经历五次封城。图为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一个与缅甸接壤的云南边城前副市长对冠病反复暴发给当地带来封锁和破坏深表忧虑,罕见地请求北京提供“有力的”帮助。

据路透社报道,曾于2018年担任瑞丽市副市长的戴荣里,28日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为这个边城公开请命,他写道:“既然小城承担了国门的防控责任,祖国母亲这时候就要伸出有力的大手,护卫一下这个饱受折磨的孩子。”罕见地表现出对中国冠病抗疫限制措施的焦虑。

戴荣里写道:“长期的封城,形成了这个城市发展的死结。恢复生产和必要的经营显得十分急切。政府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兼顾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个侧面,综合考虑治理方案。求生重在自救,恢复生产和贸易是十分必要的,在保护措施相对严密或者可控的情况下,适度开放一些经营场所是必要的;国家应该给予瑞丽大量的财物支持,大量公益组织,也应该在这时伸出有力的援手。”

自去年以来多次暴发疫情后,云南边城瑞丽在北京的“清零”抗疫政策下,受到的限制是全国最严厉的。瑞丽至今已经经历过五次封城。

当地近日不断报告确诊无症状冠病病例。虽然没有完全封城,官方并不鼓励瑞丽逾20万的居民离城。那些非必要但坚持离开的人,必须在出发前至少隔离七天。

路透社的报道指出,中国的边境城镇面临着更高的境外输入感染风险,资源也相对较少,往往比富裕城市遭受更严重的破坏。

 

戴荣里所写的《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全文如下: 

  您听过《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这支优美的歌曲吗?这是著名音乐家杨非所写的。歌词描摹了动人的边疆小城的美景,委婉动人的曲调令人心醉,您知道歌曲描述的那个小城是哪里吗? 

  您到过一寨两国吗,这处美景,有可以在两国间飞荡的秋千,有陈毅先生书写的诗歌,也有异国寨子里到中国学校读书的儿童,还有脖颈上挂满项圈的少数民族妇女……您知道那个寨子属于哪个城市吗? 

  您知道独树成林的美景吗?它像一个撑开的大伞 ,遮蔽着阳光的投射。树影布开的面积,超越了您的想象。每个村寨的村头,会有一棵硕大的榕树,村民与自然和谐相生,您知道这种美景会坐落在哪个城市? 

  有一个森林深处的瀑布好像自天而降,湿滑的道路旁,流泻着轰鸣的山溪水。树林里生长着各种珍稀动植物。蝴蝶会停在您的手心里不会飞走,孔雀在听您召唤它的声音,几搂粗的大树,您可能叫不上它的名字,这个被成为动植物王国的大森林啊,您知道它属于那个城市吗? 

  曾几何时,它作为抗日的战场,吸引了众多抗日的力量。远洋机工、抗日远征军——这个英雄的城市啊!曾为共和国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贡献。您知道这个城市现在还保留着这一段壮美的历史吗? 

  这座城市,它曾作为历史的见证者,记忆了中缅友谊的开端和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细节;改革开放后,这个城市品尝到中缅友谊结出的硕果。有全国最大的翡翠市场,从事宝玉经营的商人,有人一年可获利千万元。清晨和傍晚,时有庆贺的炮竹声响起,那是赌石者又碰到了欣喜。您知道这个城市的名字吗? 

  如果在大街上行走,您不仅可以看到傣族、景颇族、德昂族、傈僳族群众,还可以看到远从缅甸首都而来的罗兴亚人等其他民族的群众。这个城市近年来快速的经济发展,曾吸引众多外国人和内陆省份的人来淘金,国内以浙江、福建、湖南、河南人居多。您知道这个城市的文化具有多么强大的包容性吗? 

  这个城市有手抓饭,有粑粑包,有小锅米酒,有酸酸的柠檬,甜甜的百香果,有腰杆挺直起来两米多高的香稻,有大榕树下的小酒店,有傣族村庄里供行人解渴的水缸,有吹葫芦丝的少数民族兄弟,优美的孔雀舞,传统的丝织品……还有闲散漫步的小花狗,湖心落满白鹭的弄莫湖……您知道这个城市还有多少美景吗? 

