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牵动无数中国人的被拐男孩

12月6日,孙海洋紧紧拥抱着孙卓并嚎啕大哭,一旁的妻子彭四英也哭得泣不成声。(互联网)
12月6日,孙海洋紧紧拥抱着孙卓并嚎啕大哭,一旁的妻子彭四英也哭得泣不成声。(互联网)

字体大小:

在一般人看来,父子俩拥抱只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不过对于年近半百的孙海洋而言,这是他过去14年以来,最盼望、也是最渴望完成的一件事。

2007年10月,来自湖北某县城的孙海洋,为了追求更好的收入,决定带着妻小来到深圳打拼,并在当地租了个店面卖包子。不料,他4岁的儿子孙卓,有一天在店门口玩耍时突然被人拐走。自此,“悬赏20万寻子”的寻人启事,就与孙海洋形影不离——这件事后来也被改编为2014年上映的电影《亲爱的》,而被中国民众熟知。

如今,七年过去了,电影中未完待续的故事,终于在现实中上映。

由中国巨星赵薇(左)以及黄渤主演的电影《亲爱的》,据报改编自孙海洋的寻亲故事。(互联网)

2021年12月6日,在深圳警方帮助下,孙海洋夫妇见到了被拐多年的儿子孙卓。根据中国媒体发出的视频,孙海洋紧紧拥抱着孙卓并嚎啕大哭,他的妻子彭四英也泣不成声,场面十分催泪。

不过在视频中可以看出,现年18岁的孙卓,情绪显然并没有如孙海洋夫妇般失控激动,在他眼里,面对突然凭空出现的亲生父母,或许更多的是有点茫然,甚至不知所措吧。

孙卓早前受访时就曾透露,自己是前几个星期才得知他是被拐的,“就是不相信这个事情,当时一点都不相信”。

孙卓也提到,警方突然告诉他不是被一手带大的父母亲生的,让他非常震惊,“说不上是高兴或悲伤,心里特别乱,感觉像在做梦一样,或者说像傻了一样。”

孙卓被拐卖后,长期跟养父母住在山东聊城阳谷县。他南下深圳与亲生父母相认后,三人一起回湖北监利老家见亲人。之后,孙海洋再开车把孙卓送回山东阳谷县的学校念书。

孙卓强调目前不会在亲生父母以及养父母之间作出选择,原因是他从他们身上都感受到满满的爱。

“亲生父母找了我十多年,非常辛苦,养父母养育了我十多年,也很辛苦......关于我是回去还是留下,一时半会让我作出决定,对于我来说其实有点困难,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孙卓还说:“两边都是我的父母,我也说不清楚谁轻谁重,该读书读书,该学习学习,以后有时间就两边串串门,见一见。”他并表示,不会因此对养父母产生恨意。

孙卓(中)与亲生父母孙海洋(左)以及彭四英(右),一同接受媒体访问。(互联网)

平心而论,面对这样的情况,相信一般在社会上历练多年的成年人都会很纠结,何况孙卓还只是一名高中生。从法律层面上来看,养父母与孙卓只是领养的关系,与孙海洋夫妇才是亲子关系,孙卓应该回到孙海洋夫妇身边生活的。但如果从情感的角度来看,则另当别论了。

或许正因如此,不少网民对孙卓上述发言展开了口诛笔伐般的网暴,纷纷批评他认贼作父:“这孩子不要也罢,都养成白眼狼了”“感觉这孩子三观没有正确建立,被他人贩子养父母洗过脑了估计是。”

但也有网民表示理解孙卓内心的煎熬:“这个真的很难怪罪孙卓。让这份恨意得到补偿和公平对待的应该是完善的法律框架,而不是道德绑架一个把陌生人当亲生父母的得到过爱的孩子。至于这份爱是否纯粹,是否沾染了无后为大的个人私欲,都不是孙卓目前能想清楚的问题。时间和情感是无法用法律衡量的东西。”

无论如何,据深圳警方介绍,目前按照法律程序,孙卓的养父母已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警方并未透露对他们采取了何种法律措施。

有律师分析称,此案是否追责的关键点在于养父母是否存在收买这一行为。

“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要以买为前提,也就是拐卖儿童的人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的人之间存在金钱交易关系。对收养被拐儿童的行为人,也就是养父母,如果没有支付费用,是否构成拐骗儿童罪的共犯存在争议。”

