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教培行业退场之谜

双减政策落地后,北京海淀黄庄一带多家培训机构人去楼空。(黄小芳摄)
双减政策落地后,北京海淀黄庄一带多家培训机构人去楼空。(黄小芳摄)

字体大小:

中国“双减”政策落地四个多月,受到重创的教培行业头部品牌新东方创始人及校长俞敏洪昨天因一则消息再度出现在聚光灯下。

一篇讲述俞敏洪把八万套新课桌椅捐献给农村的文章被中国80、90后集体刷屏,他们感叹这个曾经和自己有过或深或浅缘分的教培机构,在其他机构频频暴雷时却在捐课桌,称赞这才是“体面的退场”。

校外培训机构退场的方式

文章提到,“双减”政策后,因为业务调整,新东方各地的学校退租了部分校区。但遗留下的数以万计的崭新桌椅,没有机会再次使用。于是俞敏洪和新东方各个城市的校长本月初决定把它们捐到设备简陋的乡村学校。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本月初透露,将八万套新课桌椅捐献给农村。(互联网)

不仅如此,在许多教培机构仓皇而逃,甚至上演卷钱跑路的戏码之际,新东方却承诺,对已经缴费开课的学生家长,承诺无条件按比例退费;对于报名后未开课学生的退费要求,无条件给予退费,也将老师的工资有序、迅速地结清。

网民留言感叹:“明明自己还在淋雨,还想着给别人撑一把伞。”也有网民评论:“退场时给自己保留了多少体面,返场时就能收获多少掌声。”

俞敏洪在前天的直播中说,新东方没有出现资金链问题,因为自己有一个规定,如果新东方不做了,新东方账面上的资金必须足够退还学生学费和支付所有老师工资。

可以说,新东方这项未雨绸缪的规定使它有了体面退场的资本。但不是所有教培机构都能有这样的底气,许多原本要积极扩张的教培机构被“双减”的到来打个措手不及,只剩哀鸿遍野的狼狈,甚至抱头鼠窜,谈何“体面退场”。

其中,拥有27年历史的老牌机构巨人教育8月直接宣布破产,并称无法完成全部学员退费;

在中国11个城市开设了71家学习中心的华尔街英语也在同月宣布破产,学员退费和员工欠薪至今未有交代;

知名培训机构华尔街英语在“双减”落地隔月宣布破产。(互联网)

还有知名少儿英语机构兰迪8月曾面临停课但不退费的集体投诉,公司创始人李晶则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当月25日被公安局刑拘;

全国开设多家分校的树童英语创始人李小静面对家长学费退款和投资退款的诉求时直言:“不退费,等破产清算吧,没钱可退。”

另有一些英语教培机构,虽无法退费,但同意转课,让原本需要补习英文的学生无奈地坐在Ipad面前学习围棋。

留下来的教培机构如何生存?

“双减”正式落地后,作为教培行业的标杆人物,俞敏洪及其新东方的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关注。

网上当时曾传出新东方将开展为期45天的中学暑期集训营。学生将乘坐歌诗达同款13.5万总吨Vista级大型游轮前去公海,采取封闭化集训方式,全程由20年名师进行高强度集训。

俞敏洪迅速在朋友圈辟谣怒斥:“你对新东方到底有多恨,才能在这种艰难时刻还要落井下石?”

之后,北京新东方素质成长中心的成立又被各媒体推上热搜,并冠以“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的标题,再次被俞敏洪辟谣称,新东方从来没有、也决不打算给家长进行所谓的学科培训。

有网民热心支招,可以转向为外国人培训中文,或是开设非学科培训类的体育课,但上体育课的老师都是英文系毕业。

多家大型学科类培训机构选择转向非学科类培训。图为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三合中心学校的学生在跳篮球操。(新华社)

事实上,转向非学科类确实是包括新东方、好未来在内的多家大型学科类培训机构选择的求生方式之一。

但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中国官媒《光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机构“一窝蜂”向素质教育培训领域涌入,必定会导致这一领域的竞争更为激烈,盈利并不容易;而且,如果机构把之前运营学科类培训的套路,用到发展非学科类培训上,很有可能让监管机构对素质教育培训采取与对学科类培训一样的监管办法。

还有一种选择是向大学生或成人市场发展。新东方在9月陆续关停了最赚钱的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后,宣布将拓展大学生市场。VIPKID、鲸鱼小班等多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则开发了各种成人外教课。

业内人士说,成人对课程的需求量和少儿没法相比,市场的规模性和成长空间都非常有限。(法新社)

但是,有业内人士指出,“与少儿英语相比,成人英语一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因为成人对课程的需求量和少儿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市场的规模性和成长空间都非常有限。

换言之,在政策步步推进的巨大压力和残酷的市场现实下,这些尝试也只是让公司苟延残喘,行业发展被遏制的本质没有扭转。

有报道称,俞敏洪在一次公司内部高管会议上说,“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培训老师加入失业大军?

老板可以离场,公司可以关闭,学生可以自学,但上千万的教培行业人员何处寻饭碗却是未知数。

从今年8月开始,这个曾用高薪吸引到大批年轻人的行业就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裁员。一名北大外国语学院毕业生被问到如果裁员怎么办时说,“拿不到高薪就有违我入行的初心了”。他表示带完这期课就离职,但他对离职之后也没有具体打算。

美国《华尔街日报》今天引述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计划发放十多张授权公司提供课外辅导的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恢复向初中及以下学生提供课外辅导,似乎为行业带来一丝曙光。

但报道称,许可证规定,这些公司必须以非营利方式经营上述辅导课程,课程的收费将由官方设定上限,收到的学费都将被导入一个由公司成立的非牟利基金会里,公司只允许在其他业务上盈利,比如成年人职业考试培训。

这好像又绕回了原点。

俞敏洪前晚在直播中透露,新东方未来计划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自己将会和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支持乡村振兴事业。

俞敏洪前晚在直播中透露,新东方未来计划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自己将会和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带货。(互联网)

这对在网上拥有高人气也已积累过不少直播经验的俞敏洪来说并非难事,但是否能长期养活几百名老师,却要打一个问号。

新东方有句校训,或曰公司标语:“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这句曾鼓励过无数莘莘学子的话,不知是否能带领教培人员们在漆黑混沌中找到新的出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