  倘若您去过这个城市,这个城市的一切,会给您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如果我说这是一个灵动的城市,天堂一般美丽的所在,如今却成为一个让生活在其中的生命感到恐惧,让外地的羡慕者牵挂,让所有喜欢这个城市、热爱这个城市的人揪心的城市,您相信吗? 

  一座曾经美丽优雅的城市,一座令人向往的怡人之地,一座具有少数民族风情历史的文化之城,一座拥有巨大贸易量的边疆小城,一座扼守着国门而让中缅人民感到欢欣鼓舞的小城,顷刻间就定格成一座沉默、幽咽的城市。 

  疫情,无情地劫掠着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榨干了城市的最后一丝生机,吞噬着无数人刚刚燃起的希望。让很多人在希望中等待,又在等待中感受着无尽的折磨和煎熬。无情的病毒,一次次袭来,五次封城,已经让这个城市自然与人文、历史和现实、边疆和内地、中国和缅甸,发生了无数的错位。一次封城,就有一次严重的情感和物质的失去,一次抗疫经历,就有一次怨气层层的叠加。公务人员习惯了长期的边疆线上的坚守,也在这种劳累中经受了更加严酷的一轮又一轮磨难;老百姓也在一次次的折磨里耗尽了维持生活的所需,当又一次疫情来临时,这个城市的百姓,终于再一次无奈地成为被动生活的接受者,缺少了歌声,缺少了希望,缺少了维持生计的经营延续。尽管政府部门做了千方百计的努力,但对于一个城市而言,极度的折磨,即使是内陆城市也勉为其难。瑞丽曾是一个藏富于民的城市,政府的公共财政,缺少雄厚的经济基础,绵长的边境线防护,一轮又一轮的疫情支出,已经让这个城市不堪重负。尽管几次疫情都会有尽心尽职的干部被免职处理,但平心而论,捉襟见肘的财政和人困马乏的折腾以及承担的艰巨的国门防护责任,让这个小城无法再承受其重。于是,百姓的抱怨,随时而起;政府的谨慎,越加小心,恶梦和虚幻此起彼伏,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让一个小城在承受更多责任的同时,应该给这个小城更多到位的关心。既然小城承担了国门的防控责任,祖国母亲这时候就要伸出有力的大手,护卫一下这个饱受折磨的孩子。 

  铁丝网挡不住求生的欲望,到位的防护才是救济之本。疫情无国界,这个小城,需要国家换防强有力的军队支持,一可让当地公务人员得以喘息,再可预防个别当地防护人员的欲望窗口;长期的封城,形成了这个城市发展的死结。恢复生产和必要的经营显得十分急切。政府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兼顾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个侧面,综合考虑治理方案。求生重在自救,恢复生产和贸易是十分必要的,在保护措施相对严密或者可控的情况下,适度开放一些经营场所是必要的;国家应该给予瑞丽大量的财物支持,大量公益组织,也应该在这时伸出有力的援手;回国自首者,则应该设立独立的识别区和防护区,不应引发这个城市更多的社会动荡;大批医务人员和心理疏导人员应该输送到这个城市的各个环节里去。 

  请救救这个英雄的城市吧!请关注这个美丽的边陲小城!!请给这个城市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吧!!!未来的疫情谁都无法预料,要让那些适龄儿童有学可上,让情窦初开的男女拥有爱情,让每一个想拥抱大自然的百姓有一次与飞鸟对话的机会,让小城再恢复昔日的生机与可爱。。。。。。这需要全国人民施出援手啊,也需要小城人们开动脑筋、行动起来。 

  期待当您再谈起这个美丽的城市,不再揪心,我真期望啊——瑞丽的瑞丽! 

  (2021年10月28日星期四写于翠城游燕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