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谷爱凌成美国申奥大使

谷爱凌昨天在纽约参加《时代》杂志峰会时自爆已担任美国2030年盐湖城冬奥的申奥大使,令中国舆论再次炸锅。(互联网)
谷爱凌昨天在纽约参加《时代》杂志峰会时自爆已担任美国2030年盐湖城冬奥的申奥大使,令中国舆论再次炸锅。(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今年2月为中国在北京冬奥会上摘金夺银的滑雪选手谷爱凌昨天(6月8日)在纽约参加《时代》杂志峰会时自爆,她已担任美国2030年盐湖城冬奥的申奥大使。
 
这个消息让本来就一直围绕在谷爱凌身上的国籍问题变得更加敏感。有网民在微博上奚落:“这下可以确定是美国人了吧。”

还有不少网民再次对谷爱凌“两头通吃”提出质疑,认为她这头才代表中国出战北京冬奥会,高举五星红旗对中国各种示好,等到中国的商业利益都到手后,就跑去当美国申奥大使,指她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官媒“灭火”

面对网民的争议和质疑,中国官媒纷纷出手声援谷爱凌。

《环球时报》昨晚以《警惕有人借“谷爱凌当美国申奥大使”带节奏》为题发表社评文章,指出由外籍运动员担任某个国家和城市的申奥大使是很常见的。例如美籍华裔网球运动员张德培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申奥大使,中国运动员丁俊晖曾担任英国伦敦申奥大使、申雪和赵宏博曾担任韩国平昌申奥大使、高敏曾担任美国纽约申奥大使等。

中国运动员申雪和赵宏博曾担任韩国平昌申奥大使。(路透社)

文章指责美国媒体刻意忽略和“屏蔽”掉了这一点,而去强化和夸大中国舆论场的“分裂”,认为这是刻意将中国舆论节奏带向“极端民族主义”。这些舆论攻势影响到国内的一些人,也要谷爱凌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文章呼吁,在中美关系整体紧张的大背景下,应当做的是架起更多交流的桥梁,而不是把它们一一拆毁。

观察者网昨晚也发表评论文章说,申奥大使的身份不局限于本国国籍,也不影响未来的运动生涯。以此推测未来谷爱凌可能不再代表中国出战,是没有逻辑可循的。

文章还说,不管是从实际利益还是体育精神的角度来看,著名运动员参与国际交流是多多益善的,没必要无限度地上升到地缘政治或中美竞争上。

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今早发表署名评论文章认为,谷爱凌担任美国申奥大使,不仅是谷爱凌的骄傲,也是中国体育的骄傲。

文章说:“尽管中美关系眼下遇到了困难,却不影响我们对谷爱凌担任美国申奥大使的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大国该有的胸襟、自信和包容。”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昨天下午也针对此事发文呼吁,应该包容谷爱凌身上“有比普通人更多的国际化、全球化符号”,“不能因为她代表中国参赛了,我们就对之后她的言行流露出任何‘美国元素’而高度敏感,甚至一惊一乍”。
 
胡锡进早有铺垫

今年2月北京冬奥会开幕后,外形姣好、能力出众的谷爱凌几乎霸占中国各大社交媒体,尤其是一头金发混血模样的她却说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让中国网民亲切感倍增。

当她在滑雪项目上为中国历史性地摘得两金一银,披上五星红旗登上领奖台,对外媒提出的敏感问题应对自如后,谷爱凌更是被中国舆论捧成了“民族之光”。

谷爱凌在本届冬奥会的滑雪项目上为中国历史性地摘得两金一银,披上五星红旗登上领奖台。(路透社)

胡锡进在冬奥会临近结束时就曾发文预警:对谷爱凌宣传不宜拔高。胡锡进说,她未来怎么确定自己的国籍归属,在自己的人设中如何展现国家认同,都有不确定性,建议“中国舆论对她的宣传要预留一个模糊地带,防止未来被动”。

谷爱凌在参加完北京冬奥会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中国逗留了一个多月,她与中国队员打成一片、与路人亲切招手合影等视频也陆续流出,中国民众对她的好感度再次拉满。

在这期间,谷爱凌还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表彰大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现场特别提到谷爱凌“爱吃馅饼”,视之为北京软实力一项胜利。就连她在人民大会堂前合影站C位的照片也被网民津津乐道。

出席完表彰大会的谷爱凌走出人民大会堂被媒体包围。 (路透社)

然而,谷爱凌4月底决定返回美国之际,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句“谢谢中国”,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中国网民头上。

一些网民质问,为何不是“谢谢祖国”?但也有网民以中英文表达方式不同来替谷爱凌解释说,这句话是她从INS上的英文直译过来的,英文里不会说“Thanks,motherland”。

这一轮争议尚未完全平息,谷爱凌5月在纽约参加大都会慈善晚宴(Met Gala)时,用英文称自己为“亚裔美国人”,再度令中国网络炸锅。

谷爱凌能否继续“在中国是中国人,在美国是美国人”?

平心而论,谷爱凌今天取得的成绩与她的天赋和家庭环境密不可分。她本身天资过人,又加上精英出身的母亲悉心栽培,为她创造出一流的教育环境,让她成为才华出众、自信大方的女孩,在18岁的年纪就能登上诸多国际大舞台来展示自己。

精英出身的母亲谷燕对女儿谷爱凌悉心栽培。(互联网)

但另一方面,谷爱凌今天获得的成功也多少透着利用其混血华裔身份的“功利”甚至“投机”的色彩。

有舆论认为,谷爱凌小时候去美国接受更好的体育训练,但暑假又到北京海淀补习,再回到美国考取SAT几乎满分的成绩,这就是典型的“信息差套利”。而赶在18岁前还没有正式选国籍,她先选择代表中国参赛名利双收,再光明正大地回到美国,则是“政策套利”。

谷爱凌在对外解释这些行为时,巧妙地将其上升到普世价值,动辄便说“这是全球化的美好例证”,“通过体育来将人们联系起来”,“为了让更多中国女孩打破自己的界限”。

然而,有关“人类美好愿景”的这类说辞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显得有些微弱无力。据报道,外界估计谷爱凌到中国这一趟获得的代言费总值超过2亿元人民币。
 
胡锡进前文呼吁,让谷爱凌成为中美之间的一位文化沟通者,而不是中美对立的一个符号,这个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环境中却并不容易。 实际上,一些网民狭隘的爱国主义本身就与竞技体育中的国际化有冲突,曾为中国女排立下汗马功劳的郎平当年到美国执教,也遭到过网民的猛烈攻击,斥责她是“叛国者”,更不用说眼下中美两国关系紧张,实践起来更加困难。
 
更何况, 谷爱凌一路走来并不像是一个纯粹的“沟通者”,而更像是一个名利追逐者,这就难怪她无法建立起两国民间的沟通,反而会成为民间情绪的摩擦点。在中美两国民族主义情绪不断蔓延的今天,谷爱凌想游走的中间模糊地带会越来越狭窄, “在中国是中国人,在美国是美国人” 的说法或许会越来越不好使了 。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