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香港特首选战扑朔迷离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月12日出席立法会举行的行政长官答问会后离场,这也是第七届立法会举行的首次会议。(路透社)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月12日出席立法会举行的行政长官答问会后离场,这也是第七届立法会举行的首次会议。(路透社)

字体大小:

香港特首选举定于3月27日举行,过往这个时候,有志之士已纷纷公开表态争取选委支持、催谷人气,但迄今为止台面上仍静悄悄。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前特首、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近期被问及会否竞逐特首宝座时,都拒绝正面回答。

选举改制后的首场香港特首之战,开打时间明显落后于过往,何以如此不寻常?

北京不要恶性竞争 传缩短竞选期

据港媒报道,北京要潜在人选“封口”的主要考量是,要减少建制派内讧。一个可能的操作法是缩短竞选时间,从长跑变短跑,防参选人在长时间的竞争中陷入相互攻击、抹黑的恶性竞争。

《南华早报》报道引述消息人士说,香港选举改制后,北京希望看到一个“去政治化”的环境,中央还是想要一场具竞争性质的特首选举,“但是相互抹黑等不健康的竞选,不利于选后的管治。”

报道引述选举事务处内部人士称,选举事务处原订在本月初召开记者会,正式公布提名期和选举活动指引,但是“北京突然告知,一切暂缓进行”。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上月在记者会上说,特首选举提名期从2月15日开始。但上述人士说,除非政府将此日子刊宪,否则2月15日还不能算是正式提名日期。

据网媒“香港01”报道,如果这次提名期押后,根据《行政长官选举条例》规定,提名截止日期须早于选举日前的21天,而提名期不得少于14天,即提名期最迟须于2月21日开始,较原计划推迟一周,与此同时,原计划中16天的提名期将缩短,选举期将更加紧凑。

《香港经济日报》的报道也引述资深建制派人士说,以前的特首选战,候选人既要斗民望,又要争取选民支持,为拉票不能太迟表态,但长时间的竞争难免导致阵营之间互相攻伐,甚至爆黑材料。当年唐英年和梁振英之间开战,以及林郑月娥和曾俊华的竞争,分别加深了建制与社会撕裂。

熟悉北京的消息人士称,中央政府希望这次是君子之争,虽然容许两人下场角逐,却也勒令大家保持沉默,等到最后一刻才开绿灯,以免提早开跑,夜长梦长。各潜在实力人选也都收到温馨提示暂时“封口”,以减低恶性竞争风险。

综合上述报道可得出两个信息:一、北京希望有竞争,而非一人自动当选;二、不要恶性竞争,以免建制内部恶斗或香港社会因选举而撕裂。

专家:争取北京信任无关乎竞选期长短

“香港01”报道,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分析指出,香港特首选举和以往的性质大有不同。

以往特首选举即使不是全民普选,但相当程度上都吸收了西方选举的部分特性,如候选人比拼形象工程及媒体宣传等,重点未必是政纲,即使选前名不见经传的都有机会突围而出,实际竞选工程需时较长;但这次在“爱国者治港”的主旋律下,选举倾向了“精英政治”的一方。

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在“爱国者治港”的主旋律下,特首选举倾向了“精英政治”的一方,有资格问鼎特首之位的人,真正要比拼的不是政纲,而是个人条件,包括政策执行能力、社会威望、能否令中央政府放心等。(互联网)

刘兆佳说,在这情况下,有资格问鼎特首之位的人,真正要比拼的不是政纲,而是个人条件,包括政策执行能力、社会威望、个人勇气和政治担当、能否团结爱国阵营、能否令北京放心等。这些人本身在精英阶层内一定已有相当知名度,“大家都约略知你个人底细”,所以竞选工作的重点是在精英阶层内争取支持、争取北京的信任:“这些工作根本不需要一个长的提名期和竞选工程,大家(精英阶层和中央政府)平日都会见到。”

台面下战锣鼓响

不过,台面上虽按兵不动,台面下已战锣鼓响。热门人选摩拳擦掌,“政纲”已备好,随时可去马。

林郑月娥在任期尾段于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北部都会区,为未来20年香港发展筹谋,上周又详述政府架构重组,大动作频频,争取连任之意颇为明显。

