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从“威”变“哑”的薇娅

被称为“直播一姐”或“带货女王”的薇娅,据报曾一周七天都在直播卖货。(互联网)
被称为“直播一姐”或“带货女王”的薇娅,据报曾一周七天都在直播卖货。(互联网)

字体大小:

“薇娅花了几十个亿把王力宏给救了。”

“力宏:谢谢薇娅帮我挡一下。”

“万万没想到,最后来救王力宏的,是薇娅。”

这些,都是中国网民周一在网络上的留言,收获的点赞数都高达好几万次,但围绕薇娅这位人称“直播一姐”或“带货女王”的讨论,远比这几则留言来得许多,热度甚至还一举超越了过去几天都占据娱乐新闻头条的王力宏。

让人不禁想问,作为这几年中国网络直播标志性人物的薇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享誉华文娱乐圈的明星王力宏(右),早前被前妻李靓蕾(左)指控婚内不忠等而闹得满城风雨。(互联网)

周一下午大约3时55分左右,“薇娅偷逃税被罚13.41亿元(人民币,下同,约2.87亿新元)”这则新闻,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了——从用户数超过五亿的微博,到上亿年轻人喜爱的B站,再到订阅数好几百万的自媒体,都在议论此事。

不仅仅是因为罚款额不输一家商业巨头,中国最大在线外卖平台美团不久前因“二选一”垄断行为才被罚了34.42亿元,更令人震惊的是,一直以正能量形象示人的薇娅竟违法,而且还犯了中国民众都痛恨的偷逃税罪。

要知道,娱乐圈大腕范冰冰2018年就因偷逃税2.55亿元被全民唾弃,从此消失在公众视野里。

范冰冰2017年3月出席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大奖。(路透社档案照)

根据官方通报,薇娅在2019至2020年期间合计偷逃税款7.03亿元;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称,是经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的,并指薇娅是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

不过鉴于薇娅是首犯,加上如果能在规定期限内缴清共计13.41亿元的税款、滞纳金和罚款,按照中国法例规定,她将被免除刑事责任。薇娅昨天就此通过微博发布致歉信称,自己完全接受税务部门的处罚决定,“将积极筹措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补缴税款、滞纳金和罚款”。

薇娅也在致歉信中强调,这次税务问题让她深刻认识到,“依法纳税是自己应尽的义务......向社会,向一直支持信赖我的用户致歉!错了就是错了,我愿意为我的错误承担一切后果,对不起!”

但在外界看来,薇娅的一句“对不起”,并不能抵消她接下来所要承担的后果,估计损失也远比13.41亿元这天文数字来得多。

薇娅周一下午通过微博发布致歉信称,自己完全接受税务部门的处罚决定,“将积极筹措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补缴税款、滞纳金和罚款”。(薇娅微博)

首先,薇娅被开的第一枪,就是她赖以生财的工具——各大网络直播或社交平台一一被封,包括淘宝直播间、微博、抖音、小红书等。上个月,网名“雪梨”的朱宸慧、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同样因偷逃税款被罚后,她们的网络店铺、社交账户就一直被冻结至今。

可想而知,知名度和影响力比她们高出好几个维度的薇娅,估计即使交了罚款后,也会被晾一阵子,至于时间多长,没有人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官方对此非常重视,大批官媒报道和评论就证明了这一点。

其中,《人民日报》昨天评论称,薇娅是颇具社会影响力的“头部主播”。遗憾的是,在依法履行公民纳税义务上,她没有作出应有示范。“‘头部主播’要带头知法、懂法、尊法、守法,否则,走歪走偏,再难回头。请始终牢记:促进新经济新业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法律亮剑既不会‘微’也不会‘哑’!”

再者,目前公共形象已倒塌的薇娅,未来若还有机会复出,带货还能否得到消费者信赖、认可都是未知数。但如果她从此一蹶不振,不能重启直播,她旗下上百上千名员工的饭碗不仅恐怕不保,一众直播平台,尤其是淘宝直播的经营估计也会大受打击。

据报道,2020年薇娅在淘宝直播的直播带货总额高达310亿元,而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带货成交额为4000亿元,也就是说薇娅一个人的销售额占比接近8%。由此可见,薇娅在淘宝直播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现年36岁的薇娅,在成为网络主播前曾作为一名歌手在娱乐圈闯荡。(互联网)

现年36岁的薇娅,早在2003年就涉足商圈。当年,薇娅与还是男友的现任丈夫董海锋,在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附近开了一家服装店,尽管生意不错,但怀抱星梦的她,不甘于只做成功的商人,决定走向萤光幕前,参加了一档选秀节目。

