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台湾“零邦交”的话怎么办?

台湾总统蔡英文去年10月10日出席“双十”庆典。(法新社)
台湾总统蔡英文去年10月10日出席“双十”庆典。(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大陆昨天放话让台湾“零邦交”后,台湾今天宣布副总统赴邦交国出席新总统就职典礼。双方一来一往,时间点上或许是巧合,但也再次引发外界对台湾“零邦交”的关注。

台湾“零邦交”的课题其实不新,绿营执政时期,每丢一个邦交国,就会引起相关讨论。

民进党籍总统陈水扁执政时期走“烽火外交”路线,台湾从2000年至2008年的八年内丢了九个邦交国,但也拿下三个。国民党籍马英九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外交休兵”,只在2013年丢了冈比亚(台湾称甘比亚)。

陈水扁蔡英文共丢17友邦

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在蔡英文于2016年上台后,北京就打破与国民党建立的外交休兵默契,迫使台湾在六年内丢了八个邦交国,包括去年12月9日宣布断交的尼加拉瓜,至今没有增加任何邦交国。

目前,台湾剩下14个友邦:

马绍尔群岛、瑙鲁(诺鲁)、帕劳(帛琉)、图瓦卢、伯利兹、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巴拉圭、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梵蒂冈和斯威士兰。

陈水扁八年丢九个,蔡英文六年丢八个,外界揣测,洪都拉斯恐怕会是下一个。按这个速度估算,如果国民党翻不了身,民进党在台湾长久执政,以中国大陆目前的国际影响力,迫使台湾丢光所剩下的14个邦交国绝非不可能的事,就看北京要不要出手,什么时候出手。

台湾的邦交国主要集中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太平洋岛国,非洲和欧洲各一国。除了欧洲的梵蒂冈不十分重视中国的贷款投资外,北京要拿下其他台湾的邦交国估计难度不高。如果不是美国强势介入,台湾丢失友邦的速度可能还更快。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去年12月10日,在天津同尼加拉瓜政府代表劳雷亚诺·奥尔特加举行会谈并签署复交联合公报。(路透社)

邦交国变零对台湾意味什么?如果有一天邦交国变零,台湾该怎么办?台湾能否承受零邦交的打击?台湾独立媒体人黄清龙曾撰文称,台湾外交界多年前就已有人在讨论这些问题。

台湾民众似乎对断交已相当无感,从二字头到一字头,未来可能到单位数,只是数字的减少而已,网络上甚至出现“断交可以省钱”的庆幸之感。

反正,台湾的邦交国也不是民众主要的旅游目的地,只要日常生活不受影响,可以正常出境旅游,有多少个邦交国都无所谓。就如台湾名嘴陈东豪曾说,即使台湾零邦交,免签还是会存在,“拿台湾护照还是能出国,那零邦交的影响只在于面子问题”。

BBC中文网也曾引述台湾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林子立说,台湾零邦交“影响不大”,台湾真正的盟友与重要的贸易伙伴都并非邦交国,若未来有任何国家要撤驻台办事处,“才是动摇国本的大事。”

林子立也说,台湾的邦交国降至零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位于加勒比海及中美洲的友邦,都与美国关系紧密,从世界格局来看,美中对抗,台湾作为杠杆力量,美国也不会让台湾“零邦交”的情形发生。

专家:零邦交意味“中华民国”在国际完全失去国家地位

台湾舆论场上较悲观的看法是,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一个国家的主权要件,需要其他主权国家的承认,邦交关系就是“承认”的关键,如果台湾真的“零邦交”,就表示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中华民国”。当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中华民国的时候,即便有165个国家或地区地给予台湾免签证,中华民国护照是否继续有效,仍难以断定。

民进党籍的立法院长游锡堃曾说,“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少之又少时,“台湾”的邦交国就会出现。曾担任驻海地大使的台湾退休外交官徐勉生认为,这完全不可能。在国民党执政时期担任海基会副董事长的马绍章也说,这种反应很“阿Q”。

台湾民进党籍立法院长游锡堃曾说,“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少之又少时,“台湾”的邦交国就会出现。(游锡堃面簿)