据《中国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律师认为,如果没有一起拐骗的合意,仅仅明知是拐骗来的儿童而予以收养的,则不能构成拐骗儿童罪。但是,如果经警方调查确实存在收买行为,则可追究其刑事责任。

孙卓(中)与父母早前一起回湖北监利老家见亲人时,被当地许多民众围绕并拍照。(微博)

对此,孙卓养母回应说,当时她被涉嫌拐带孙卓的人告知,孙卓被亲生父母弃养了,所以她才会领养,完全不知道孙卓是被拐来的。孙卓养母还说,由于自己生了两个女儿,“邻居说话可难听了,能领养一个就领养一个。”

客观来讲,这样的说法明显不符合逻辑,要知道,就算是亲生父母弃养了,孩子也是不能轻易地带回家养,毕竟领养都是有程序的。

孙卓养母估计是绕过正常法律程序才领养了孙卓。警方也披露,孙卓的户籍地是在黑龙江省某市,这不禁让人疑惑,孙卓目前是如何在山东上高中的?是不是用了伪造出生证明?他又是如何在黑龙江取得户口?

据新京报视频报道,孙卓养母回应称,她老家在黑龙江,因为当时山东计划生育政策,就让自己的父亲帮忙给孙卓落户,孙卓的学籍则一直在山东。

但在这领养和上户的背后,恐怕还有不少隐情。法律专家认为,在正常情况下,被拐儿童不能上户口,若能上户,背后有可能涉伪造假证行为。

央广网报道,根据户口登记条例的规定,给孩子上户口必须携带相关证件,如医院开具的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父亲与孩子的亲子鉴定证明等,如果是收养的子女,则须携带由民政部门依法出具的合法有效的收养证明等。

北京市恒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卫法分析称,“被拐儿童违法落户最典型的方式之一就是伪造《出生医学证明》。”

众所周知,拐卖儿童在中国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根据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创建的“宝贝回家”网站,截至2018年,网站上还有超过四万个家庭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且平均每天有11个寻找孩子的家庭在网上进行注册。

该统计并发现,遭遗弃或送养的孩童数目自1980年代初期攀升,并在1990年附近出现高峰。而1979年正是中国一胎化政策开始实施的年份。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2019年一份由厦门大学学者针对中国拐卖儿童进行的研究报告指出,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大幅增加了遗弃儿童和拐卖儿童的现象,而中国重男轻女的文化,也导致大多数被遗弃的儿童是女孩,大多数被拐卖的儿童是男孩,中国社会历来偏爱儿子——以孙卓为例,他的养父母在养育他之前,也已有了两个女儿。

随着中国政府于2000年初开始逐步放松一胎化政策的执行,并在2015年撤销该政策,通报的拐卖事件急剧下降。《纽约时报》中文网引述中国政法大学反拐中心执行主任张志伟表示,像全国失踪儿童DNA数据库这样的技术进步、更严厉的刑事处罚以及公众对拐卖儿童意识的提高也有助于遏制这一问题。

不过,拐卖的威胁仍然困扰着许多中国人。今年3月,福建宁德一名男子在当地闹区,见一名小孩独自跟随家人身后,趁机抱走小孩;7月,杭州的几个警察部门发表声明,否认有关拐卖未遂的疯传谣言;11月底,安徽合肥一母亲带着一岁男童买蛋糕,一时疏忽放开了男童,不到一分钟孩子就不见了,随后发现被人带走后,从高楼扔下致死...

为了找回被拐走的儿子孙卓,孙海洋曾发出“悬赏20万寻子”的寻人启事。(互联网)

总而言之,孙卓这件事牵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过去几天因各种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就说明了一切。然而,对于孙海洋夫妇而言,估计内心是五味杂陈的。

孙卓已回到山东继续念书,而他的亲生母亲也表示,不会去山东陪同孙卓读书,不想给孩子压力 ,一切以孩子读书为紧要的事。父亲孙海洋也说,不管怎么样孩子找到了就是最高兴的事,至于其它问题,他已经不会过多在意了,但不打算与孙卓的养父母家见面。

“有时,只一瞬间没回头,生命中的最重要就消失不见。”  这是电影《亲爱的》其中一句经典台词,套用在孙海洋一家人,以及千千万万个被拐儿童家庭身上,相信应该也不为过。衷心期盼,“天下无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