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华尔街大佬跟中共“斗命长”?

华尔街投资银行摩根大通集团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因“开玩笑”时说摩根大通会比中共坚持时间更长,给自己招来了麻烦。(法新社)
华尔街投资银行摩根大通集团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因“开玩笑”时说摩根大通会比中共坚持时间更长,给自己招来了麻烦。(法新社)

字体大小:

被媒体形容是“直言敢言”的华尔街投资银行摩根大通集团(JP Morgan Chase,又称小摩)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最近又摊上事儿了。

他前天在美国波士顿学院一场活动中转述了自己上周旋风式访问香港期间开的“玩笑”:“中国共产党正在庆祝它成立100周年。摩根大通也是如此。我打赌我们会坚持更长时间。”

戴蒙前天在美国活动中转述了自己上周访港期间开的“玩笑”:“中国共产党正在庆祝它成立100周年。摩根大通也是如此。我打赌我们会坚持更长时间。”(路透社)

此言一出,引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推特和微博上中英双语的回怼:Think long-term! And I bet the CPC will outlast the USA.要从长计议啊。我打赌中国共产党会比美国更长寿。

戴蒙其人其言

这已不是这位执掌小摩13年、带领该行成功度过金融海啸的华尔街大佬第一次“祸从口出”。

戴蒙2017年在一次金融大会上直言“比特币是骗局”,“只有杀人犯、毒贩以及居住在朝鲜、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的人才应当投资它”,语惊四座。

2018年,他又针对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夸下海口:“我想我能(在选举中)击败特朗普,因为我和他一样强悍,我比他聪明。”他还自称为“富有的纽约人”,并说他的钱都是自己赚的,“不是爸爸的礼物”,讽刺特朗普的身家其实都是继承来的。但没过几个小时,他就对自己的这番话表示后悔,称自己本不该这么说,并澄清自己不是要竞选总统。

加拿大作者达夫·麦克唐撰写的一本有关戴蒙的传记中提到,戴蒙少年得志,待人处事的作风非常直接。“积极的一面是,当面对问题时,戴蒙不必兜圈子而直击要害;但消极的一面就是,这使得戴蒙丧失了机会去磨炼他在工作中的人际关系技巧,因为他不需要这么做。”

这本有关戴蒙的传记中提到,戴蒙少年得志,作风非常直接。(互联网)

不过,除了个性造就了他的“口无遮拦”,这次的失言,也应该跟美国商界巨头的“结构性困境”有关系:一方面,在中国坐拥巨大的潜在商业利益;另一方面,面对美国国内当前的舆情和媒体气候,针对中国的谈话,又不能授人以柄,被指为了利益而向北京叩头。这些年来因为金融风暴而名声渐渐跟“贪婪”“无良”挂钩的华尔街大行,尤其容易受到这类批评。

因此,据彭博社报道,戴蒙在波士顿学院上述活动中直言不讳,并不回避敏感问题,既提到了中国大陆和现在的香港缺乏言论自由,谈到美中竞争时还说:“如果你打开美国的大门,会有10亿人来到这里,但如果你打开中国的大门,你认为会有多少人去那里?”

摩根大通的在华业务

中国市场对于摩根大通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1921年就进入中国市场,与中共成为“同龄人”的小摩在华经营成绩十分亮眼:2018年,成为全球首家非中资人民币清算行;2019年末,获得中国批准,建立了一家拥有多数股权的证券合资企业,提供经纪、投资咨询和承销服务;去年,期货业务获得证监会核准,成为中国第一家外资全资控股的期货公司。

中国市场对于摩根大通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图为2010年小摩在北京的办公室。(路透社)

今年8月,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获批成为中国首家外资全资控股的证券公司。可以说,小摩的在华业务已经超过其他外资投行几个身位。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上周一(15日)前往香港的戴蒙,是当地收紧检疫安排后首名被豁免隔离的国际银行家,也是自冠病疫情爆发以来,首位访问大中华地区的华尔街大型投行老板,足见双方对彼此的重视程度。

戴蒙还强调,他“没有受到地缘政治风向的影响”。报道指,无论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问题多么糟糕,商贸关系仍可能保持活跃和友好。

一时口快的戴蒙也意识到,他这个针对中国共产党的“玩笑”,也许很符合西式幽默作风,让在场观众笑了几秒钟,却很可能令小摩折损中国14亿人口的庞大市场,也会为小摩推进在华扩张计划制造不必要的障碍和麻烦,因此昨天赶紧找补:“我很后悔,不应该发表这种言论。我只是想强调公司的实力与长寿。”

在中国有200亿美元(274亿新元)敞口的摩根大通也不得不迅速灭火。据彭博社报道,公司很快召集公关团队和中国办事处人员开会讨论是承认还是否认这件事。在事发大约18小时后,戴蒙就发布了上述后悔声明。

公司发言人并表示,摩根致力在中国发展,戴蒙“承认他不应该轻率地或不尊重地谈论另一个国家或其领导人”。发言人还说,戴蒙表示他强力支持与中国进行建设性、深入的经济对话。

尽管这样的表态被西方国家的网民讽刺为“奴才(peon)向中国霸主祈求原谅”,但正如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在微博上问的那样,摩根可不想因此失去刚拿到的独资许可。

戴蒙“斗命长”会影响摩根在华前景吗?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汤姆·莱特(Tom Wright)在推特评论说,戴蒙虽然是开玩笑说摩根大通与中共都有100年历史,但对北京来说,已经不允许任何人开这种玩笑了。

不过,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认为,如果(小摩和戴蒙)道歉足够诚恳,中共可能会就此打住。她补充说,党的寿命“不是中国愿意引起关注的话题”。

实际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昨天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被彭博社问及戴蒙“斗命长”玩笑时,并没有针对戴蒙本身作答,而是指责彭博社作为严肃媒体不应用这种博眼球的话来刷存在感。

而在戴蒙对玩笑道歉后,胡锡进也在微博上放软语气,称对方“只是想蹭中共流量”一笑而过。

赵立坚今天再度回应说,注意到有关人士的诚恳反省,这是一种应有的正确态度。希望有关媒体不要再借题发挥和炒作。

看起来,戴蒙和他的摩根应该是过了这一关。

不过,《南华早报》今天有一篇评论质问戴蒙,凭什么这么有信心摩根大通会比中共更长命?

《南华早报》评论文章质问戴蒙,凭什么这么有信心摩根大通会比中共更长命?(路透社)

还有人记得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花旗、房利美(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和房地美(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吗?

这些金融机构建立多年,花旗还是近200年的老牌公司,然后在上次美国次贷危机导致的全球金融风暴爆发之初,一夕间就倒下,被救助或被接管。

鉴于当代金融的变迁,风险可能隐藏在毫不起眼的角落,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金融系统都受波及。今时今日,谁能说哪家银行是安全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