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张庭的“微商帝国”要凉了?

在大陆做微商的台湾艺人张庭和林瑞阳靠自创护肤品牌TST赚得盆满钵满。(互联网)
在大陆做微商的台湾艺人张庭和林瑞阳靠自创护肤品牌TST赚得盆满钵满。(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有“酒窝美女”之称的台湾艺人张庭和曾是“台湾第一小生”的林瑞阳近年淡出荧屏,转而在大陆经商。二人摇身一变,一个成了“微商女王”,另一个成了“活酵母之父”。

夫妇俩依靠娱乐圈人脉与微商运营模式,把自创的“TST庭秘密”护肤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尽管旗下产品屡传负面新闻,但公司却一直屹立不倒。

直到昨天,张庭旗下公司涉传销的新闻曝光后,网民纷纷感叹,这二人恐怕终于要凉凉了。

张庭林瑞阳涉传销案

中国大陆的民间反传销团体“李旭反传防骗团体”公众号上周五(24日)晒出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函的回复,证实今年6月5日对TST所属的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

该公司还因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而被采取保全措施,高达6亿人民币(下同,约1亿2750万新元)的资金被冻结。

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证实已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李旭反传防骗团体”公号)

监管局工作人员说,该局成立专案组,参与调查的执法人员400多人,“目前来看属于经营性传销,是否具备诈骗性传销特征还在调查。”

和以实际经营为目的、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经营性传销不同,诈骗性传销以经营为名,实际通过“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自2019年就开始追踪TST涉传销行为的前述民间反传销协会创建者李旭指出,“TST的模式很明显就具备(诈骗性)相关特性”。

根据中国《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如果是经营性传销,张庭夫妇可能面临罚款,但如果涉及诈骗性传销,二人或将面临牢狱之灾。

产品曾被投诉质量低劣

TST的产品本身就曾出过问题。2016年,多名消费者反映自己使用了TST明星产品活酵母后“烂脸”,TST客服却称这是正常的排毒现象。

消费者被医院诊断为皮肤发炎后,张庭本人又在微博发文称,TST产品“依法合规三证齐全”,且“有专业的第三方检验检疫机构做卫生安全性试验”。她还解释说,“每个用户的肤质不同,所以会对化妆品产生不同反应”。

《消费者报道》当年7月进一步调查发现,TST有30款未备案产品,其中13款各平台还在销售,而该品牌的“活酵母”概念更涉嫌虚假宣传。

众多明星站台宣传

产品被曝光有问题,却没有影响张庭的“微商帝国”版图扩张。TST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张庭的娱乐圈资源功不可没。

TST招揽加盟商的官网显示,“六大明星老板”是其宣传点之一,除了张庭夫妇,其余的还有大陆知名导演徐峥和陶虹夫妇,以及台湾歌手曹格和吴速玲夫妇,其中陶虹更是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台湾第一名模”林志玲(左)和台湾综艺天王吴宗宪(中)都曾参与张庭的微商生意。(互联网)

而曾为TST产品代言或站台的明星更是不计其数,包括林志玲、范冰冰、吴宗宪、赵薇等,可谓星光熠熠。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张庭,对如何利用名人效应营销产品、获取流量十分在行。

明星们哪怕只发过一次微博,她们抹着TST面膜产品的照片就会被集合在一起,组成一张大合照,配以“TST是0门槛0投资0风险”字样,变成TST的永久广告素材。

传销现场般的线下活动

除利用明星在网上宣传外,TST还经常举办各种线下大型活动,邀请各地代理人参加。

张庭夫妇经常在现场高亢喊话,为台下的低级别代理们“打鸡血”,还带着员工和代理商坐邮轮出国旅游,为品牌助长声势。

张庭(左)夫妇带着员工和代理商坐邮轮出国旅游。(互联网)

更奇葩的是,如今身形走样、被网民戏称为“林奶奶”的林瑞阳,常穿着花哨的大衣在TST活动现场与女性为主的代理们亲密互动,甚至不惜男扮女装博人眼球。

林瑞阳曾男扮女装出席TST活动,网民直呼“辣眼睛”。(互联网)

从网传的照片和视频来看,TST活动的疯狂场面,与传销组织几无二致。

疯狂发展下线的盈利模式

TST又是如何盈利的呢?有代理商透露,TST的盈利机制基本围着“疯狂发展下线,疯狂砸钱囤货”。

一名曾在2016年加入的微商代理称,加盟虽然免费,但背后机制繁琐,“这几年其实没有盈利多少,钱大多都拿去囤货了。”

另一名TST代理受访时说,做这个主要靠招收代理,招到代理后,下线就会给自己抽成,获得高额利润。

据了解,TST将代理分为蓝卡和红卡,前者所享有的业绩返点只有个人销售部分,后者不仅有个人销售部分,还包括下线的业绩总和。红卡代理又分为七个等级,级别越高、团队业绩越高,返利也越高。

“微商帝国”体量惊人

利用以上种种方法,张庭夫妇这几年在大陆赚得盆满钵满。

据公司一位员工称,整个公司由1900个“集团”组成,自己只是其中一个集团的负责人,手下就有300多个代理,代理手下还有兼职销售人员。

该工作人员还称,公司在中国有766万名代理,如果按照每人每月2000元来算,全国一个月的营业额就高达153.2亿。

张庭夫妇的达尔威公司曾是上海青浦2018年的纳税百强企业。(互联网)

这就不难理解,张庭夫妇的达尔威公司何以成为上海青浦2018年的“纳税百强企业”,据报纳税金额甩开众多国际日化巨头及知名物流企业。

天眼查App显示,张庭相关公司有90家,其中,由其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77家。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成立的九家公司又于9月8日同时注销,而林瑞阳的关联公司则达到69家。

《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昨天发文说,一个人办几十家公司,这中间在倒腾什么,是值得打问号的。通常来说,搞出一堆公司,有利于做空利润和避税,另外可以把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展的业务转移到其他公司里。

游走在传销边缘的微商

微商,是电商之后兴起的社交网络商业模式。其中,以基于社交媒体朋友圈的代理分销式微商,即C2C(Consumer to Consumer)最为人熟知。这种模式以个人为中心,基于代理级别逐级加价,引导下级批量购买商品并升级代理权,以此获利。

对普通民众来说,微商的低门槛带来了致富机会,而娱乐明星由于其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做起微商来比普通人更占优势。

事实上,包括伊能静、张馨予、郭德纲在内的很多明星都涉足微商,被网民调侃“明星的尽头是微商”。

明星站在金字塔顶,而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微商营销非常依赖个人分享体验,需要在朋友圈不停地“炫富”,将自己包装靠微商致富的成功人士,以吸引其他人加入,并发展成自己的下线。这样才能卖出更多货,同时以更低的成本从上家拿货。这种形式实际上就带有了传销的色彩。有专家估计,中国数千万微商中,相当部分已经发展成为传销。

自上世纪90年代出现传销组织,中国对传销的禁止态度非常明确。尤其在2005年颁布《禁止传销条例》后,各地多次实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

微商的野蛮生长,给监管部门打击传销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张庭夫妇此次涉传销案的最终结果,或许会成为今后微商类型传销案的一个判例。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昨天发表短评说,要警惕以电商、微商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直销)行为,呼吁“剜掉网络传销毒瘤”,并称法治社会“容不下违法钻营的秘密”。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官方近期大力整顿娱乐圈乱象,整治粉丝经济、遏制流量至上、规范明星代言、打击虚假广告,措施频出。

张庭,这个和娱乐圈深度捆绑的“微商女王”,这次恐怕真的要凉凉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