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周江勇“双开”通报中的疑问

周江勇档案照,图为2020年1月12日浙江省人大会议期间,周江勇在杭州代表团发言。(中新社)
周江勇档案照,图为2020年1月12日浙江省人大会议期间,周江勇在杭州代表团发言。(中新社)

字体大小:

中共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周三(26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这名副省级干部曾主政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大力支持阿里的发展。他的落马本就突然,此次“双开”通报的罕见表述更再次引发联想:周江勇支持了哪些资本的扩张?和阿里巴巴是否有联系?

周江勇曾主政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大力支持阿里的发展。(路透社)

有关通报是这么写的:“周江勇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虽然“资本无序扩张”的字眼自中国政府开展反垄断监管以来,就频频出现在官方文件和政府官员的发言中,但是在高官的处置通报里还是第一次见到,使得周江勇成为首位被指“勾连资本”的高官。

那么他“勾连”的资本有哪些呢?在被“双开”前几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零容忍》,首次披露了周江勇的贪腐案情。从中或许能够看出些端倪。

专题片中描述了周江勇和弟弟周健勇的家族式腐败及权钱交易。其中重点提及,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周建勇也希望搭上这班车。他在2017年在宁波和人合资创办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对外宣称是聚焦“地铁互联网+”的高新科技公司。

周健勇在专题片《零容忍》中讲述贪腐的细节。(视频截图)

周江勇2017年2月调任中共温州市委书记后,优城联合在2018年通过他拿到了温州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部分项目。周江勇2019年调任中共杭州市委书记后,优城联合公司11月作为大股东,投资创立了杭铁优城科技有限公司。

英国《金融时报》和《中国经济周刊》均报道,公开记录显示,蚂蚁集团旗下的上海云鑫在2019年3月以170万元(人民币,下同,36万2700新元),收购了优城联合公司14.3%的股份和一个董事会席位。同年,上海云鑫又斥资140万元购买了杭铁优城科技13.5%的股份。

《零容忍》披露,一些企业希望通过周健勇绑定周江勇,于是通过采取“低值高投”的方式,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的部分股权。周江勇则为这些企业在获取低价土地、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帮助。

虽然专题片没有点名具体的企业名称,但《金融时报》指出,土地拍卖记录显示,在上海云鑫公司完成对杭铁优城科技的投资后不到一年,蚂蚁集团便以每平方米5194元的价格,取得杭州一块地皮,成为唯一合格的竞标者。根据房地产网站的数据,该社区的平均房价每平方米超过4万5000元,两者价差甚大。

“双开”通报中还有句话引人联想:“周江勇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私营企业主是谁?私营企业主所代表的资本方是如何介入干部选拔任用的?违规提拔的干部是谁?背后又存在怎样的交易?

周江勇去年被查后,杭州市纪委监委立即就政商关系组织2万余名干部自查检视。随着反腐败的深入,相信更多的真相会浮出水面。

谁撤了官媒的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26日在周江勇被“双开”后发文,指出蚂蚁金服曾入股周江勇家族控制的企业。事实上,该媒体早在去年8月周江勇落马后,就刊发文章《起底周江勇落马:举报信就像雪花片一样》,点名蚂蚁金服以及马云在杭州的阿里巴巴帝国,更强调马云“媒体帝国”的力量强大。

该周刊前天指出,这篇《起底周江勇落马:举报信就像雪花片一样》刊发的第二天,就在部分媒体平台上被撤稿。具体是哪些媒体撤掉了稿件,该周刊没有作具体说明。

周江勇和阿里巴巴的纠葛

周江勇的名字并非第一次与阿里巴巴联系在一起,他在被查落马前后,即已有不少报道指二者关系密切。周江勇去年8月21日被查后,阿里旗下的蚂蚁集团隔日就辟谣指,网传周江勇家族耗资5亿元,在蚂蚁IPO之前抢先购买股份的消息不实。

除去未经证实的传言,周江勇的确在杭州任上同阿里及马云本人保持良好关系,一度被广泛报道。

中新网2019年报道,当年9月7日,“为表彰马云为杭州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杭州市委、市政府授予马云“功勋杭州人”荣誉称号,周江勇亲自为马云颁授证书和印章。

周江勇2019年11月11日赴阿里巴巴集团考察了天猫双11指挥中心,并和马云合影。(杭州网微博)

杭州市政府2019年9月12日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周江勇称“杭州支撑着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也改变着杭州。一座城市与一家企业,因为相信而相融,因为共生而共荣”。

周江勇2019年11月11日赴阿里巴巴集团,“考察了天猫双11指挥中心、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安全中心、媒体中心,与阿里巴巴集团共同见证激动人心的时刻”。

周江勇2020年秋接受采访时仍对数字经济津津乐道地说:“2019年杭州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近3795亿元,占GDP比重达1/4,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数字之于杭州是发展引擎、生活方式、治理能力和制度创新”。

此次采访后不久,马云即于2020年10月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公开叫板中国金融监管系统,随后蚂蚁集团300亿美元(407.22亿新元)融资规模的IPO被喊停。

再紧接着,反垄断、数据安全、金融安全等监管政策密集出台。周江勇在2021年8月突然被查。当时《杭州日报》头版头条刚刚报道周江勇在杭州市碳达峰碳中和的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不成想下午周江勇就落马。

官方通告只字未提“蚂蚁”

值得一提的是,周江勇2018年5月调任杭州市委书记,那时阿里在纽交所上市已经四年,市值一度逼近5500亿美元。

有网民指出,阿里和蚂蚁不是靠着周江勇做大的。当时面对阿里这样的“金疙瘩”,无论总部落地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会得到当地市委书记的大力支持。周江勇错在顺水楼台,在支持阿里的同时,夹杂了私货。

虽然媒体和网民对周江勇和阿里巴巴的联系有诸多猜想和报道,但是官方通告和纪录片只字未提阿里相关信息。不过,周江勇开了首例的“双开”通报表述,仍足以提醒官员和企业家们,政商关系有实实在在的红线,触碰者必将受到惩罚。为了呼应近年来对金融资本及互联网平台开展的监管风暴,未来反腐将重点打击这一类的贪腐官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