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边界模糊的公权力比疫情更可怕?

5月4日,上海市民有序进入家乐福普陀万里店购物。当日,在上海首个实现社会面基本清零的中心城区普陀区,万里街道在坚持从严管理基础上,落实适当放开,防范区的居民每天每户可凭一张出入证,一人出行一次。(中新社)
5月4日,上海市民有序进入家乐福普陀万里店购物。当日,在上海首个实现社会面基本清零的中心城区普陀区,万里街道在坚持从严管理基础上,落实适当放开,防范区的居民每天每户可凭一张出入证,一人出行一次。(中新社)

字体大小:

上海硬核抗疫手法引发的民怨,近日上升至法律层面的争议。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在网上具名发文,“对上海新冠防疫两项措施的法律意见”,表示根据已经披露的上海官方人员与民众对话的影片,上海防疫措施引起的事态严重,市民反应强烈,他为此写下法律意见。

学者:强制送方舱是非法的

意见列出三大要点。

一、对居民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方舱隔离的任何做法都是非法的,应立即停止;

二、上海市任何机构无权强行要求市民交出住宅钥匙,并进入市民住宅消毒杀菌;

三、上海市委、市府若认为出现了“紧急状态”,可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根据宪法采取相应措施。而病毒毒性不强,危害不大,应防止防疫过度,防止严重得不偿失。童之伟在文末说,这项意见在形成过程中,获得华东政法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社科院、华南理工大学、武汉大学、湖北大学、北京大学等校共20多位教授表达意见。

此文被中国网民大量转发但也迅速被删。童之伟的微博帐号显示“因违反社区公约,该用户暂时处于禁言状态”,贴文全被清空。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互联网)

此外,据台湾媒体报道,上海律师刘大力也在8日具名致信给上海人大常委会,内容是“紧急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依法审查新冠密接者全部隔离的防疫措施的合法性和适当性,并紧急讨论如何在防疫的同时保障市民的民生权利不被侵犯的建议”。

“说你是阳性你就是”

中国法律界人士近日针对上海防疫接连发声并非突然,背后有一定的脉络可循。

上海从3月28日起持续封控一个多月,期间网上传出有居民被强制送往方舱医院隔离,以及防疫工作人员直接进入居民家中进行病毒消杀的视频,中国境外媒体也报道了相关消息。
 

4月12日,工作人员把上海的一栋办工大楼改装成方舱医院。(路透社)

4月9日,浦东一个19分钟录音“我说你是你就是”在微博广传。录音中,有居民持公立医院的阴性报告,也有政务服务便民热线的录音证明是阴性,但执法人员疑似强制执行上级命令,在疑似没有任何凭证和公章下,要求把居民拉到方舱医院。最魔幻的一句是;“接到的命令就是把你带走,说你是(阳性)你就是”。

BBC中文网5月7日报道,一名叫李燕(化名)的上海居民称,她去方舱前没有任何症状,多次检测呈阴性,在方舱内检测也多次阴形,而出舱后却开始发病,她推测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在方舱内感染。李燕说:“感觉很屈辱,但这不是疾病带来的。” “整件事不由你个人的意志决定,也没有可以申诉或者讲道理的地方。 ”

“说你是阳性你就是阳性”、“没有可以申诉的地方”,这都显示在抗疫执法过程中,为办事方便而漠视法治原则、忽略民众权利的现象确实存在,而这些本该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要素。

“香港01”的评论文章就指出,守住法治的底线,保障民众基本权利,是上海防疫过程中必须坚守的,这是最低要求。上海民众乃至全中国民众,都希望上海能尽快打赢这场“保卫战”,都希望能尽早回归正常生活,但这一目标的达成,不能以突破法治的底线为前提,更不能以挫伤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为前提。

童之伟在2020年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也提及,公权力组织处理突发事件时,习惯首先限制个人的权利、自由,扩充自己的权力,理由无外乎主观感觉“有必要”,至于有没有法律根据,是否侵害个人的合法权利或自由,有关机构和官员往往不屑于讨论。

在持续封控下,上海新增冠病感染人数已连续第九天回落,前天新增3975起,首次降至4000起以下。

不过,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5月5日开会宣示“一定能够打赢大上海保卫战”之后,上海刚趋缓的防疫管控再度收紧。浦西多个防范区宣布“提级管理”,浦东则有小区采取“一人阳性、全楼隔离”措施,以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位于浦西的徐汇、青浦、宝山等区多个街道和小区都下发通知,宣布即日起进入“静默期”,要求全体居民足不出户、暂停快递、外卖和团购。静默期从三天至九天不等。
 

一名快递员5月9日站在上海封控区外。(路透社)

上海是重要的直辖市,也是中国最国际化和现代化的城市之一。舆论关注上海抗疫,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上海在科学抗疫、法治抗疫、人性抗疫等方面的探索,可为中国全国发挥表率作用。如果上海引发民怨的抗疫措施被其他地方拿去“抄作业”,那恐非最佳示范。

胡锡进:加强依法抗疫

多次针对网络热门话题发声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今天凌晨也针对依法抗疫与个人权利问题发文。

胡锡进没有提及童之伟的文章,但开宗明义说,“很少有人愿意自己被隔离,更少有人愿意去集中隔离点。所以,当前有两件事恐怕挺紧迫的。”

第一、中国国家卫健委应当出一个什么人需要居家隔离,什么人应当集中隔离的指导细则,对各地的相关工作进行指导,也让公众充分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比如,一幢楼里出了一个阳性病例,这个楼的哪些人算密接,其中哪些人居家隔离就行了,哪些人应前往集中隔离点,现在的争议比较大,各地执行情况也不同。

第二,加快抗疫的进一步立法和官方政策出台,加强依法抗疫。什么样的情况可以采取哪些管控措施,什么情况下可以进行“全域静态管理”,个人遇到争议如何维权,疫情紧急时维权的界限又在哪里,都需要根据新情况及时加以法律和政策阐述。

胡锡进说,抗疫执行机关与市民相向而行非常重要,双方不应发生基本认识和情感的对立,这需要国家层面给予上述工作的支持和助力。“抗疫期间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和以大局为重决不应是对立的”。

支持胡锡进的网民大多认为,再严格的抗疫手法也必须要依法执行。网民的留言包括:“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没有边界的权力” 、“依法治国,科学抗疫。普通人的合法权利必须得到保护、”“高层的确要重视,要给老百姓‘依法治国’的信心啊!”

但也有大V博主指出,中国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上已经挂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里面的几个附件都回应了胡锡进提出的相关问题。有网民随即反驳称,中央虽列出指南,地方却没有照例执行,都在加码,执行面还是五花八门,最大的问题是基层已经把“清零”作为KPI了。

与全球很多国家相比,中国在过去两年多有效控制冠病疫情,对外公布的死亡率也极低,不可不谓是一大抗疫成就,也彰显了中国的制度能量。但在落实“动态清零”的过程中,除了执行政治任务,还应顾及科学、法治、常识与人性。

对个体而言,疫情带来的深刻提醒是,没有法治,什么都不拥有。就国家整体而言,是依法抗疫,还是任由地方基层肆意层层加码,是对法治中国建设的一大考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