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香港“杀鼠令”是过度反应还是必要之举?

一只名叫“棉花糖”的仓鼠19日在笼子里玩耍,它会被送到香港沙田区的动物管理中心接受处理。(法新社)
一只名叫“棉花糖”的仓鼠19日在笼子里玩耍,它会被送到香港沙田区的动物管理中心接受处理。(法新社)

字体大小:

香港铜锣湾宠物店Little Boss的11个仓鼠样本被检出初步阳性,这是全球首次发现有仓鼠确诊冠病。该宠物店也有店员与顾客确诊。

为了防控疫情,港府勒令所有售卖仓鼠的34家宠物店停业,并人道处理所有宠物店及仓库的近2000只仓鼠及其他小型哺乳动物。此令一出,动物爱好者们的一片哀嚎。

香港爱护动物协会19日声明,对港府的决定表示震惊和遗憾,认为相关措施没有关顾动物福利及人与宠物之间的感情,并呼吁宠物主人不要过分恐慌和遗弃宠物。动物爱好者们还在请愿平台Change.org发起连署,反对港府扑杀仓鼠,目前已经取得3万5000多份联署。

反对者认为,港府大规模扑杀仓鼠冷酷且无情,当局可以选择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宠物们进行隔离。况且,认为人类可能被家中宠物传染是过度担忧,因为没有证据显示宠物会把病毒传染给人。

不过,港府和政府顾问们持完全不同的意见。

仓鼠传染人 还是人传染仓鼠?

宠物店Little Boss的23岁女职员17日确诊德尔塔病毒后,一名曾至该店购买仓鼠的女顾客也染疫,女顾客的丈夫也确诊冠病。

Little Boss宠物店出现仓鼠和员工感染的案例。图为该宠物店在香港的门店招牌。(彭博社)

女店员的感染源头尚不明确。宠物店的仓鼠和女店员的病毒基因相似,而女店员和顾客夫妇所感染的毒株却略有不同,基因排序有四处差异。女顾客和丈夫的病毒基因完全一致。

港府卫生部门官员和多名政府顾问均认为,由上述信息来看,仓鼠是感染源头的假设说得通。人传人的病毒基因会比较接近,但是同一批动物的病毒基因却未必一样。有可能仓鼠们在进口时携带不同的毒株,各自将略微不同的毒株传染给人类,从而造成多条传染链。

全球知名的病毒学家、香港政府专家顾问袁国勇也认为,由仓鼠传染给人体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估计宠物店已出现第二代传播。

香港政府专家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也说,可能是由荷兰运港的一批仓鼠已感染病毒,抵港后污染了大埔厂房及铜锣湾有关宠物店,Little Boss的确诊员工,很可能因接触仓鼠的分泌物如飞沫被感染,这可能是染疫仓鼠传染人类的全球首个案例。

这是否是全球首个已知仓鼠传人病例尚需进一步查证。不过,香港并非唯一一个扑杀动物以遏制冠病传播的地方。

在2020年,丹麦出现数百起与水貂养殖场有关的冠病病例,并在水貂上发现变异的冠病病毒,当局怀疑病毒可能在养殖水貂体内发生变异,又回传给人类。丹麦随后决定扑杀了1700万只水貂。当年夏天,在荷兰和西班牙的40多个养貂场,也发现了冠病感染案例,受影响的所有动物都被宰杀。

不过,也有专家对“仓鼠把冠病传染给人体”持反对意见。香港城市大学卫生安全副教授唐宁思(Nicholas Thomas)说:“仓鼠不像是冠病的源头,而可能是被人传染的。”

他认为,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就捕杀2000只小动物,可以被视为过度反应。

仓鼠和宠物店感染群扩大

目前香港的仓鼠和宠物店接触者中,已增加了新的感染病例。旺角I Love Rabbit宠物店的顾客也被检出初步阳性,该宠物店分店的仓鼠笼检测出了病毒。

身穿防护服的香港防疫工作者18日检查完毕后离开当地一家宠物店。(路透社)

这两所宠物店Little Boss和I Love Rabbit,均属于一所集团“I love Rabbit Limited”。该集团在全香港拥有14家分店。根据官网介绍,集团成立于2011年9月,从欧洲进口多款不同品种的兔子,同时售卖天竺鼠、仓鼠、龙猫等小动物及相关粮食用品,更提供小动物酒店及小动物美容服务。

香港渔护署署长梁肇辉介绍,近期只有去年12月22日和今年1月7日的两个批次的仓鼠进口香港,这两批次风险较高,分别涉及1080只及838只,共计1918只,均是由Little Boss所属的公司I love Rabbit Limited空运到港。

他介绍,光是宠物店Little Boss和其大埔仓库,就有1000多只仓鼠和其他小型哺乳动物,香港另有34家宠物店售卖仓鼠,全港合计估计要处理约2000只动物。

由上述信息来看,在被捕杀的动物中,由I love Rabbit Limited集团进口和售卖的占据很大一部分。该集团属下宠物店和仓库都发现冠病病毒,且有顾客和员工感染。

香港渔护署已经勒令即时停止仓鼠、龙猫等动物进口。I love Rabbit Limited集团旗下全线分店暂时停业,所有员工必须接受检测。

“杀鼠令”是过度反应还是必要之举?

袁国勇赞扬港府做法“果断”且“明智”,因为这么做可以有效避免仓鼠间传播病毒,导致更新的变种病毒出现。许树昌也直言,公共卫生学不会逐只计算仓鼠是否染疫,逐一检测浪费测试剂,而且没有足够人力去这么做。

许树昌的此番言论惹恼了反对者。他昨日透露,自己收到了恐吓邮件。电邮以“希望你早日去世,等收报应”为题,批评许树昌没有主宰生命的权力,并质问他:杀光所有动物对防控病毒有什么用?

许树昌不打算就恐吓信报警,他过去两年已经收到多封类似的电邮。

是否应该牺牲大量动物以保护人类,恐怕是一个无解的争论。主人们被迫放弃陪伴自己的伙伴时,那份不舍之心只有养宠物的人能够体会。

一名香港市民19日将自己的宠物仓鼠”棉花糖“交给当地动物管理中心。(法新社)

香港一名市民19日给渔护署上交仓鼠时,接受《南华早报》采访并透露,儿子哭了一早上都不肯停,仓鼠对儿子来说是家庭的一员,是好朋友,但是必须送走这个小宠物。

这名父亲说:“我必须为家庭负责。没办法确保小仓鼠没问题,也没法确保不好的事情不会发生。出于对社会和家庭的卫生安全考虑,这是唯一的办法。”

这份无奈和香港渔护署助理署长薛汉宗的心情有几分相似。薛汉宗在记者会上说:“我们不想人道毁灭所有动物,但要保障公共卫生及动物,我们没有选择(We have no choic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