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国降准火速落定宽松掀序曲?

字体大小:

随着年末中国第二次降准尘埃落定及中共政治局会议落下帷幕,中国央行随后并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稳增长政策组合拳下LPR下调预期再升温,未来宽松节奏亦浮想联翩。分析人士称,跨周期调节框架下包括降准在内政策节奏不同以往,且MLF存量居高明年继续降准概率仍存,均不改变中性稳健态度,不过短期调低MLF及逆回购利率降息的子弹预计仍不会一发而尽。

据路透社报道,他们认为,降准置换MLF后,料央行仍会小幅续做MLF且利率调低的可能性暂时不大,但LPR小幅调降动能逐步积累方向亦较为确定,不过最终调整时点仍取决于央行与银行博弈结果,不确定性难消;整体货币政策宽松环境下,跨年跨节资金面虽有挑战但尚不足虑,央行料多种工具熨平波动。

路透社引述兴业证券固收分析师罗雨浓说,“这是今年第二次降准了,政策肯定是进入了宽松周期,但不同于过去,现在是跨周期调节框架,这意味着政策对冲时点更早,同时力度也更循序渐进”。他表示,预计12月MLF会续做一部分,余下的用降准资金置换。

罗雨浓也认为,降息(包括逆回购和MLF)短期可能还难以见到,降息需要更多触发剂,比如地产信用风险超预期蔓延或者基本面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央行很珍惜货币政策空间,明年美联储也处于收紧周期,不到万不得已应该很难动用降息工具。

距2021年岁末只剩20多天,受疫情,需求不旺等影响,中国经济“前高后低,经济可能滑出合理区间”的轮廓已相当明显。这从周一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中提到明年工作重点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不难看出明年中国稳经济大盘的压力正在加大。而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五提到、周一即火线祭出的年内第二次降准显然是对稳经济的具体注脚。

上周五李克强“适时降准”话音刚落,央行周一即宣布,12月15日(下周三)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这也是中国年内第二次降准。央行称此举是货币政策常规操作,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继央行周一火速宣布降准后,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央行还决定自今日(12月7日)起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这是时隔一年多央行再度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降准加下调再贷款利率,支持实体措施不断,本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调窗口开启。

年内还有一次MLF到期是在12月15日,规模9500亿元(人民币,下同)。目前MLF存量余额5万亿元。

华中一银行交易员表示,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调低亦属于定向支持实体的范围,甚至包括降准在内都没有改变稳健中性的态度;后续降息信号主要还需关注地产风险和经济压力情况。

“总理提及‘适时降准’后,市场中便弥漫着较强的MLF降息预期,这个预期怕是要落空了”,光大证券固收分析师张旭认为,央行降准后称“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绝不是空话;其次经济有新的下行压力,但也要看到中国是具有强劲韧性的超大型经济体,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

“预计DR007(七天回购利率)也是不会趋势性下降的,但我们认为LPR是有可能降的”,张旭认为,今年7月的降准为金融机构直接节约资金成本每年约130亿元,本次降准再度节约150亿元左右。此外,降准还压降了负债的利率,这是其为银行体系节约资金成本的间接作用。因此,LPR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受到较强的下行压力。

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对于本月到期的MLF央行仍会维持小幅续做,大概续做规模维持在2000亿至6000亿元范围,但是认为本月MLF利率调降的概率并不高。

李克强昨晚表示,今年中国宏观杠杆率明显下降,有余地运用多种货币工具,包括降准等,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持续为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降低融资成本,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此外,年末降准落定后,面对MLF 5万亿余额,明年继续降准概率难消,但短期继续降息包括MLF及逆回购利率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对于今年两次降准后LPR下调动能则在增强,尽管下调的方向是确定的,但是对于何时调降仍是未知数业内亦存分歧。

对于未来继续降准,广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倪军认为,考虑到降准相对友好且信号意义更强,目前MLF余额5万亿元(对应约250BP准备金率空间),所以央行有较大空间降准释放友好信号同时又不“大水漫灌”。如果地产情绪缓和和财政力度仍不能改善明年一季度经济预期,明年1月仍有降准可能。

对于LPR下调,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指出,LPR下调方向是确定的,整体内需复苏偏慢,要增强经济复苏平衡性、可持续性,就是要激发内需,促进消费恢复。为企业纾困,需要激发微观主体活力,降低疫情、供应链中断及原材料高成本影响,降低综合融资成本。

但罗雨浓认为,LPR是否调降是央行和银行动态博弈的过程,LPR降息会导致存量房贷利率下调,这对银行盈利和放贷热情是不利的,“感觉LPR利率还是会持平吧,中央不会这么快把子弹全部打光,走一步看一步可能性更大。”

中国今年7月全面降准后,尽管当月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一年期调降的预期一度亦水涨船高,但LPR最终仍是持平。

周茂华称:“央行降准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同时,今年以来银行盈利持续改善,按理有动力和条件进一步为实体经济合理让利,问题就是如何降。如果采取支小、支农贷款利率下调,精准但惠及面不大,相对这个有可能本次会调降LPR。”

年末将至,对于跨年的资金面,华创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此次流动性宽松节奏前置,有利于12月中开始的“跨年”, 同时,12月降准落地时点偏早,不利于1月中开始的“跨节”,关注央行其他对冲措施。

“1月末现金走款规模更为集中,预计规模在1.5-2万亿附近,或仍形成较大的跨节压力,需要央行增量的对冲措施”,他们称。

进入12月后,央行连续第五日将逆回购规模定在百亿;据路透社统计,本周公开市场有2300亿元逆回购到期,前两天各1000亿元,后三天均为100亿元。

央行公开市场上周转为全口径净回笼3700亿元。分析人士称,从下半年操作来看,央行随时根据市场需求,以灵活的操作实现维稳目标,在此基调下,2021年收官月流动性总体料无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