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王思聪PK连花清瘟

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的公子、拥有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左)杠上药企以岭药业旗下的连花清瘟胶囊。(互联网)
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的公子、拥有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左)杠上药企以岭药业旗下的连花清瘟胶囊。(互联网)

字体大小:

在冠病疫情中走俏的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近日陷入争议,连带药企以岭药业的股价要“闪了腰”。

以岭药业今天(18日)早上出现跌停,是继4月15日后的又一次跌停。据《北京商报》报道,经计算,以岭药业在两个交易日总市值缩水127.02亿元(人民币,下同,约27亿新元)。

连花清瘟胶囊风波可追溯至4月14日。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的公子、拥有4000万粉丝的微博大V王思聪,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题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的视频,还在贴文中写道:“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不过,他过后删除这句,只留下视频。

王思聪4月14日在其微博上转发了一则题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的视频,还在贴文中写道:“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不过,他之后删除这个句子,只留下视频转发。(互联网)

之后,丁香医生和学者饶毅也接连发文开怼连花清瘟。

据中访网财经报道,从武汉封城首日到今年4月12日,以岭药业股价快速攀升,累计涨幅高达299.9%,进入2022年,以岭药业涨幅提速,公司连续发布三则交易异常波动公告。4月14日,以岭药业封涨停板,但随着相关质疑发酵,该股在15日尾盘跌停,封单超8万手,是前一日涨停封单数的两倍。

报道说,王思聪的一句话,戏剧地性打断了以岭药业的高光时刻。

连花清瘟从研发到上市用一年时间

在理清各方说法之前,先看看连花清瘟胶囊的诞生和由来。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连花清瘟从研发到上市仅用一年时间。连花清瘟胶囊由以岭药业在2003年沙斯疫情暴发时研制,该药由两种经典古方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组成,主要原料为板蓝根、连翘、金银花、绵马贯众、麻黄、苦杏仁、鱼腥草、广藿香、红景天、大黄、甘草、石膏、薄荷脑。

根据今年初《中国中医报》的报道,在吴以岭和他的研发团队夜以继日的试验下,从研制到生产连花清瘟胶囊“仅仅用了15天”。2004年5月,该药获药监局上市许可。有医药行业媒体指出,在冠病疫情之前,以岭药业在品牌、规模、资历上无法和云南白药、片仔癀、同仁堂等公司相比。然而近两年,在中医药市场上,“要说耀眼的,还得数年轻的以岭药业”。

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互联网)

另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以岭药业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成为河北省第一家登陆A股市场的中药企业。胡润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因此吴以岭又被称为“百亿院士”。 

2021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41.6%。

连花清瘟获世卫推荐?

王思聪、丁香医生和饶毅先后发声,虽然都指向连花清瘟和以岭药业,但针对的是不同面向的问题。

王思聪转发的视频《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是由名为“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账号所制作的。

王思聪转发的视频《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是由名为“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账号所制作的。(微博截图)

王思聪呼吁证监会严查以岭药业,是要查什么问题,语焉不详。但从转发的视频判断,主要质疑连花清瘟是不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用于治疗冠病的中成药?

“睡前消息编辑部”博主在视频中说,近日有多家网站以“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 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 “世卫组织认可!连花清瘟为全球战疫贡献‘中国智慧’” “中医药抗疫大显神威,世卫组织证明安全有效,并向会员国推介” 等为标题发布文章。

“睡前消息编辑部”认为,这些文章将以岭药业和世卫组织的会议联系起来,推动以岭药业股价飙升。

于是,世卫是否推荐连花清瘟成了主要争议点。

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徽。(路透社档案照)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世卫3月31日在官方网站发布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报告》称,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委员会委员余文明博士在会上表示,中医药防治冠病疫情是中国保持低病程的重要因素。

余文明也表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武汉疫情时期,中医药管理局(中国)已批准通过特殊审批程序销售三种中药,并表示国家药监局将继续优化中医诊断和治疗方案,试图科学解释疗效机制。此外,报告中指出中药能有效治疗冠病,降低轻型、普通型病例转为重症,缩短病毒清除时间和改善轻型和普通型冠病患者的临床预后。而该报告仅在引用资料时提及了连花清瘟。

对于世卫是否推荐连花清瘟,以岭药业给了更明确的答案。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以岭药业在4月16日回应说:“公司从未在任何的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世界卫生组织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报告》认可的是包含连花清瘟在内的中医药对于新冠肺炎的疗效。”

连花清瘟能预防冠病病毒?

