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上海静态管理之下的波涛

4月1日,上海市长宁区曹家堰路嘉里华庭小区,市民进行核酸检测采样。(中通社)
4月1日,上海市长宁区曹家堰路嘉里华庭小区,市民进行核酸检测采样。(中通社)

字体大小:

上海从3月28日起以黄浦江为界,对两岸的浦东和浦西进行分阶段封控筛查后,当地围绕防疫的问题就频频冲上社交媒体热搜。

在那之前,上海采取对不同社区轮流封控的小范围滚动筛查,网民戏称这是火锅里的“九宫格”,而沿江分治的做法则是“鸳鸯锅”。可有人也吐槽,如今上海疫情防控,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先进入封控状态的浦东居民,面对买菜难、无法及时获得医疗服务等问题,怨声载道。好不容易等到4月1日,本该解封却又立刻进入“分区封控”,让大家都措手不及。

民众的态度从最初的调侃和配合,渐渐转变为焦虑甚至怒意。上海市民究竟面对哪些问题?为什么曾经在疫情防控上备受赞许的上海,面对这一波疫情显得如此手足无措?一些问题早在武汉与西安暴发疫情时就已经出现过,为什么上海还会重蹈覆辙?

买菜难

经济规模位列中国城市榜首的魔都上海,这几天最热的话题是居民能不能揭得开锅,“买菜难”的情况几次登上热搜。

有市民上网吐槽,买菜软件从早点到晚,只买得到20个馒头,还有人什么也抢不到。虽然政府称会向市民发放物资,但许多居民到今天也没等来“大礼包”。

上海蒙山菜场两颗白菜售价93元(人民币,下同,约19.84新币),虽然菜场后来澄清白菜有六公斤重,但菜价也达到7元一斤。

工作人员3月29日回应说,当时白菜的进价是4元左右,7元多的售价差不多,菜价已经从源头上涨。不少网民调侃,以后再也不敢用“白菜价”形容便宜的东西了。

年长者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一名网民形容:“卖菜车是很多老人买菜唯一的机会,但时间不固定,菜少人多,很多时候老人知道了,颤颤巍巍走过来的时候,车都已经开走了。”

菜品的运输也是一个问题。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组长、市商务委主任顾军作出承诺,要让保供车辆正常通行、让保供人员正常上岗。不过,仍有网民称,一些严格的小区不让外卖小哥进入,在小区外售卖的菜品也不允许购买。《中国青年报》昨天发布一条“上海买菜到底难不难”的视频上了热搜。视频中的记者住在封控区,也收到政府的蔬菜礼包,但自己买的青菜价格却高达20元一公斤,引发网民热议,也间接证实了市民要买菜确实是很困难。

记者购买的青菜价格高达一公斤近20元。(取自微博)

浦东熬了四天之后,没有迎来解封,而是继续分区封控,也让即将今天起进入封控的浦西居民大量屯菜,生怕接下来会买不到菜。

就医难

继上周一名上海东方医院护士因哮喘发作未得到及时救治去世后,上海又传出哮喘病人无法得到及时救治的消息。

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中,两名妇女急切向一辆急救车上的医护人员寻求援助,想向他们借一台心脏除颤器(AED)救治已经没有心跳的哮喘老人,但医护人员坐在驾驶座上,多次拒绝。

医护人员不愿将急救车上的心脏除颤器借给居民,居民与急救车在小区内僵持。(取自微博)

据上海浦东卫健委昨日通报,这名医生当时虽然有紧急救治任务在身,但如此处置实属不当,已被停职处理。

老人家属“秋秋也是阿秀”今天发文回顾事件称,家属8时拨打120求救,小区医护人员半小时后抵达,称需要AED。等到8时45分,终于有一辆救护车抵达,但却是另一家用户呼叫的。家属与呼叫救护车的邻居协商,邻居同意互换急救车,但救援人员却不同意,之后也不肯退而求其次地借出AED。

医生不肯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救援任务,以及急救车为何未能及时抵达的问题,都在网上引起极大舆论。

另外,3月29日晚一名微博用户披露他77岁的父亲,由于得不到及时透析治疗而去世的事情。

这名用户的父亲住在浦东新区,3月26日被诊断为冠病阳性,当晚被送回家后,日常药物吃完。因为浦东医院不接收阳性病患,老人两次转院,却因医院满员,连续四天未能接受透析,29日因为长期未肾透析造成的心肌衰竭而死亡。

家属称,并不是要把老百姓和医生放到对立面,而是要探讨面对这种突发情况,面对轻重缓急的病情时,医疗资源如何分配,相关人员如何判断。

“上海抗疫求助”的微博超话版块里,还有大量患者家属的求助信息,有肾衰急需透析的,有肿瘤病人急需治疗的,还有其它疾病需要做手术的。

相较于买菜难,上海就医难的问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已经成了市民心中的一道伤口。

