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贸易大幅增长 因芯片需求激增

字体大小:

美国与台湾之间的贸易正在大幅增长,原因是计算机芯片需求的激增令台湾大大受益,此外,美国对来自中国大陆的许多进口商品(包括电子产品在内)征收25%的关税,也导致电子产品工厂从大陆回流台湾。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台湾目前是美国的第八大贸易伙伴,对美贸易额紧跟英国,超过了越南。在截至2021年9月的12个月里,台湾对美国的出口额创下了720亿美元的纪录。若从特朗普政府对大陆加征关税的前一年、即2017年算起,台湾对美国的出口额增长了约70%。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美国对台湾的出口额较美国与大陆关税战前的水平攀升了约35%,达到一年350亿美元,也创下了纪录。这一增长主要归因于台湾购买美国的原油、机械和汽车。

随着台湾和美国不顾大陆政府的反对正式加强贸易关系,台美间的商务活动呈现扩张势头。

台湾是美国主要的半导体供应来源,对美出口的急剧增长反映出许多行业对芯片的需求上升。

不过,台美贸易增长的最大原因是美国对大陆商品加征关税,拜登政府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这一关税政策。

很多台湾公司已将至少部分生产从大陆迁回,以免面向美国客户的价格上涨。台湾政府采取了诸多措施鼓励这种生产回流趋势,比如帮助返台台商获得土地、拿到建设融资以及协助招聘。

据报道,投资台湾事务所负责监督该激励计划,该机构称,自2019年以来,已有243家返台台商获批享受回迁补助,投资总额逾300亿美元。

台湾美国商会会长Andrew Wylegala说,他们知道,制造业需要找个地方绕过这些关税。Wylegala称,之前目睹了这么多生产从台湾流向大陆,现在他们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趁机夺回其中一部分生产。

许多制造商都将生产从大陆迁回台湾,总部设在台北的俊良贸易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该公司主要生产建筑紧固件和金属五金部件,产品在美国的家得宝和Lowe's等商店有售。

在此前20年时间里,俊良贸易约有一半的产品是在大陆浙江省制造的。总经理Jon Hodowany表示,在该公司希望扩大业务时,台湾提供了激励措施,降低了购买工厂设备的成本。

不过Hodowany称,最终起决定性影响的因素是大陆制造的产品被征收关税。

Hodowany称,原本的想法是在大陆进行初始投资,但上述关税带来重大影响。他表示,现在俊良贸易对美国的大部分出口来自台湾。

《华尔街日报》指出,其它推动台湾对美出口增加的因素包括,随着疫情迫使很多人在家办公,对个人电脑、电子设备以及支持这些设备的半导体的需求巨大。

总部位于台北的咨询公司Anemone Ventures首席执行官Revital Shpangental称:“在2020年和2021年,我们经历了对科技的完全沉浸式使用。”该公司为科技企业提供亚洲策略咨询。Shpangental说:“每个人都更加依赖科技,这本身就使得需求大量增加。”

根据投资台湾事务处处长张铭斌的一项估计,把业务从大陆迁至台湾的公司中,超过70%来自电子行业。

虽然上述激励计划将于今年结束,但张铭斌表示,他正在考虑将该计划再延长至多三年,因为日益紧张的两岸局势给一些在大陆经营的台商带来压力。

台湾政府也寻求深化与美国的经济联系,以此作为抵御大陆潜在攻击行为的堡垒。

台湾总统蔡英文积极寻求与美国达成一项自由贸易协议。今年早些时候,拜登政府恢复了与台北的直接谈判,举行了五年来的首次正式会谈。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称,美台贸易的增长凸显了双方的共同利益。

美国已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而台湾的炼油厂寻求供应多样化,不再主要依赖中东石油,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对台出口的增长大部分都归因于台湾增加购买原油。

半导体是美国从台湾进口的最大产品类别,并且进口规模已在迅速攀升。芯片广泛运用于汽车、家电和电子游戏等产品,受旺盛需求影响,全球各行业都出现了芯片短缺。美国和全球大部分国家都要靠台湾来增加芯片供应。

台积电是全球规模最大和工艺最先进的芯片生产商之一。微芯片需求激增之下台积电成为焦点所在。该公司早前表示,未来三年内将投入1000亿美元用于研发及扩大生产。

《华尔街日报》分析,台湾在该行业的主导地位已经引发了对于美国可能会过度依赖台湾芯片的担忧,尤其是在北京方面加紧呼吁统一台湾并加强其台海军事存在之际。

为了缓和这些担忧,美国政府官员已经设法将一些海外芯片制造业务引入美国,英特尔、台积电和三星电子正在美国本土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建设工厂。

不过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Ryan Hass说,台湾在芯片生产方面的地位可能预示着,未来台美关系将进一步加强。

“台湾本身就有其重要性......拜登政府需要实质性地深化美台关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