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00后毕业生择业要求过高?

5月13日,在位于重庆市北碚区的西南大学,应届毕业生参加“百万英才兴重庆”招聘会。(新华社)
5月13日,在位于重庆市北碚区的西南大学,应届毕业生参加“百万英才兴重庆”招聘会。(新华社)

字体大小:

中国首批00后大学生即将毕业,从校园迈入社会与职场。摆在他们眼前的是异常严峻的就业形势,除了要与历来最多的1076万应届毕业生竞争,还要面对中国经济放缓、企业裁员等不利因素。

尽管如此,不少00后的求职要求并不低,他们的择业偏好与求职方法,折射出一代人的憧憬与属性。但不由他们左右的大环境,将给这批应届生带多重挑战。

00后择业的特殊要求

据中国财经媒体中新经纬昨天(5月15日)报道,不少00后找工作时有特殊要求。譬如,北京某高校新闻学专业毕业生罗杰看重领导品性和工作氛围。他曾在一家自媒体平台实习,但认为这段经历“并不美好”,原因是老板太爱发火。

罗杰解释,从事内容产出工作,如果老板动不动发火,会严重影响工作心情,进而影响工作效率。“心情不好就很难有灵感,有时候真的就写不出稿来,这和压力大还不一样。”

实习结束后,尽管平台开出了较高薪资,希望他能留下,但罗杰还是拒绝了。他在后来的一次面试中,直接对老板提出要求:“你不可以对我发火。”

曾有90后说,理想的工作是“钱多、事少、离家近”。但00后更看重工作的愉悦感。上海某财经大学应届毕业生贺晴说:“对我来说,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最重要,工资可以不高,但一定得是自己喜欢的,否则我宁愿在家待业。”

贺晴去年在一家国有银行总部实习,工作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尽管工作轻松,但自己始终无法喜欢上这份工作,“既然任何一份工作,工作久了都可能会不快乐,那为何不找个自己喜欢的呢?至少还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激情和快乐。”

与激情和快乐相关的,是对梦想的追逐。从小热爱舞蹈的李煜雯说:“在我看来,职业只是实现梦想或者是延续梦想的一种途径,虽然专业不对口,但这并不影响我选择了做一名舞蹈教师。”

读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李煜雯,已拿到某教育培训机构舞蹈教师岗位的offer。这份工作虽然与梦想相符,但职业发展和养老保障等却有局限性。李煜雯坦言:“舞蹈是一碗‘青春饭’,这是不争的事实。在薪资方面,尽管舞蹈教师的收入在行业内相对较高,但基础薪资偏低,五险一金的缴纳比例低,与其他较为稳定的工作相比,缺乏对未来的保障。”

但李煜雯义无反顾,“等到什么时候自己跳不动了,就和朋友一起开个舞蹈工作室,看别人跳。如果不追逐自己的梦想,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学生5月6日在安徽合肥的一场招聘单位展台前咨询。(中新社)

就业观不同于90、80后

上述案例并不占少数。求职平台BOSS直聘研究院上个月发布的《00后群体就业选择偏好调研报告》显示,00后择业时颇有个性,高度关注个人成长和兴趣匹配,对金钱回报的重视程度较90后、85后下滑。相应来说,00后更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对假期充足度、加班程度、通勤距离也格外关注。

《报告》显示,职业与个人兴趣爱好的匹配度已成为00后择业的重要方向标。逾50%的00后希望职业与兴趣相符,比较尊重自身特点和需求,而有相似想法的85后仅占30%。

00后更加追求平衡工作与生活,对规范友好的工作氛围、城市环境宜居度要求更高,相应也更加偏好二、三线城市。其中,22.7%的00后倾向工作地“生活氛围好、环境宜居”,比85后高出8个百分点。

在企业类型选择方面,00后心态更开放,不再纯粹考量雇主名气,对中小企业的接受度有显著提升。这或许与不少房地产、互联网“大厂”近年饱受监管压力有关。一些过去“香饽饽”的行业,在00后眼中早已失去光泽。

甚至有00后直言:宁愿待业也不进房企。相比之下,新兴职业如视频UP主(上传者)、脱口秀演员、人工智能算法研究员等开始受到00后的青睐。

不仅就业观不同,00后找工作的方式也与前辈有别。视频分享平台哔哩哔哩(B站)与智联招聘上个月联合发布的《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显示,视频已成为当代青年获取职场知识的新选择。00后也开始用视频的方式来展现自我才能。央视新闻微博账号今天介绍,不少00后选择通过视频简历求职。另据极目新闻报道,有00后在网上分享如何靠视频作品拿到offer,有人发现面试官就是自己视频账号的粉丝。

4月8日,甘肃兰州西北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在招聘会现场投简历。(新华社)

大环境不容乐观

今年首批进入社会的00后大学毕业生,纵然有诸多偏好与求职妙招,但中国目前的经济与就业环境确实对他们不利。今天公布的中国4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数据显示,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1%,是2020年3月以来最大降幅;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1%,环比上升0.3个百分点。

中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说,今年有很多的因素超出预期,中国经济运行确实面临困难。

中国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认为,受疫情影响,高质量的岗位相对减少,毕业生选择的空间随之缩减,加剧了他们对高质量岗位的竞争。

事实上,已有00后在求职道路上受挫。据财经媒体36氪昨天报道,中国电动汽车品牌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均传出解约、撤回offer的消息。

去年校招时接下理想汽车offer的罗茜,前几天收到解约邮件。无奈之下,罗茜只能连夜继续投简历。理想在邮件中解释,因公司近期对业务架构进行调整,少部分尚未入职的校招同学面临offer解约情况。

中国社会去年开始出现所谓“躺平族”,所谓“躺平”指的是年轻人面对社会竞争的“内卷化”,主张应该放弃奋斗,拒绝竞争,消极地过低物质追求的生活。中国社会出现不少对“躺平”的批评和争议。但需要指出的是,那些对择业有偏好、有要求的00后并非躺平。他们有自己的坚持与理想,只是涉世未深、或不太理解大环境与趋势,尚未经历过理想被现实挑战的挣扎。

已有00后在求职道路上受挫,拿到手的offer被公司撤回。(互联网)

理想要靠自己努力实现

三亚学院招生就业处副处长孙凡认为,眼高手低是现在不少职场新人的通病,毕业生们在求职过程中,应该培养务实心态、目标心态和乐观心态。

孙凡说,对于初入社会的职场新人而言,学习历练、积累经验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只是职业生涯的开始。我们鼓励学生‘先上岗再上台阶’,鼓励学生多元化就业、到基层就业,勇敢迈出走向社会的第一步。”

教育与生活条件较为优越的00后,成长在社交媒体泛滥的年代,他们的就业观念与方法上反映了这代人的憧憬与经历。但这无法改变现在的大局,中国眼下面临疫情防控、经济下行、企业裁员等多方面压力,这必将导致一部分00后在择业时受挫,发现想象与现实存在差距。

追求理想的工作与生活本身没有错,但理想本身是要靠努力、妥协、取舍、忍耐才有机会实现,而非供挑选的“现成品”。纵观历史,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憧憬与挑战,最终能成就理想,甚至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无不付出比一般人多的努力,承受比一般人多的痛苦,并结合个人禀赋与时代机遇,拼搏出自己想要的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