梁振英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不仅大谈未来香港的制度改革,更直言下任特首最重要是做好“内交”工作,而梁本身就经常往返大陆与香港搞“内交”。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去年10月23日在饶宗颐文化馆参加活动。(法新社)

陈茂波于社媒发放视频回顾去年工作,包括被政治圈认为是“竞选工程”的5000港元消费劵大派发。叶刘淑仪在立法会选举时,发表数万字的政纲,内容包罗万有,被政治圈形容为“竞选特首级别”。

在北京还未献上祝福之前,各路潜在人选都难以排除。《南华早报》引述熟悉香港事务的大陆专家说,北京希望下届特首不仅善于跟中央政府沟通,同时也熟悉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国际政治。

“香港01”去年10月曾发评论文章称,论国际级资历,陈冯富珍可谓十分猛,2003年香港沙斯疫情过后,她接受时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李钟郁邀请,到瑞士日内瓦出任助理总干事,2006年当选总干事一职,2007年起一直至2017年才退下,足足11年之久。陈冯富珍主理世卫期间,见尽各国官商政要,国际交往经验丰富,有力协助北京在美英围堵大棋局中,予以反制。

陈冯富珍在中国大力支持下,于2006年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直至2017年才退下。(互联网)

不过,香港《明报》昨天刊发分析文章称,74岁的陈冯富珍获团结香港基金邀请发表演说,一度被外界视为去马举动,随着团结香港基金否认支持陈冯富珍参选,政界中人纷纷指陈冯富珍只是“虚火”,年龄问题是她一大障碍。

团结香港基金由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成立,原在本月初为陈冯“搭台”办讲座,大谈冠病疫情、社会不平等,但因抗疫限制措施而被迫煞停。团结香港基金上周发声明,否认支持陈冯富珍选特首。

狙击林郑“围城战”?

在媒体平台上频繁出现的潜在人选不愿多漏口风,倒是在网上拥10多万粉丝“蓝营”意见领袖兼商人冼国林,据传最快明天(19日)宣布参选特首。

冼国林是香港艺人王祖蓝的舅父,也是咏春拳叶问之子叶准之徒弟,曾制作电影,包括《叶问前传》等作品,近年转型成为意见领袖,于网上评论时政,属“深蓝”阵营人士。

冼国林是香港艺人王祖蓝的舅父,也是咏春拳叶问之子叶准之徒弟,曾制作电影。他近年转型成为意见领袖,于网上评论时政,属“深蓝”阵营人士。(互联网)

据报道,冼国林已辞去国艺娱乐主席职务,在1月初着手组织团队,部署参选,财经专栏作家周显将协助他。

改制后的特首选举,参选人须取得不少于188位选委提名,五个界别中各界别提名的委员须不少于15名,每名选委会委员只可提出一名候选人。其中由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及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组成的第五界别被视为“国家队”,紧贴中央路线。如果没有北京首肯,相信不可能取得足够提名。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称,多名建制派人士认为,冼国林应无机会入闸。“香港01”则分析称,冼国林素来敢于在网上鞭挞林郑政府,成为“特首参选人”后,炮火势会更猛烈,配合近日不断叫阵的“梁营”,左右夹击,一场狙击林郑月娥连任的“围城战”渐见雏型。

被视为前特首梁振英忠实支持者的张志刚前周撰文向林郑开炮。他说,政界有短信流传北京因林郑月娥“听话”而支持她留任香港特首是“无稽之谈”,又称综合不少民调结果,结论是林郑要寻求连任几乎是不可能任务。

可不可能,北京“阿爷”说了算。从北京的角度看,香港经历反修例风波之后,不仅需要完成内部的“拨乱反正”,聚焦经济民生解决深层次结构矛盾,解除港人心结,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对外也须在中美冲突引发的外部风险中站稳步伐,力保香港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不变。在这重要关头,谁是最合适的特首人选?

答案,恐怕只有中国大陆高层领导人和高官才知道。香港“真命天子”一日没出现,所有特首潜在人选除了各自备战,也只能继续等待北方捎来祝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