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阿里和腾讯大裁员刮起时代的沙尘暴?

消息人士透露,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即将大幅裁员。(路透社)
消息人士透露,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即将大幅裁员。(路透社)

字体大小:

阳春三月是中国企业的招聘旺季,应届生跑校招、往届生换工作都在3月和4月进行。然而在今年“金三银四”的求职黄金期,却传来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即将大幅裁员的消息,规模达到数万人。

“阿里裁员”“腾讯裁员”话题在3月13日双双登上微博热搜榜。内部员工猜测,阿里预计裁员30%左右,腾讯裁员预计达到20%。这是什么概念?阿里去年财报显示员工规模超过25万,而腾讯财报则称员工规模超过10万。估算下来,阿里可能裁掉7万5000人,相当于大半个腾讯,腾讯也要缩减掉约2万人。

不过,多家媒体从内部人士处得知,网传裁员比例不属实,不可能这么高。那么究竟要裁掉多少人呢?据路透社报道,了解阿里计划的消息人士估计,阿里可能最终裁掉约15%的员工,尽管低于网传裁员比例,但是裁员数字依旧高达3万9000人。

腾讯也计划在今年裁减一些业务部门的员工,有些部门的裁员比例在10%至15%之间。如果情况属实,这将是两家巨头在中国官方一年半前加强互联网监管以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公司滴滴也计划将整体员工人数削减最多达15%。

阿里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留言,里面气氛一片惨淡。从留言来看,大厂今年整体收缩,是员工心里门清的事,唯一的问题是具体落到哪些部门和业务上。

中国科技评论公司36氪说,从去年底至今,阿里的部分事业群就在持续进行人员缩减,最近更是接到了集团分配的的裁员指令,裁员将按比例执行。变动最大的是生活服务板块,包括饿了么和口碑等本地生活业务以及飞猪事业部。其次,盒马、淘菜菜(社区团购业务)也有一定比例的裁员。

不过,淘系电商并未波及,其运营、研发等岗位还在招聘中。阿里云、菜鸟物流不在此次裁员范围内,但是阿里云主要部门的HC(Headcount,职员总数)已冻结。

裁员风暴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作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腾讯、阿里裁员传闻一出,整个行业人心惶惶。经济大环境整体下行、金融市场动荡、科技股市值大幅缩水,都加剧市场对大厂裁员消息的恐慌和悲观情绪。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消息便层出不穷。先是2021年年中,“双减”政策落地前后,好未来、高途、猿辅导、作业帮等众多在线教育大厂均大量裁员。腾讯9月启动小业务部门的裁员,爱奇艺12月被指裁员且比例高达20%以上,快手也传出边缘业务线被优化的消息。

 

一名天猫员工2015年10月28日在江苏省苏州市的天猫物流中心工作。(路透社)

新年过后,互联网裁员潮范围扩大。仅在2022年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微博、小米、滴滴、知乎、拼多多等互联网头部企业,相继传出人员“优化”、业务线调整的消息。

有业内人士说:换血其实是互联网公司的常规动作,但如此大规模的频繁换血,就是这个行业发出的异常信号。事实上,用“换血”来描述已经不准确了,因为大厂裁员的同时,也减少了新鲜血液的输入。

招聘网站前程无忧发布的《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显示,今年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的新增职位量下降明显,从2021年的第一位下降到了今年的第四位。在薪酬没有显著增长的前提下,互联网公司2022届校招岗位总数比去年缩减15%至20%。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从2021年底开始,大厂的人才需求指数整体下降了26%。

为什么裁员?

谈起今年互联网裁员,人们各执一词。有人提到反垄断法、双减政策;有人搬出历史周期性运转;还有人认为是制度与决策的博弈。今年的裁员潮,可能是众多因素互相影响的结果。

首先,腾讯、阿里等企业已经维持了十几年的高增速,现在增长速度下降是必然的,行业发展和宏观经济的发展规律是一致的,巨头也不得不面对增长减速的窘境。

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胡麒牧说,数字经济的一些细分赛道进入存量时代,这就要求互联网大厂必须调整自己的业务结构。从这一轮裁员的结果也可以看出,互联网大厂裁员最多的业务部门,多是不赚钱的边缘业务,或是正在探索但却没有明显成效的新业务。

在以前,一些赛道只需要复制就行,是简单的外延式扩张,所以企业会提前搞人才储备,但到了发展的下一阶段,大家都要调整结构,导致之前为了外延扩张而储备的人变成了人才冗余。

当然,中国政府的严格监管也给互联网企业的运营带来巨大压力。比如自2021年7月起,网约车巨头滴滴的应用已经下架了七个月时间,这意味着滴滴在这段时间里的用户零新增。

《中国企业家》杂志评论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互联网行业已经开始主动刹车。流量红利见顶后,无序扩张、烧钱的路径已然行不通。在难以开源、形势多变的2022年,节流成为大主题,谁能拥有足够的现金流撑过这段时期,谁才能拥有继续发展的机会。

这不禁让人想起阿里创始人马云2016年的演讲。他当时说:“十年以内我们未必在,可能三年内就不在了,现在哪一个互联网公司真正能红三年?很难。”

时代的一粒沙 个人的一座山

值得一提的是,13日的微博热搜很有意思。疫情爆发,考研国家线暴涨,腾讯阿里裁员,考公务员人数增加,安徽初婚年龄破30均登上了热搜。这些大事件看似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好像又相互关联。有网友感慨:“别再说时代的一粒灰了,时代的沙尘暴要来了。”

疫情爆发,考研国家线暴涨,腾讯阿里裁员,考公务员人数增加,安徽初婚年龄破30在13日均登上了热搜。(微博截图)

中国教育部估计,今年将有1000万人大学毕业,其中约有450万人已申请就读研究生,比2021年考研的人数增加了80万。在今年的中国国家公务员考试中,已有逾200万人报考,较去年增加了50万人。互联网企业薪资高,待遇相对好,如今也面临规模性裁员,可想而知其他企业的境遇。

除去考公和考研的年轻人,中国还有350万毕业生需要寻找出路,他们同时背负着买房和结婚生育的负担。而对于不幸在本次互联网裁员风波中被解职的个体来说,现在则是名副其实的寒冬。

在日益复杂的大环境中,企业和个人都不容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