凭借天赋和努力,薇娅拿下了冠军,并还因此签约大名鼎鼎的环球唱片公司,成为一线歌手潘玮柏、陈奕迅的师妹。奈何,在不仅讲究实力的娱乐圈里,薇娅似乎缺的更多是运气,发展没有想象中顺利。后来,可能是心有不甘,仍想在这五光十色的圈子闯出一番天地,她摇身成为了一个三人团体的饶舌担当。然而,这依旧没有在业界溅起起任何水花。

在闯荡几年后,薇娅或许意识到她注定不是吃娱乐圈这口饭的,在2008年决定全心投入至商场大展拳脚。事实证明,她的这项选择是正确的。虽然期间经历过开店又关店、大赚又大亏、买房又卖房,但最终薇娅还是挺过了,而这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

这一年,薇娅成为了还在萌芽阶段的淘宝直播的一名视频直播推销商品主播,换句话说,就是如今的“带货”主播。

“当时的直播还处于鄙视链的底端,那时候很多人觉得直播那么low(低级),包括我当了主播以后,那时候商家,都是我们求着去说你给我直播一下吧。”薇娅曾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此描述。

尽管如此,口才了得,加上靓丽外表和亲和力十足的薇娅,成功凭一己之力,扭转了当时外界对于网络直播行业的认知,而她也因此一步步走上“带货女王”的宝座。薇娅去年直播带货交易额达310亿元,就说明了一切。至于收入,就更不用说了,否则今年5月她与丈夫也不会登上《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并以90亿元的身家,与知名辣椒酱品牌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并列第490名。

薇娅与丈夫董海峰(右)今年以身价90亿元人民币,登上《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中的第490名。(互联网)

当然,与财富水涨船高的,还有薇娅曾经渴望的知名度。自从2016年在淘宝直播一战成名——短短四个月内达到1亿元的成交额后,薇娅的高人气便从直播间,一点一点地扩散开来,更开始登上各种综艺节目、参与顶级时尚杂志的拍摄、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同框,甚至入选《时代》杂志百大影响力人物等。

乘着直播的东风,薇娅可以说是完成了当年想要在娱乐圈出头的愿望。然而,或许正因得来不易的名与利,尤其是后者,人生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她,似乎舍不得将辛辛苦苦赚到的钱,吐出去一分,尽管是以合法的途径获得的。不过,交税缴税是每个国家公民的基本义务,相信叱咤商场多年的薇娅,不可能不清楚。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就此发文指出:“生意越大,钱越多,则遵纪守法的责任越大,而不是规避责任义务的特权越多......挣这么多钱还逃税!公众的这一不解和诘问十分质朴。”

但胡锡进表示,不希望看到薇娅从此消失。他并意有所指地说:“这是国家加强市场监管的一部分,能自己制造了绝境,能否绝处逢生同样取决于她自己......我看到一些人在算薇娅能不能还上被罚的十几个亿,认为她能还上的居多。我也这么看。”

胡锡进上述谈话,也点出薇娅事件的关键词:国家加强市场监管的一部分。

今年以来,中国官方已对多个行业加强监管措施,从最初的互联网,后来扩展至教育、娱乐圈等。有人说,这是官方为了破除垄断,打造一个更公平的竞争性市场环境。也有人说,通过强化监管,可以实现共同富裕——这是当下中国社会的主旋律。

甘肃省陇南市康县王坝镇王家坝村的一位村民,在陇南市康县王坝镇共享网络直播间直播带货。(新华社)

网络直播带货虽然在这几年才兴起,但是基于其互联网属性,也已经开始在中国市场露出这一苗头。以薇娅为例,她凭借强大的号召力,或者在官方眼中的不对等优势,已经在该行业里呼风唤雨,具体一点,就是拥有非常大的市场支配能力。因此,如果她继续发展下去,难免会对社会产生一定影响力,尤其在年轻群体里。

当然,薇娅会被当局盯上,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就是警惕“薇娅们”要按照法规老老实实缴税,毕竟网络直播带货行业之前一直都处于“野蛮生长”的情况。有分析指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过4.9万亿元。在这成长趋势下,可以想象有越来越多的直播主将日进斗金,当中难免会有人选择与薇娅一样,不惜铤而走险偷逃税。

薇娅昨天被罚重金的新闻前脚一出后,后脚便蹦出已有上千名网络主播主动补缴税款的消息。看来,这一波主播补税潮,薇娅起到了很大的警示作用。她未必是最后一个被盯上的“头部主播”,但可预见的是,像她那么有影响力的网络主播,未来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