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太平洋上的中美影响力之争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5月30日于斐济举行的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的联合记者会上讲话。(法新社)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5月30日于斐济举行的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的联合记者会上讲话。(法新社)

字体大小:

太平洋岛国正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与中国竞争扩大影响力的“香饽饽”。

《新苏黎世报》的评论文章形容,这是一场无硝烟的争夺战。80年前,为争夺太平洋海域的控制权,日本同美国之间爆发了一场血腥的战争,80年后的今天,围绕着太平洋海域的主导权,中国和西方正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夺。

美国总统拜登在5月20日至24日,先后访问韩国和日本,并在访日之际,宣布启动扩大美国经济影响力的印太经济架构(IPEF)。中国外交部随即在24日宣布,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到南太国家展开十天访问。在王毅踏上南太之前,美国盟友澳大利亚新任外长黄英贤抢先一步访问斐济,并称澳洲将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下,与太平洋岛国展开密切合作。
 

美国总统拜登(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5月24日于东京出席“四方安全对话”(Quad)活动。(路透社)

一些太平洋岛国曾在二战中与美国并肩作战,与华盛顿方面有着长期联系。《华尔街日报》分析称,中国试图通过签订安全协议,并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寻求在拥有主要航道和渔场的太平洋地区获得影响力。

王毅昨天(30日)在斐济首都苏瓦与参与并联合主持第二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但中国未能如愿与会十国签署一项涵盖警务、安全、贸易、海事和数字通信合作的区域性协议。

彭博社报道形容这是中国的“挫折”,华尔街日报则认为,中国深化与太平洋岛国关系的行动“陷入停滞”。

美澳关注中国是否在南太岛国设军事基地

不过,中国和所罗门群岛在今年4月签署一项安全合作框架协议,被视为是一次重要的外交胜利,也引起美国和澳洲的高度警戒。美澳担忧,中国可能在所罗门群岛部署军队并设立军事基地,中所的安全协议甚至可能产生“破窗效应”,促使更多南太岛国投向中国怀抱。
 

中国外长王毅(左)在5月26日于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与所罗门群岛外长马内莱举行正式会谈。(新华社)

美国及其盟友在太平洋两岸都设有军事基地,一旦太平洋或台湾问题引发冲突,这些基地可派上用场。有分析指出,中国若能在太平洋岛国设立军事基地,一旦爆发冲突,将有助于中国提升与美国抗衡的能力,同时抵消澳洲所占据的三洋(太平洋、印度洋、南冰洋)汇合的战略位置。

有学者也分析称,一些太平洋岛国与“第二岛链”相连,中国试图寻求与太平洋岛国合作,以突破美国在第一岛链的封锁,在太平洋地区取得更好的战略优势。

南太平洋岛国指的是分布在南太平洋的岛屿国家。太平洋除澳洲和新西兰外,共有27个国家和地区。根据网上信息,其中,原美国托管的国家有三个,与中国建交的10个国家,台湾的友邦有四个。此外,还有有好些属英联邦国家,一些是英国、法国、美国和新西兰的领地。

与中国建交的10个国家为,所罗门群岛、基里巴斯、萨摩亚、斐济、汤加、瓦努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库克群岛、纽埃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原与台湾建交的所罗门群岛和基里巴斯在2019年转向中国,台湾友邦目前剩下图瓦卢、帕劳、马绍尔群岛和瑙鲁。

南太岛国在大国博弈中争取利益最大化

《悉尼先驱晨报》一篇评论文章称,太平洋岛国有时希望被视为一个集体的“蓝色大陆”,是3000万平方公里的偌大海洋领域的主人,而不是散落在太平洋上的多个小岛屿。

不过,南太岛国也各有各的利益考量,都希望在中美博弈中争取自身最多利益。以这次反对与中国签署涵盖安全合作协议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为例,它与中国有一项经济合作协定,也与美国关系密切,双方签有防务协议。

据报道,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帕努埃洛在本月20日致信21位太平洋岛国领导人,表明他不赞同中国提出的协议,并指中国有意控制太平洋地区,“威胁区域稳定”,可能引发中、西方间的新冷战。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帕努埃洛(互联网)

