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台湾允许两岸同婚是统战伎俩?

台湾在2019年5月通过了首部同婚专法,成为亚洲首个同性结婚合法的地区。(路透社)
台湾在2019年5月通过了首部同婚专法,成为亚洲首个同性结婚合法的地区。(路透社)

字体大小:

就在大陆网民这头唱着2035年坐上动车去台湾看看“那外婆澎湖湾”“情歌里的阿里山”时,台湾陆委会那头前天(5日)扔出一个重磅消息:修订《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简称《两岸条例》),将大陆人纳入同婚范围。

台湾在2019年5月通过了首部同婚专法,成为亚洲首个同性结婚合法的地区,但彼时针对跨境的同性婚姻,只适用于同样同婚合法的国家或地区(如美国或英国)。

台湾同婚法案2019年5月17日在立法院正式三读通过。(自由时报)

台湾司法院今年1月又通过《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修正草案,规定同性伴侣只要一方是台湾人,就可以在台湾结婚。然而与大陆人同婚的部分,因涉及《两岸条例》,当时并不在修法范围内,导致台湾和大陆的同性伴侣无法合法登记。

台湾修法

挺同群体“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伴侣盟)在去年5月,即同婚法通过一周年时表示,前去该组织寻求法律咨询的伴侣,最多的便是台湾与中国大陆、港澳的同性伴侣。

伴侣盟当时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采访时说,台湾政府已经认定“两岸同婚”已有法源,即适用于两岸异性恋人合法结婚的《两岸条例》,就只差行政配套。但由于两岸当前冻僵的政治氛围,不可能先让两岸同婚首先实施,台湾政府的立场因此是所有地区的情况都一次过厘清后才一起通过,可能会拖延很久。

就在两岸同性伴侣已经感觉合法结婚是遥遥无期,并自认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时,台湾陆委会前天发布了上述公告。

公告称,修正《两岸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内容,明定民事所涉及大陆地区者,除《两岸条例》另有规定外,准用《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的规定。

而《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第46条规定,“婚姻之成立,依各该当事人之本国法。但结婚之方式依当事人一方之本国法或依举行地法者,亦为有效”。

也就是说,大陆人只要赴台,就可与台湾同性伴侣合法结婚。

事实上,早在2019年2月21日,台湾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就曾说:“不可能全世界的同志都可以与台湾同志配偶结婚,两岸、台港澳却差别对待。”他并表示当局将会站在尊重人权的角度,一视同仁研议配套措施。

台湾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在2019年2月就大陆同婚情况提到,当局将会站在尊重人权的角度,一视同仁研议配套措施。(自由时报档案照)

邱垂正今天受访时预告说,修法包含性别平等概念、儿童福利保障、智慧财产权及新型商业型态,保障两岸人民权益和安全,修法项目很多,“就是把民事章则全部准用《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

至于外界担忧两岸同婚合法化,可能遭遇到假结婚来台等安全风险。邱垂正则说,相关行政作业跟行政程序的配套措施也要出来,到时会有完整的行政程序来加以配合,并会强化管理,包括面谈、审查以及人流管理的机制。

两岸网民相互攻击

对于此次修法的原因,台湾官方解释为:两岸往来衍生之民事法律关系及类型日趋复杂,均与30年前立法环境差距甚大。《两岸条例》民事章选法规定,已不足因应当前时空环境及实务需求。

这个原因听起来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无论如何,它在客观上对两岸同性恋来说终究是个好消息,然而两岸网民的反应却充满了火药味和阴谋论。

大陆这边的网民在微博上说,台湾允许两岸同婚“是对大陆同性恋群体的统战伎俩与谋略”。

台湾网民则在油管(Youtube)上留言:“人权应该得到保障,你们(大陆)的政府大概是不可能了”,末了还不忘提醒:“但最重要的是你们自己要有这种意识。”

有大陆网民直接放言:“其实我更关心统一过后台湾的同婚合法化怎么解决,毕竟现在统一已经是大势所趋了。”

台湾网民则嘲讽:“好事大家中国人,坏事留岛不留人。”

还有台湾网民为蔡英文政府感到悲哀,称她“只能利用这种方式来赢得选民的支持与认同。”

不过,也有大陆网民说,“谁能想到最先开始保护我国性少数权利的是国人天天在骂的对岸”。

台湾的“挺同”和大陆的“反同”

台湾2019年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当时在大陆引发了高度关注,相关话题还冲上了微博热搜。

和今天的舆情有所不同,许多大陆网民表达了支持,并调侃说“四舍五入相当于中国允许同婚了”。而就在同年12月底,中国大陆官方罕见地在正式场合提到同性婚姻相关议题。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说,有大量民众提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被写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

尽管这只是一个事实陈述而没有任何表态,但外界当时认为这是官方在暗示对同性婚姻态度有变,寄予了相当高的期望,甚至有报道猜测下一步会不会为同性婚姻的“传宗接代”铺路,即代孕合法化。

不过,隔年5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主任黄薇接受中国媒体访问时说,相关意见“很多都是有组织的”“包括寄来的信封都一样,就是复印粘贴”,并作出最后结论:中国“将维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婚姻制度”。

随后,中国官方对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等少数性别)群体的态度日趋保守甚至严苛,连娱乐圈曾被追捧的“阴柔气质”男偶像也未能幸免,直接被贬是“娘炮”。官方禁止代孕的坚决态度也间接反映了同婚合法化没戏。

同时,民间讨论LGBT的空间也进一步被压缩,北大、清华、复旦等多所中国高校的LGBT学生社团及相关社会组织的微信公众号今年7月忽然遭到集体封杀。

大陆民间讨论LGBT的空间近年进一步被压缩。(互联网)

有分析指出,大陆官方视LGBT为“舶来品”,认为境外势力透过有关社团、组织在高校学生中煽动和渗透的风险很高,甚至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

和对岸比较起来,台湾对LGBT的包容不可同日而语。相关话题不仅在民间可以自由讨论,许多名人明星也带头发声,而政客的倡议、游说不但不会踩线反而还能为自己拉票。

台湾知名艺人蔡依林和林心如联袂出演音乐MV《不一样又怎样》力挺同志。(互联网)

因此,台湾政府或许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借两岸同婚的决定酝酿民意支持,同时也可能“以柔克刚”,争取大陆部分群体的好感。

确实,在两岸网民的对呛中,也仍有一些大陆网民说:“台湾(平权方面)的确做的很人性化。”

然而,在万事皆可“政治化”的大潮中,大陆网民叫嚣着要“坐着高铁去台湾”,台湾网民又反过来讽刺“小粉红”“玻璃心” ,到底还有多少人真正关心平权带来的“人性化”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