王思聪锤完后,轮到丁香医生登场。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丁香医生17日凌晨发文,标题旗帜鲜明指出:“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随后,这篇文章迅速刷屏全网。

根据公开资料,丁香医生是医学网站丁香园团队研发,具有互联网医院职业资格执照,“致力于为大众用户提供可信赖的医疗健康服务”。

报道说,2020年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使得丁香医生迅速成为热点产品,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其疫情动态、辟谣防护、在线问诊等功能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诸多的防疫痛点问题,丁香医生已是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大V和独角兽。

丁香医生的文章,从不同角度分析得出几个结论:

一、从预防病毒角度:连花清瘟没用。二、从官方到临床,以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三、没病不要乱吃药,连花清瘟也一样。四、为运输发放这些不能预防冠病的药物,而占用其他物资的运力,是不合理的。

最引人关注的是,连花清瘟预防冠病的功能。文章说,在官方资料中,没有找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冠病的推荐。

文章还佐证说,今年3月15日,中国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表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其中并没有提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相关表述。4月,解放日报的报道中表示,连花清瘟非预防用药,提前口服不能预防冠病,若没有症状不推荐服用。

文章也说,针对暴露后的预防效果,2021年的一项对照研究显示,连花清瘟可以降低核酸检测阳性率。但整个研究样本少(1976例),没有盲法对照(连花清瘟治疗组和仅提供医学观察的对照组),仍需更进一步的研究。

以岭药业在4月15日于投资者互动平台的长文中则说,中国多家权威科研机构围绕连花清瘟抗冠病开展了系列基础与临床研究,形成了防治冠病“细胞-动物-预防用药-临床治疗”证据链,实验证实该药对冠病病毒原始毒株及其变异毒株德尔塔、奥密克戎等均有明显抑制作用。

以岭药业也说,研究结果证实,连花清瘟干预组核酸检测阳性率0.27%显著低于对照组阳性率1.14%,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可降低冠病阳性感染率达76%。

连花清瘟占据物资运力?

和丁香医生一样,北京大学教授、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的学者饶毅认为,连花清瘟不应占据大量物资运力。

上海这轮疫情严重,据称不少坐困愁城的上海网民晒出收到的多盒连花清瘟。饶毅17日在博客上写道,如果连花清瘟从未被严格证明有效,那么强行派送就害了等待必需物资和药品的群众。

中国红十字会称,本月已向上海派送874万余盒连花清瘟胶囊。(中国红十字会网站)

饶毅说,冠病疫情肆虐的地区,物资调配工作紧张,人民需要的食品、药品都难以保证百分之百按时到达群众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强制性派发预防或治疗冠病的药品,一定要严格检验,不能让伪劣产品顶着任何帽子——包括“中药”的帽子——被强行派发给群众。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在饶毅发文质疑的前一天,“为你写一个故事”公号在16日发布文章《我在盒马当司机,才明白在上海送菜到底难在哪》,提到口罩、防护服和连花清瘟是疫情下规定配送的必备品,连花清瘟就占用了他们三分之一左右的运力,引起舆论争议。上海的运力高度紧张,很多居住上海的网友称有拿到药的频率远比食物高。

中西药资本较量?

无可避免的,有关连花清瘟的争议在网络舆论引发阴谋论:这背后是中西药资本的一场较量?

中国今年2月11日附条件批准美国辉瑞公司的Paxlovid进口。据中国媒体此前报道,中国对Paxlovid的定价为一盒2300元人民币,比连花清瘟贵多了。好些网民拿这款西药跟连花清瘟作对比,并认为医药界的“水”很深。

有网民批评资本家打压中药:“……真没觉得丁香有多香,思聪有多纯,医药是块大蛋糕,事关全民健康,更是居民稳定的基础,不是儿戏,国家经典需传承,而不是断送,奉劝那些阳奉阴违的资本家助手,手下留情!”

有网民说,“马上辉瑞的药要大范围进来了,先打压一下中药。” 有人甚至称,“不把中医药灭了西医怎么称霸资本市场呢?”

有人则直接调侃王思聪,“麻烦捐点钱给穷人好吗,不要只在网上转发个信息,这样吃不起辉瑞的还是只能吃连花清瘟。”​

有关中西医孰优孰劣的讨论一直存在,但无需动辄上纲上线。一个中国网民说得中肯:“无论辉瑞还是连花,都应该真实宣传,由消费者自由选择,而不是派发给你吃。2000多的辉瑞你觉得贵有权利不吃,‘免费’的连花,在没有被证明确实有效之前,你也应该有权利不吃。”

真实宣传,自由选择,这是最重要的。不管是西药或中药,只要是真实宣传,信不信由你,吃不吃由你,不到危急关头,每个人都应享有选择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