徐勉生在2019年9月索罗门群岛宣布与台湾断交后撰文分析,不可能以台湾名义与其他国家建交,因为“台湾”是地名,不是一个国家的名称,世界上也没有“台湾共和国”。

他说,更重要的是,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十分清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均承认或者尊重北京此项主张与立场,因此不可能与“台湾”建交。

马绍章同样在2019年9月撰文说,零邦交的结果就是“中华民国”变成了世界地图上的隐形国。零邦交国代表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完全失去了国家地位(statehood),所有国家在国际法上应享有的权益皆受影响。

马绍章说,零邦交不会是终点,台湾人不满意的“Chinese Taipei”也将被“Taiwan,China”取代,成为全球通行的共识。届时,台湾如果要参与国际组织或活动,都必须被划归在中国之下。零邦交国、是形式矮化,下一步就是实质矮化,届时台湾将“因无国家地位而面临更多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情况。

马绍章还说,台湾经济将彻底边缘化,台湾无法参与任何区域经济组织,除非是挂在中国大陆的名下,台湾总统以及外交部长也将“无国可访,无处可去”,在国际上动弹不得。

位于台北的台湾外交部大楼正门。(法新社)

“零邦交”加速统一?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昨天在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2022宏观形势年度论坛发表开幕特别演讲时说,台湾的未来只有一个选项,就是和大陆统一,台湾所谓“邦交国”清零是早晚的事。

那么,让台湾邦交国清零,是否有助于加速两岸统一?

美国企业研究所访问学者马明汉(Michael Mazza)认为,就算台湾真的失去所有邦交国,也不会“使统一更为接近”。

他认为,这种做法对北京非常危险,因为这将是把台湾朝正式独立方向推进,台湾人民将重新思考《中华民国宪法》是否还具实质意义,而不是产生两岸统一的想法。

台湾怎么办?

面对友邦被拔的外交困境,民进党政府改走马英九路线,承认“九二共识”向大陆释放善意,两岸外交休兵,应该是最直接的解套方式。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资深国防分析师葛罗斯曼则提出一个“反常识”思维的大胆建议:单方面断绝与所有国家的正式外交关系。

曾任美国国防部情报顾问的葛罗斯曼去年12月23日,以“台湾独来独往会更好”(Taiwan would be better off alone)为题投书《日经亚洲》提出上述建议。

葛罗斯曼认为,台湾应考虑从这场毫无胜算的“邦交国争夺战”中解脱,把重心放在深化与中大型国家的非官方连结,藉此削弱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打压。如此一来,台湾不但能多出宝贵的时间与资源,进一步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多元化经济关系,也能真正减少北京挖墙角对台湾造成的负面影响与冲击。

葛罗斯曼也说,台湾若能在正式外交关系上松手,并能促使外交部转型为“半官方外交”或“民间外交”的指挥中心,致力于推动与美国、日本、韩国、澳洲、印度、加拿大、英国、德国等等中、大型国家的非官方外交关系。

葛罗斯曼说,去年七国集团峰会中,各国高调力挺台湾的态度,是最好的证明,台湾去年受邀参与美国总统拜登召开的民主峰会,也是非官方互动拓展外交关系的成功案例。黄清龙也分析指出,全球民主峰会是台湾重返国际体系的契机,因为不再以主权国家为唯一门槛,就可摆脱来自北京的封锁。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右)和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去年12月代表台湾参加美国召开的民主峰会。(互联网)

台湾民进党政府在美国的助力下,似乎就是采取上述策略。从经贸着手推动更多“半官方外交”,台湾半导体产业独步全球,可通过经贸关系继续建构存在感;从民主切入推动“价值观外交”,强调站在民主阵营对抗威权主义扩张的最前线。毕竟,在争取更多友邦的“官方外交”方面,台湾已难跟北京较量。

这些“半官方外交”能让台湾继续在国际获得关注,也让更多国家看见台湾的存在,这些关注或可转化为缓冲邦交国断交冲击的承受力。但一旦走向崩溃式的“零邦交”,如马绍章所说,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完全失去国家地位的局面也难以挽回。

台湾不论哪党执政都不会主动与邦交国断交,但“零邦交”可能不再只是想象中的假设性问题而已。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台湾准备好了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