帕努埃洛在信中说,如果让中国控制太平洋国家的通信基础设施、海洋领土和安全,一旦北京攻打台湾,这会加大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太平洋国家会遭池鱼之殃。

帕努埃洛称,中国的科考船已在跟踪密克罗尼西亚的光缆基础设施,南太平洋岛国若与中国签署这份协议,里面的措辞可能导致太平洋国家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被截获和窃听。

他还说,担心自由贸易协定会让中国控制南太地区的渔业和资源部门,并称如果签署协议,最好的情况也会导致太平洋地区发生新冷战,往坏处想甚至可能引发世界大战。

“这份拟议的协议不必要地加剧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帕努埃洛写道。“面对这样的地缘政治博弈,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办法就是,不参与。”

与中国关系不错的斐济,同样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斐济上周五加入了美国倡议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成为14个创始成员之一,也是首个加入的太平洋岛国,在王毅访问斐济期间,两国昨天签署了三份经济协议。

对于外界关注太平洋岛国是否与中国签署涵盖安全领域的新协议,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昨天在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后说,“我们始终都将各国之间达成的共识放在首位”,有必要取得广泛同意,“才能签署任何新的区域协议。”
 

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法新社)

南太平洋大多是袖珍型岛国,斐济是最大、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据《金融时报》报道,斐济是中国在南太岛国扩大影响力的重要推手。现任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在2006年军人政变之后当上总统,西方国家当时中断与斐济的联系。中国抓紧时机拉近关系,不仅支持姆拜尼马拉马政府,也提供大笔援助。

不过,学者分析指出,斐济虽然帮助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建立更多伙伴关系,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方面,它已比其他小国来得更加老练。

夏威夷大学副教授卡布陶拉卡说,斐济已经明白中国政府是如何运作的,哪些机构在做什么,因此斐济懂得照顾自身利益。“例如,如果他们认为中国的贷款对他们无益时,他们就会说不。”

纽时:中国在太平洋影响力竞赛中领先

尽管王毅此次出访八个太平洋岛国未能敲定新的全面协议,《纽约时报》分析认为,在太平洋的影响力争夺战中,中国已遥遥领先,并赢得一些小胜利。

文章说,在斐济首都苏瓦的的一侧,能看到一座用中国贷款重建的桥梁,在主要道路上有北京新建的大型大使馆,身穿亮色背心的工人最近修好了大使馆门口的路,背心上印着一家中国国企的名字,中国在苏瓦多处留下了印记。

相比之下,美国大使馆坐落在远离苏瓦市中心的山坡上一个戒备森严的建筑群中。它包括驻五个国家的大使馆(斐济、基里巴斯、瑙鲁、汤加和图瓦卢),没有全职大使——拜登上周才提名了人选。

文章还说,中国渔船队已在约三万个岛屿之间的海域占据主导地位,捕获大量金枪鱼,并不时分享美国海军行动的情报。如果中国继续增加港口、机场和用于卫星通信的前哨站,这将对中国的通信拦截,封锁航道及参与太空作战大有帮助。最重要的还是,与所罗群岛群岛签署的安全合作框架协议,赋予中国派遣安全部队平息动乱或保护中国投资的权力,甚至可能建造用于商业和军事用途的港口。

文章说,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当下南太局势正揭示美国的衰落。即便华盛顿试图加大投入,但还是远远落后,他们错误地认为,高谈阔论、存在利害关系就能产生影响力。

斐济苏瓦的南太平洋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系主任塔尔特说,“讨论是有很多,但却没多少实质性的东西。”整个太平洋地区仍在使用的许多机场和医院都是美国及其盟友在二战期间建造的。

纽时分析点出,虽然许多太平洋岛国不希望再卷入大国竞争,但他们真正想要的,也是中国目前似乎更擅长提供的,就是持续参与和建设。

中国这次虽无法与邦交国达成新的广泛协议,不排除北京仍将推动更多具突破性的双边协议,从经济领域逐渐撬开安全领域的突破口,在南太发动更多魅力攻势。另一方面,“战略焦虑”已促使美国“重返”太平洋岛国,中美在太平洋上的无硝烟争夺战肯定持续加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