隔离难

“比起奥密克戎,大家更怕被抓走”,这是一名上海网民的微博帖,“被抓走”指的是被带到集中隔离点。

根据第一财经3月26日报道,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透露,世博展览馆临时集中隔离收治点当日启用,另外还有七处后备定点医院及建设集中隔离收治点完成改建并投入使用。集中隔离点目前收治的感染者大多是无症状或轻症。

世博展览馆临时集中隔离收治点3月26日启用,但有网民认为隔离点的环境不尽人意。(新华社)

不过,网上却有大量民众反映,隔离点环境恶劣、病床之间没有安全距离和隐私等问题。一名住在世博展览馆的网民称,该处男女混住,早上也没有提供早餐,厕所卫生条件也不好。

老人院护工染疫老人无人照看

《华尔街日报》昨天引述知情人士称,上海一家大型老人院“东海老年护理医院”暴发疫情,接连有老人去世。该院护工告诉记者,亲眼见到有几具尸体被抬走、灵车停在医院门口等。报道指,未能确定几名老人的去世原因。

不过截止今日,上海的官方数据显示,本轮疫情中因冠病死亡的人数为零。

微博上网民“假装有田野”指,前述老人院通过家政公司招募家政阿姨,但家政公司却隐瞒工作性质。家政阿姨抵达医院后才得知之前的医护人员都被送去隔离了,家政阿姨还被要求和密接老人住同一个房间。

该院的情况令人联想到香港老人院疫情失控的情况。上海有400万年龄在65岁以上的居民,是中国老年人口最多和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老年护理中心若失守,情况令人担忧。

情况能得到改善吗?

针对市民所面对的问题,上海市政府并非没有回应。

上海市委市政府昨日致信全体市民,称会“牢牢抓住大家最关切的生活保障、应急就医等难题,持续改善工作。”

4月1日早上,叮咚买菜位于上海松江区的蔬果大仓和闵行区的前置仓里,配送员将货品装运上车。(新华社)

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马春雷3月31日在一场发布会上,也承认官方对奥密克戎毒株认识不足,对感染者大幅增长的情况准备不充分。他说,一些防控措施执行不到位、落实不到位,有的封控地区群众生活保障不够周到,“我们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正在努力改进”。

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今早称,将积极协助做好医疗需求对接,对社区内血透、重大病以及居民紧急就医需求,要求社区开展排摸,及时掌握基本信息;街镇、居村要主动公布协助就医的工作人员联系方式;如有紧急就医需求发生,要积极协助做好医患对接、保障车辆通行等工作。

“精准防控”惹的锅?

上海市民的“难”,让不少人把矛头指向早前采取“精准防控”的上海市政府,认为政府没有为封控做好准备,才会重蹈武汉、西安等城市的覆辙。

上海本轮疫情3月初开始扩散,前半个月实际仍可控,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一直保持在200人以下。之后疫情持续升温,直到24日本土确诊和无症状感染者破千,隔日破2000。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3月以来上海累计报告感染者已超过3万6000例。

疫情在上海扩散到这一步,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也出乎很多数人的意料,更让上海的管理者措手不及。

微信公众号“明叔杂谈”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在上海抗疫的过程中,外界看到了一些具体工作中的混乱和不足,甚至是一些极端的悲剧性案例。针对这些具体问题,需要加快整改。

评论写道,抗疫就是为了保民生,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因为抗疫出现各种次生灾害,损害到民众的切身利益,毫无疑问,这是违背了抗疫的初衷的。

文章认为,不能因为抗疫中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就彻底否定了上海市政府、上海市人民在抗疫中做出的巨大努力,更不能因为一些具体问题和不足,就彻底否定了中国抗疫的科学性、有效性。

同样地,今天上海面对的窘境,是否也全盘否定了上海之前在精准防控上所做出的努力?

作为中国的经济重镇,上海过去两年多在疫情防控和维持社会经济正常运行上做出了谨慎的平衡。

正如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早前所说,上海承载的不仅仅是上海人民自己的上海,还承载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功能,甚至对全球经济都有影响。

正因如此,上海在不得已采取全面封控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在上海宣布沿江分治的封控做法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发文批评,那些嘲笑和批评上海的人“过于短视”。

他认为:“上海对更加精准防疫的追求可以说凝聚了中国社会的现实需求,因此它的挫折可以说也是我们大家的共同挫折。”

胡锡进昨天在微博再度发文提到,抗疫导致GDP下降,它不是简单的数字,而是折射了很多人家生计的艰难。“因此缩小全社会的经济损失,这已经不是抗疫中的次要问题,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说:它就是抗疫本身。”

经此一役,上海的防疫经验,或许会引发对防疫路线的新讨论。病毒在不断进化,抗疫决策是动态的。无论哪个国家或城市,都应该根据不断变化的局势和自身的实际情况,动态调整防疫策略。这个过程中,除了要尽可能减少疫情的冲击,也应该把各式各样的抗疫代价和次生损失降到最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